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我真的很喜欢他们俩呀,特别特别喜欢,我想写亿万个个世界里的他与他。所以也特别特别嫌弃自己,写不好,写不出来,要努力,可是写作要讲天赋,我没有天赋,没有那些行文里藏着的灵气,只能告诉自己努力努力!!!


周黄那么可爱!!!你要努力呀!!!把脑海里可爱的画面尽可能的多一点描绘出来,但凡有一个人曾经因为我的文字感受到了他们的美好,哪怕只是一分一毫,我也可以很自豪的大喊:我为周黄流过血!我为周黄产过粮!我为周黄卖过安利!!!

在联盟时,枪响剑起,是繁花血景。

在世邀上,枪响剑起,是穿云听雨。

周黄世界第一可爱!!!

立个flag。


等我写完一篇周黄文orz,评论抽一个送《南极冰》,不包邮。


没人玩就算了【】

求约?

糊墙组:

【终宣+预售】all黄冷cp推广向——南极冰

刊名:南极冰
原作:全职高手
Cp:all黄冷cp推广本
规格:A5
字数:3.5W
价格:22.2RMB
用纸:内页—100g道林,外封—250g铜版
参本人员:
    主催@白皛    
    封设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药十七 
    校对@善良的大毛    
    排版@大萌
    代理@牛奶星工作室
    写手:炩十二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白叶  @白叶   、雨雪瀌瀌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西辰 @西辰 、莫默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收录篇目:
    郑黄-炩十二《种瓜得瓜》
    江黄-白叶《台风过境》
    乐黄-雨雪瀌瀌《春风里》
    刘黄-西辰《愿赌服输》
    蓝老板x黄少天-莫默《孤单心事》

all黄冷cp推广本,让极圈的我们报团取暖吧~

预售链接:https://detail.tmall.com/item.htm?id=558870538903

9.20(今天晚上)20:00开始预售,目前截止到10.1,根据糊墙情况可能会延长【咬舌自尽over】


【宣+印调/all黄冷cp推广本】南极冰

最后一个是我,虽然拉低了全本的水平,还是希望有人约呀_(:3」∠❀)_

糊墙组:




刊名:南极冰
原作:全职高手
Cp:all黄冷cp推广本
规格:A5
字数:3.5W
价格:22.2RMB
用纸:内页—100g道林,外封—250g铜版
参本人员:主催@白皛    
                 封设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药十七 
                 校对@善良的大毛    
                 排版@大萌
                 代理@牛奶星工作室
                 写手:炩十二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白叶  @白叶   、雨雪瀌瀌 @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西辰 @西辰 、莫默 @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收录篇目:郑黄-炩十二《种瓜得瓜》、江黄-白叶《台风过境》、乐黄-雨雪瀌瀌《春风里》、刘黄-西辰《愿赌服输》、蓝老板x黄少天-莫默《孤单心事》


all黄冷cp推广本,让极圈的我们报团取暖吧~


预售大概9.20(本周三)开,到时候再发链接。
先就在lo上做个印调压压惊,看看我们要糊多大面积的墙orz,如果有想买的朋友就在评论敲个1嘛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一个挺平淡的小故事,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写出来。

越忙的时候越是这样,开各种脑洞冒出各种梗,或许生活的重压让我忍不住将希望寄予在他们身上。

一句话记梦。

你我殊途,幸而同归。

怼一句。

单打单,all打all,实在冷到没tag打all没话讲。

明明有tag还非要瞎瘠薄乱打tag是不是感觉自己萌萌哒呀?

怕是忘了前两年撕成什么样了,遵守tag礼仪,避免无谓撕逼不是很好吗???


我承认我是老年lo主了,数年如一日的更新慢还写得烂,加上我自己吃all,好像没什么立场说这句话,可是我爱我家cp的每一个同好,洁癖党不高尚但是也需要尊重,不是所有人都吃all的,是all就打all,何必到单cp  tag里找存在感,不吃的人看到得多隔应???气到爆炸!!!

【周黄】剑仙如果丢了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我来贴超链了!!!


章一.寻剑    01-46

章二.退敌    47-90

番外 魔君和他的心腹


三章没写完,待续。




《剑仙如果丢了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三.入世



91.

十年霜寒磨一剑。

剑仙的剑又何止是十年能够铸成。

十六重天上,闲来无事时黄少天常与人说起,那冰雨本不过是万剑峰中的一块顽石,自修行起他便时时带在身旁,一寸都不敢离,若是离了被他师父魏琛知道准得挨骂。然即使如此,也历经了百年修行才将那块顽石化作了手中这柄最得心应手的利剑。

剑仙难修,一便难在此处。每位剑仙的剑都由自己炼成,时期不定。纵是如今贵为剑圣的夜雨君当初也用了百年光景才修得仙剑,更何况旁人?

剑仙的剑,唯有剑主懂。

正因如此,纵是创世创神开天辟地的太上老君也对剑仙的仙剑束手无策。如今冰雨不慎为瘴气损毁,黄少天只得亲自下凡,再入万剑峰。

而另一头周泽楷虽可谓为此次战役立下汗马功劳,可他到底非天宫之人,也该速速离去了。

92.

万剑峰与轮回山仅隔两个山头,黄少天自认这番与周泽楷结了个善缘,既有了交情,黄少天自然提议结伴而行,让周泽楷在十六重天等他片刻,他回夜雨殿交代些事情便来。

周泽楷自然也是不多说,应允下来。

黄少天语快人更快,周泽楷刚应下“好”,尾音未消,便已消失在渺渺仙雾里。

黄少天走的急,心里还在想日后等哪天帝老儿打盹时可下凡去轮回山找周泽楷喝上那么一壶美酒。若能的话最好是在夏天,据那些侍从说穿云殿前的那潭湖水一到炎夏便是荷花艳艳,煞是好看。这样的心思满满当当,自是注意不到他方提步离开,他那师父便不知从何钻了出来。

93.

魏琛这回可算没有踩着那五彩祥云,只是嘴里叼着个没打火的烟杆子,周泽楷一见他出来就向他作揖,看得魏琛直摇头喊:“殿下这是让我折寿啊。”蛇王殿下地位尊贵,哪怕他魏琛贵为上仙,也受不起这一拜。

魏琛喊了几嗓子见周泽楷不搭腔也就不喊了,蹲坐在地上把烟杆子打上火猛抽了几下,他仰着头,左看一眼周泽楷,叹气,右看一眼周泽楷,还是叹气。

周泽楷估摸着魏琛叹得差不多了,开口问:“上仙,何事?”

魏琛又叹了几声,拍了拍屁股站起身,也朝着周泽楷作了一揖,“殿下,我那徒弟生性顽劣,此前在战场上或是轮回山有得罪殿下的,老夫替他道歉。”

“没有。”

“再者老夫还有一事相求,少天飞升至今已有数万载,除却此前到访轮回山从未下界,如今不得不入凡尘还望殿下多多提点,若能的话与他结伴方好。”语毕,魏琛又作一揖,弓着腰迟迟不起。

“自然。”周泽楷回了一揖,也是迟迟未起,“多谢上仙。”

魏琛话里有话,他听得真切。

94.

夜雨君回来时见到的便是此番奇怪的场景,师父与蛇王殿下两两相拜,活像高山流水的知音被迫相离,藏万里愁绪。

这么想着,黄少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95.

十六重天往下到一重天,再出南天门,眨眼间便是凡尘。

“黄少天。”

踏出南天门的前一刻,有人唤道。

黄少天回头望去,甚是诧异,喊住他的人竟是王杰希!他忍不住调侃道:“大眼儿,你的如意算盘倒打得准,我这头累死累活地和魔族斗智斗勇,坚守一线奋勇杀敌,你借着闭关的由头到哪儿去清闲了?怎就这么巧,这头才结束不久你就出关了呢?”

王杰希天生神相,他的左眼比右眼大些,自幼便能从左眼见世间万物,鬼魅魍魉妖魔神佛在他眼下无所遁形,再高明的匿身决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一捅就破的窗户纸。他修的又是正统道教,符文经书无一不通,称得上文能安笔定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或许正因王杰希什么也看得清,在凡尘时便能操控鬼魅为己所用,素有人间鬼王之称。幸而他飞升得早,又没干啥伤天害理的缺德事,要不赶上这几百年兴起的肃清风,可指不定得咋样呢。

这样的人听着大抵就是轻狂跋扈的样儿,偏偏王杰希这人最是个气定神闲的主,听着黄少天调侃也不恼,只挥了挥手示意他到跟前来。待黄少天到了眼前便把东西往他手里塞:“这是北天门的钥匙。”话说对着黄少天说的,看的却是南天门前的周泽楷。

黄少天不解其意,挑眉道:“大眼,你这是准备让位?”

天庭的四天门,南天门通如今界,西天门通过往界,东天门通未来界,北天门通随常界。ⅰ

北天门与东西南三门不同,可通今望古,亦可窥探未来,故尤其重要,由天界四位战神中唯一身兼文职的王杰希保管。这忽然没头没脑的交给黄少天,黄少天实在是不知所以然。

王杰希也不解释,只说:“暂借你一用。”说完就走,不再理会黄少天的叫嚷。

96.

天宫打闹一场,人间已至金秋。

轮回山与万剑峰共在的山脉地处东南,黄少天自有记忆起便跟着魏琛,只听魏琛提过他是南方人,他此番下凡一为寻适合修补冰雨的剑石,二为寻心中迷雾的点滴线索,便提议到南边走一趟。周泽楷也不问原由,笑着应了句:“好。”

两人落地的点是南边的一座小城外,黄少天心事重重,落地时不曾在意,不慎一头栽进了稻田里,顷刻间就消失在了金灿灿的稻谷形成的海波中。

安稳无恙地落在田埂上的周泽楷一时傻了眼,弯着身子想钻进稻田里寻人,就听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稻杆间冒出个灰头土脸的脑袋,黄少天似乎摔得狠了,闷声闷气地喊:“周泽楷,快拉我一把。”

周泽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没用手拉,唰地下身便化作了原身,粗壮的白色蛇尾在艳阳下磷光闪闪。

还不等他拉,远处就有几个人气急败坏地叫骂:“哪个歹人在那!偷谷子吗!”

黄少天闻声突然来了劲,钻出半个身子把周泽楷往稻谷里拉,等那些人靠得近些的时候黄少天又觉得不安心,连忙捏了个匿身诀隐住两人的身影。

风吟,虫鸣,人声,一刹间匿影藏形,大千世界独留周泽楷的呼吸声在耳畔异常清晰。

黄少天突然克制不住地想要说话,他默声又捏了一个传音诀,明明想说的话是直接传进周泽楷的脑海,可他还是嘴上一张一合,很认真的做出交谈的样子。

“周泽楷,我想起来一些事。”

“师父说过,他是从锅里把我捞上来的。”

“师父说那年闹饥荒,头几天还能挨着饿少吃两口,后来就是吃草根啃树皮,再后来实在熬不住了,便只能易子而食。他还说他看过一对夫妻,大抵是想到了他们换出去的孩子,一边哭得肝肠寸断一边吃得一干二净。”

“师父捡到我的时候早已辟谷不食,他一个窝在深山老林里的半仙一穷二白,哪有钱养个孩子?他便只好带着我偷鸡摸狗,没少干缺德事!最后还能渡劫飞升实在是万幸……有一回儿就是趁着日头毒没人的时候去薅谷子,突然就来了人,师父就抱着我一头钻进了稻田里捏了个匿身诀,这就是我学会的第一个法术了,那一年我六岁。”

“我知道。”

周泽楷的声音在黄少天的脑海中响起,可眼前的人也在唇齿张合做着回应。黄少天敛下眼皮窃笑,却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他后知后觉地想自己真傻呀,今时今日他早就可以不用传音诀传音入耳,又想周泽楷真傻,堂堂蛇王殿下竟也做这么傻了吧唧的动作。

他笑得欢快,没有注意到周泽楷唇齿张合之间还有句话是他没听见的。

“我都知道。”





ⅰ:四天门的设定来自风大的《桃花债》,狂推风大的《又一春》,我的心头大爱!!!

【all黄联文/第六棒】前人葬剑,后人扒坟

all黄,内含刘皓→黄,请注意

详细预警戳我

不用子lo匿了。。今年赶不上生贺了【】凑个数。

写得相当的,羞耻。


6.


“周泽楷!”

周泽楷的耳边充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近乎歇斯力竭地喊着他的名字,他想睁开眼,可是即使睁开了眼,眼前仍是一片黑暗。他有些慌了,忙刚张开嘴想要应答,却察觉到有粘稠温热的液体从喉咙中涌出,与此同时嘴里充斥着鲜血的铁锈味。

而那个叫喊着他名字的声音也越来越低,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痛苦的抽泣。

“别哭。”

他想这样告诉他,却连本就微乎其微的维护呼吸的气力都已经耗尽。

再睁眼时,他便成了此间的一缕孤魂,亦步亦趋地跟在那个人身后,而他不知为何从众人敬仰的少年剑圣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恶人妖刀。

周泽楷一次又一次地伸出手想要拉住他沾满鲜血的双手,告诉他够了,真的够了。

你该是意气风发的少年侠士,除恶扬善,仗剑天涯。识天下义气侠士,与结缘者谈笑风生,饮酒作乐,兴致来时共坐廊下赏花论剑岂不妙哉?

何苦来讨得天下苍生厌恶?

何苦来在残月下孤墓前独饮一杯苦酒?

何苦来心心念念记挂着一个已经不在的人……

然而一次又一次的伸手,都只是穿身而过,眼睁睁地看着他做下不该做的不能做的错事。周泽楷寡言,人人都知他是不善言辞之人,哪怕是在他面前也少言语,可如今若有一个机会,他定要一言一句的告诉他别再继续了,你不该如此,你不该与恶相伴。

但当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围剿空荡荡的蓝溪阁时,他一时又悟了,他怎能不恨,怎能不恶呢?

往日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蓝溪阁只剩下后山上夹杂在竹林中的一排无字墓碑,一片翠色中颓废的灰败是在他闭眼睁眼间未能知晓的杀戮。

难怪自他睁眼再未见他回过他口中千好万好的蓝溪阁。

这个人啊,重情重义重于己,哪怕是他自己死于非命化作恶鬼,也定不会如此。可偏偏遭人陷害的是他,独留于世的也是他。

那些人来了,他听见了远处的兵器清脆冷冽的铮鸣。

周泽楷想拉着他走,然而伸出手一如既往的穿身而过,于是他只能看着他慢条斯理地将自己的佩剑“冰雨”埋在了这片竹林里,代他与他的师父师兄弟们长眠于蓝溪阁。

他在嘟囔:“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

他在念叨:“冰雨啊,你可要替我跟魏老大文州他们问好呀。我这一生杀戮太多,只怕是要下十八层地狱,无缘和他们这些因我而死的冤鬼见面。魏老大曾经说饮血的剑能通人性,你跟着我这么久也该通人性了,切记切记,替我黄少天向他们道一句此生少天欠他们的,只怕是还不起了。

他在嘀咕:“周泽楷,我怕也是见不到你了。你这辈子遇到我真是倒霉,如果没有我,你现如今仍在轮回山庄做你的富家少爷,大抵已娶了一位门当户对的貌美小姐,和和美美平平安安地做你的富贵显荣。如果没有我……”

刀剑的铮鸣愈来愈近,他定也是听到,这才停下了嘀咕,目光一一扫过墓碑上熟悉的名字,那些曾经至亲至近的人。

黄少噗地笑出了声,又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可惜了,周泽楷不在这。”继而便赤手空拳转身离开了竹林。

那些镶嵌着翎羽的箭支破空而过一支接着一支射进黄少天单薄身躯的画面,直至周泽楷醒来仍旧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他庆幸不过大梦一场,同时又不免怀疑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真的一场梦吗?

那些镶在骨子里的悲痛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庙中的烛光扑烁,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周泽楷借着昏暗的烛光望向在另一边稻草堆里沉睡的黄少天,他似乎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脸颊红扑扑的,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

这是他与黄少天相识的第七天,他知道他是一名剑客,知道他出自蓝雨一门,知道他将前往比武大赛,这一些与梦里如出一辙。那么将来呢?

将来他是否会如梦中那样成为名震天下的少年剑客,继而遭遇巨大变动成为人人喊打的魔头妖刀。而自己将来是否会如梦中那样为救他而死,继而变成一缕孤魂看着他在这另他痛不欲生的人世间继续前行,最终万箭穿心而死。

“周泽楷!”

黄少天歇斯底里的叫喊突然间又出现在周泽楷耳畔,他猛地怔了一下,跟着忍不住浑身颤抖。那不是梦,不是梦!

在将来,或远或近的将来,他将与黄少天相爱,而那些悲剧也将接踵而来。

而他只要远离黄少天,或许就能如黄少天所设想的那样继续在轮回山庄做他的富贵闲人,再过两年娶一如花美眷,从此便是和和美美平平安安。很简单不是吗?只要天亮以后,和黄少天道别,从此天涯不见。

可是他做不到,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他不能让黄少天这样下去,他不能让那些事情发生。

他们只认识了短短的七天,不过人生中只称得上眨眼一瞬的七天,却已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在此之前周泽楷并不能确信什么,可那一场大梦却让他清楚地意识到他已经做好了和对方携手一生的准备,他要让黄少天活下去。

他想隐居于世,他便带他回轮回山庄共享荣华富贵,他若想仗剑江湖,他便陪他踏遍大好河山,看遍人情冷暖。

怎样都好,只要活下去。

夜还很长,周泽楷却再无心入睡,他的心脏跳动地像一面河祭时被人们擂动的鼓,有欢喜有悲恸,他要带黄少天脱离那个未来,哪怕是逆天改命。

烛光跳跃,灯火明灭。

他不禁又睡了过去,这次梦中出现了许多人,他一眼便望见了黄少天蹙眉抱剑站在人群之中,而自己就在他身旁与他望着同一个位置。

被人群围剿的是一个叫刘皓的青年,他面无表情地与黄少天对望着。

此时周泽楷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说:“这样最好。“

人群议论纷纷,十分吵闹,可这个似乎来自刘皓的声音却异常清晰,他没有开口,周泽楷却分明听到他说:“黄少天还是跟光一起是最好的。“

镶嵌着翎羽的箭支破空而过,万箭穿心。

何其眼熟的场景!

周泽楷忙转过目光死死盯着人群中伫立的黄少天,唯一破开阴霾天的那束光正好落在他身上,照得他怀里的冰雨剑流光熠熠。

黄少天还很平安。

这个肉眼确定的认知让周泽楷松了口气,而刘皓最后的两句话又让他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他庆幸万分的同时又有些难以释怀的愧疚。

企图逆天改命,不止是他。


陪你过的第四个生日啦,我最亲爱的天天崽,生日快乐。

该如何表达我对你的喜欢呢?

无比庆幸在那个夏天遇到了你,全世界最好的你。

天天要天天开心,来自某只天天想上天的痴汉【】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黄少天。

感谢壕妈!!!!

看到的一瞬间眼泪就出来了,真好呀,还有这么多人喜欢他。

希望越来越多人喜欢他。

四年啦,你来到我生命里的第四年。

下一个四年,我还在这里QWQ我爱黄少天

2017黄少天生日企划:

少天庆生第二弹❤

致17岁的黄少天——

你是恣意飞扬的少年,笑容明媚;你是风华无双的剑客,剑定乾坤。

杭州,是你初次登场的地方,也是我们初次相见的地方。

在你生日当天,我们准备了5万张中国东方航空、上海航空的专属登机牌。

它们将从杭州萧山机场出发,带着我们的喜欢与憧憬,陪你开启17岁的人生华章。



8月10日起

杭州萧山机场

5万张经济舱登机牌

东航、上航航线全覆盖


PS,大家想留作纪念的不用特意去买机票,日后我们还将发放810张登机牌赠品,敬请期待。 


最后,祝我们亲爱的少天,生日快乐!感谢画手太太! @小佐 


微博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