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断章(魏黄剧情)

本章防雷预警

杰克苏脑洞,不接受谈人生。

叙述混乱,不接受谈人生。

伪替身梗,不接受谈人生。

伪养成,不接受谈人生。

传送戳tag:all黄断章,不接受谈人生。

全文防雷预警

>涉及:叶→←黄,周→黄←乐。其他右黄不定期上线,注意是叶→←黄,不是叶↹黄!

>这其实就是一个杰克苏!!!确定要看吗?

>又黑化又贵乱,雷到没朋友!确定要看吗?

>雷雷雷雷雷×N,确定要看吗?

>这个烦烦不阳光开朗,确定要看吗?

>这个乐乐不欢脱,确定要看吗?

>这个小周不是百事小能手,确定要看吗?

>这个老叶不大苏甚至有点渣,确定要看吗?

>看了不接受打脸,确定要看吗?

>逗比文风,小学生笔力,ooc属于不可抗因素,确定要看吗?

>节操,三观,下限什么的我都抛弃了,确定要看吗?

>别怪我没提醒,最后说一次确定要看吗?

>如果以上答案都是是(❌),那么就往下吧。





01.

魏琛第一眼见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觉得他与他母亲像极了。

他站在门边,平静地看着不请自来的自己,眼睛里没有一点波澜,任谁也想不到这个孩子刚刚失去了母亲。

黄少天的母亲,那个遇人不淑的可怜女人化作了一只展翅的鹊从高空坠落,留下了只有十四岁的儿子在这个令她绝望的世界上继续颠簸。

当魏琛在电视上看到关于她的新闻时,突然就想起了在读书的时候,她扎着高高的马尾低头浅笑的模样,明明面容已经模糊,却还记得那两个甜甜的酒窝,与醉当中的自己。

纵使他不看书,也知道张爱玲那两句被用烂的话: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青春的悸动最终也没说出口,她便成了窗外的白月光,也成了心口的朱砂痣。

魏琛后来听说她爱上了一个男人,不顾劝阻地放弃了自己的学业与家人,如飞蛾扑火般一头扎进爱河,自以为能与他白头到老。谁曾想等到她满心欢喜地告诉他有了宝宝,那个男人就消失了。

就那样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于是她便真的扑了火,身躯连同灵魂都烧得残破。

她仍是坚强的,硬挨着生活的不如意生下了腹中的孩子并养到这么大。可她同样脆弱,从前宛若百合花般美好的姑娘学会了抽烟喝酒,学会了赌博撒泼。

那又如何?他没有亲眼见过那个市侩的她,只记得她仍是当初的百合花。

魏琛决定把那个孩子,那个叫黄少天的少年带回家的时候,忍不住自嘲自己还竟还会像个毛头小子似的,靠情怀生活。

直到魏琛亲眼见到了黄少天,他突然就产生了一个荒诞的想法。这孩子身体里流着她的血,会不会也留着她的灵魂?

或许他们还来得及重新开始。

“你要和我走吗?”

“为什么要和你走。”少年问。

“因为你要活下去。”连她的份一起。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