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天天的脑残粉。

第一份rope


包得特别好……第一见到用胶带沾着飞机盒底的,用手撕没撕动,动用了我珍藏多年的大剪刀【】

敲可爱!!!

【周黄】剑仙如果丢了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我来贴超链了!!!


章一.寻剑    01-46

章二.退敌    47-90

番外 魔君和他的心腹


三章没写完,待续。




《剑仙如果丢了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三.入世



91.

十年霜寒磨一剑。

剑仙的剑又何止是十年能够铸成。

十六重天上,闲来无事时黄少天常与人说起,那冰雨本不过是万剑峰中的一块顽石,自修行起他便时时带在身旁,一寸都不敢离,若是离了被他师父魏琛知道准得挨骂。然即使如此,也历经了百年修行才将那块顽石化作了手中这柄最得心应手的利剑。

剑仙难修,一便难在此处。每位剑仙的剑都由自己炼成,时期不定。纵是如今贵为剑圣的夜雨君当初也用了百年光景才修得仙剑,更何况旁人?

剑仙的剑,唯有剑主懂。

正因如此,纵是创世创神开天辟地的太上老君也对剑仙的仙剑束手无策。如今冰雨不慎为瘴气损毁,黄少天只得亲自下凡,再入万剑峰。

而另一头周泽楷虽可谓为此次战役立下汗马功劳,可他到底非天宫之人,也该速速离去了。

92.

万剑峰与轮回山仅隔两个山头,黄少天自认这番与周泽楷结了个善缘,既有了交情,黄少天自然提议结伴而行,让周泽楷在十六重天等他片刻,他回夜雨殿交代些事情便来。

周泽楷自然也是不多说,应允下来。

黄少天语快人更快,周泽楷刚应下“好”,尾音未消,便已消失在渺渺仙雾里。

黄少天走的急,心里还在想日后等哪天帝老儿打盹时可下凡去轮回山找周泽楷喝上那么一壶美酒。若能的话最好是在夏天,据那些侍从说穿云殿前的那潭湖水一到炎夏便是荷花艳艳,煞是好看。这样的心思满满当当,自是注意不到他方提步离开,他那师父便不知从何钻了出来。

93.

魏琛这回可算没有踩着那五彩祥云,只是嘴里叼着个没打火的烟杆子,周泽楷一见他出来就向他作揖,看得魏琛直摇头喊:“殿下这是让我折寿啊。”蛇王殿下地位尊贵,哪怕他魏琛贵为上仙,也受不起这一拜。

魏琛喊了几嗓子见周泽楷不搭腔也就不喊了,蹲坐在地上把烟杆子打上火猛抽了几下,他仰着头,左看一眼周泽楷,叹气,右看一眼周泽楷,还是叹气。

周泽楷估摸着魏琛叹得差不多了,开口问:“上仙,何事?”

魏琛又叹了几声,拍了拍屁股站起身,也朝着周泽楷作了一揖,“殿下,我那徒弟生性顽劣,此前在战场上或是轮回山有得罪殿下的,老夫替他道歉。”

“没有。”

“再者老夫还有一事相求,少天飞升至今已有数万载,除却此前到访轮回山从未下界,如今不得不入凡尘还望殿下多多提点,若能的话与他结伴方好。”语毕,魏琛又作一揖,弓着腰迟迟不起。

“自然。”周泽楷回了一揖,也是迟迟未起,“多谢上仙。”

魏琛话里有话,他听得真切。

94.

夜雨君回来时见到的便是此番奇怪的场景,师父与蛇王殿下两两相拜,活像高山流水的知音被迫相离,藏万里愁绪。

这么想着,黄少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95.

十六重天往下到一重天,再出南天门,眨眼间便是凡尘。

“黄少天。”

踏出南天门的前一刻,有人唤道。

黄少天回头望去,甚是诧异,喊住他的人竟是王杰希!他忍不住调侃道:“大眼儿,你的如意算盘倒打得准,我这头累死累活地和魔族斗智斗勇,坚守一线奋勇杀敌,你借着闭关的由头到哪儿去清闲了?怎就这么巧,这头才结束不久你就出关了呢?”

王杰希天生神相,他的左眼比右眼大些,自幼便能从左眼见世间万物,鬼魅魍魉妖魔神佛在他眼下无所遁形,再高明的匿身决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一捅就破的窗户纸。他修的又是正统道教,符文经书无一不通,称得上文能安笔定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或许正因王杰希什么也看得清,在凡尘时便能操控鬼魅为己所用,素有人间鬼王之称。幸而他飞升得早,又没干啥伤天害理的缺德事,要不赶上这几百年兴起的肃清风,可指不定得咋样呢。

这样的人听着大抵就是轻狂跋扈的样儿,偏偏王杰希这人最是个气定神闲的主,听着黄少天调侃也不恼,只挥了挥手示意他到跟前来。待黄少天到了眼前便把东西往他手里塞:“这是北天门的钥匙。”话说对着黄少天说的,看的却是南天门前的周泽楷。

黄少天不解其意,挑眉道:“大眼,你这是准备让位?”

天庭的四天门,南天门通如今界,西天门通过往界,东天门通未来界,北天门通随常界。ⅰ

北天门与东西南三门不同,可通今望古,亦可窥探未来,故尤其重要,由天界四位战神中唯一身兼文职的王杰希保管。这忽然没头没脑的交给黄少天,黄少天实在是不知所以然。

王杰希也不解释,只说:“暂借你一用。”说完就走,不再理会黄少天的叫嚷。

96.

天宫打闹一场,人间已至金秋。

轮回山与万剑峰共在的山脉地处东南,黄少天自有记忆起便跟着魏琛,只听魏琛提过他是南方人,他此番下凡一为寻适合修补冰雨的剑石,二为寻心中迷雾的点滴线索,便提议到南边走一趟。周泽楷也不问原由,笑着应了句:“好。”

两人落地的点是南边的一座小城外,黄少天心事重重,落地时不曾在意,不慎一头栽进了稻田里,顷刻间就消失在了金灿灿的稻谷形成的海波中。

安稳无恙地落在田埂上的周泽楷一时傻了眼,弯着身子想钻进稻田里寻人,就听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稻杆间冒出个灰头土脸的脑袋,黄少天似乎摔得狠了,闷声闷气地喊:“周泽楷,快拉我一把。”

周泽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没用手拉,唰地下身便化作了原身,粗壮的白色蛇尾在艳阳下磷光闪闪。

还不等他拉,远处就有几个人气急败坏地叫骂:“哪个歹人在那!偷谷子吗!”

黄少天闻声突然来了劲,钻出半个身子把周泽楷往稻谷里拉,等那些人靠得近些的时候黄少天又觉得不安心,连忙捏了个匿身诀隐住两人的身影。

风吟,虫鸣,人声,一刹间匿影藏形,大千世界独留周泽楷的呼吸声在耳畔异常清晰。

黄少天突然克制不住地想要说话,他默声又捏了一个传音诀,明明想说的话是直接传进周泽楷的脑海,可他还是嘴上一张一合,很认真的做出交谈的样子。

“周泽楷,我想起来一些事。”

“师父说过,他是从锅里把我捞上来的。”

“师父说那年闹饥荒,头几天还能挨着饿少吃两口,后来就是吃草根啃树皮,再后来实在熬不住了,便只能易子而食。他还说他看过一对夫妻,大抵是想到了他们换出去的孩子,一边哭得肝肠寸断一边吃得一干二净。”

“师父捡到我的时候早已辟谷不食,他一个窝在深山老林里的半仙一穷二白,哪有钱养个孩子?他便只好带着我偷鸡摸狗,没少干缺德事!最后还能渡劫飞升实在是万幸……有一回儿就是趁着日头毒没人的时候去薅谷子,突然就来了人,师父就抱着我一头钻进了稻田里捏了个匿身诀,这就是我学会的第一个法术了,那一年我六岁。”

“我知道。”

周泽楷的声音在黄少天的脑海中响起,可眼前的人也在唇齿张合做着回应。黄少天敛下眼皮窃笑,却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他后知后觉地想自己真傻呀,今时今日他早就可以不用传音诀传音入耳,又想周泽楷真傻,堂堂蛇王殿下竟也做这么傻了吧唧的动作。

他笑得欢快,没有注意到周泽楷唇齿张合之间还有句话是他没听见的。

“我都知道。”





ⅰ:四天门的设定来自风大的《桃花债》,狂推风大的《又一春》,我的心头大爱!!!

【all黄联文/第六棒】前人葬剑,后人扒坟

all黄,内含刘皓→黄,请注意

详细预警戳我

不用子lo匿了。。今年赶不上生贺了【】凑个数。

写得相当的,羞耻。


6.


“周泽楷!”

周泽楷的耳边充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近乎歇斯力竭地喊着他的名字,他想睁开眼,可是即使睁开了眼,眼前仍是一片黑暗。他有些慌了,忙刚张开嘴想要应答,却察觉到有粘稠温热的液体从喉咙中涌出,与此同时嘴里充斥着鲜血的铁锈味。

而那个叫喊着他名字的声音也越来越低,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痛苦的抽泣。

“别哭。”

他想这样告诉他,却连本就微乎其微的维护呼吸的气力都已经耗尽。

再睁眼时,他便成了此间的一缕孤魂,亦步亦趋地跟在那个人身后,而他不知为何从众人敬仰的少年剑圣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恶人妖刀。

周泽楷一次又一次地伸出手想要拉住他沾满鲜血的双手,告诉他够了,真的够了。

你该是意气风发的少年侠士,除恶扬善,仗剑天涯。识天下义气侠士,与结缘者谈笑风生,饮酒作乐,兴致来时共坐廊下赏花论剑岂不妙哉?

何苦来讨得天下苍生厌恶?

何苦来在残月下孤墓前独饮一杯苦酒?

何苦来心心念念记挂着一个已经不在的人……

然而一次又一次的伸手,都只是穿身而过,眼睁睁地看着他做下不该做的不能做的错事。周泽楷寡言,人人都知他是不善言辞之人,哪怕是在他面前也少言语,可如今若有一个机会,他定要一言一句的告诉他别再继续了,你不该如此,你不该与恶相伴。

但当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围剿空荡荡的蓝溪阁时,他一时又悟了,他怎能不恨,怎能不恶呢?

往日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蓝溪阁只剩下后山上夹杂在竹林中的一排无字墓碑,一片翠色中颓废的灰败是在他闭眼睁眼间未能知晓的杀戮。

难怪自他睁眼再未见他回过他口中千好万好的蓝溪阁。

这个人啊,重情重义重于己,哪怕是他自己死于非命化作恶鬼,也定不会如此。可偏偏遭人陷害的是他,独留于世的也是他。

那些人来了,他听见了远处的兵器清脆冷冽的铮鸣。

周泽楷想拉着他走,然而伸出手一如既往的穿身而过,于是他只能看着他慢条斯理地将自己的佩剑“冰雨”埋在了这片竹林里,代他与他的师父师兄弟们长眠于蓝溪阁。

他在嘟囔:“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

他在念叨:“冰雨啊,你可要替我跟魏老大文州他们问好呀。我这一生杀戮太多,只怕是要下十八层地狱,无缘和他们这些因我而死的冤鬼见面。魏老大曾经说饮血的剑能通人性,你跟着我这么久也该通人性了,切记切记,替我黄少天向他们道一句此生少天欠他们的,只怕是还不起了。

他在嘀咕:“周泽楷,我怕也是见不到你了。你这辈子遇到我真是倒霉,如果没有我,你现如今仍在轮回山庄做你的富家少爷,大抵已娶了一位门当户对的貌美小姐,和和美美平平安安地做你的富贵显荣。如果没有我……”

刀剑的铮鸣愈来愈近,他定也是听到,这才停下了嘀咕,目光一一扫过墓碑上熟悉的名字,那些曾经至亲至近的人。

黄少噗地笑出了声,又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可惜了,周泽楷不在这。”继而便赤手空拳转身离开了竹林。

那些镶嵌着翎羽的箭支破空而过一支接着一支射进黄少天单薄身躯的画面,直至周泽楷醒来仍旧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他庆幸不过大梦一场,同时又不免怀疑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真的一场梦吗?

那些镶在骨子里的悲痛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庙中的烛光扑烁,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周泽楷借着昏暗的烛光望向在另一边稻草堆里沉睡的黄少天,他似乎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脸颊红扑扑的,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

这是他与黄少天相识的第七天,他知道他是一名剑客,知道他出自蓝雨一门,知道他将前往比武大赛,这一些与梦里如出一辙。那么将来呢?

将来他是否会如梦中那样成为名震天下的少年剑客,继而遭遇巨大变动成为人人喊打的魔头妖刀。而自己将来是否会如梦中那样为救他而死,继而变成一缕孤魂看着他在这另他痛不欲生的人世间继续前行,最终万箭穿心而死。

“周泽楷!”

黄少天歇斯底里的叫喊突然间又出现在周泽楷耳畔,他猛地怔了一下,跟着忍不住浑身颤抖。那不是梦,不是梦!

在将来,或远或近的将来,他将与黄少天相爱,而那些悲剧也将接踵而来。

而他只要远离黄少天,或许就能如黄少天所设想的那样继续在轮回山庄做他的富贵闲人,再过两年娶一如花美眷,从此便是和和美美平平安安。很简单不是吗?只要天亮以后,和黄少天道别,从此天涯不见。

可是他做不到,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他不能让黄少天这样下去,他不能让那些事情发生。

他们只认识了短短的七天,不过人生中只称得上眨眼一瞬的七天,却已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在此之前周泽楷并不能确信什么,可那一场大梦却让他清楚地意识到他已经做好了和对方携手一生的准备,他要让黄少天活下去。

他想隐居于世,他便带他回轮回山庄共享荣华富贵,他若想仗剑江湖,他便陪他踏遍大好河山,看遍人情冷暖。

怎样都好,只要活下去。

夜还很长,周泽楷却再无心入睡,他的心脏跳动地像一面河祭时被人们擂动的鼓,有欢喜有悲恸,他要带黄少天脱离那个未来,哪怕是逆天改命。

烛光跳跃,灯火明灭。

他不禁又睡了过去,这次梦中出现了许多人,他一眼便望见了黄少天蹙眉抱剑站在人群之中,而自己就在他身旁与他望着同一个位置。

被人群围剿的是一个叫刘皓的青年,他面无表情地与黄少天对望着。

此时周泽楷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说:“这样最好。“

人群议论纷纷,十分吵闹,可这个似乎来自刘皓的声音却异常清晰,他没有开口,周泽楷却分明听到他说:“黄少天还是跟光一起是最好的。“

镶嵌着翎羽的箭支破空而过,万箭穿心。

何其眼熟的场景!

周泽楷忙转过目光死死盯着人群中伫立的黄少天,唯一破开阴霾天的那束光正好落在他身上,照得他怀里的冰雨剑流光熠熠。

黄少天还很平安。

这个肉眼确定的认知让周泽楷松了口气,而刘皓最后的两句话又让他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他庆幸万分的同时又有些难以释怀的愧疚。

企图逆天改命,不止是他。


陪你过的第四个生日啦,我最亲爱的天天崽,生日快乐。

该如何表达我对你的喜欢呢?

无比庆幸在那个夏天遇到了你,全世界最好的你。

天天要天天开心,来自某只天天想上天的痴汉【】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黄少天。

感谢壕妈!!!!

看到的一瞬间眼泪就出来了,真好呀,还有这么多人喜欢他。

希望越来越多人喜欢他。

四年啦,你来到我生命里的第四年。

下一个四年,我还在这里QWQ我爱黄少天

2017黄少天生日企划:

少天庆生第二弹❤

致17岁的黄少天——

你是恣意飞扬的少年,笑容明媚;你是风华无双的剑客,剑定乾坤。

杭州,是你初次登场的地方,也是我们初次相见的地方。

在你生日当天,我们准备了5万张中国东方航空、上海航空的专属登机牌。

它们将从杭州萧山机场出发,带着我们的喜欢与憧憬,陪你开启17岁的人生华章。



8月10日起

杭州萧山机场

5万张经济舱登机牌

东航、上航航线全覆盖


PS,大家想留作纪念的不用特意去买机票,日后我们还将发放810张登机牌赠品,敬请期待。 


最后,祝我们亲爱的少天,生日快乐!感谢画手太太! @小佐 


微博地址

爱他,比心

苳南:

为了我们爱的天w

包包包子铺!:

2017.8.10 一代剑圣,夜雨声烦,剑定天下!剑圣黄少天17岁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8.9日 12点,在LOFTER发布庆生图、文、音视频、表白、晒周边等内容并打上“黄少天17岁生快”标签

· 参与作品数量超过8010,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 参与作品数量超过2w,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庆生微博

· 参与作品数量超过5w,送上LOFTER开屏+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庆生微博

· 参与生贺作品热度前10名,获得黄少天生贺大礼包(乐乎印品定制lomo卡*1+全职高手神说系列黄少天笔记本*1+全职高手大神系列黄少天贴纸 *1+全职高手洁柔定制纸巾黄少天单独包装*5),总计10份

· 随机抽取20名参与用户赠送:获得黄少天生贺小礼包(乐乎印品定制手机壳*1+全职高手大神系列黄少天贴纸*1+全职高手洁柔定制纸巾黄少天单独包装*2),总计20份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投喂请打上#黄少天17岁生快#标签

以上活动中黄少天周边均由 @致真幻影  提供,乐乎印品奖励为免费定制券,可自行定制

开屏时间请以 @包包包子铺!  站内公告为准


【记梗】双叶黄

洞主的梗。


双叶是同一个人的双重人格,秋弟是主人格,秋弟和天天认识好多年,突然有一天老叶出现了,拉着天天说喜欢。

时不时出现的老叶和秋弟的性格截然相反,天天以为秋弟是宇直,其实秋弟很早就喜欢天天了,只是秋弟不敢说也不敢表现出来。

后来秋弟意识到天天和老叶谈恋爱了,秋弟有些愣,他没能控制住自己去找天天,他对天天说:“我喜欢你。”

那一瞬间,天天仿佛看到了两个脸庞一样的人近乎重叠在一起,有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步又清晰。

天天愣了好一会儿,喊道:“叶修。”

秋弟猛地把天天揽进怀里,应了一句:“嗯。”

当天夜里秋弟辗转反侧,他想了很多事情,从小到大他都是细微谨慎,也因此得到了许多夸赞。可是他的谨慎是不是也让他错过了什么呢?

再睁眼的时候,叶秋消失了。

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

天天问老叶,叶秋呢?

老叶看了天天好一会儿,笑着指了指胸膛,说:“他躲在这呢。”

谨慎细微的叶秋是个胆小鬼,对人对事……对感情皆是。

天天与秋弟相识多年,忽然之间生命里少了这个人的存在总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老叶看天天的样子就问他:“你是不是特别想见叶秋。”

天天望着他的眼睛,答非所问:“老叶,我和叶秋认识了这么多年,也没喜欢上他,可是我就偏偏喜欢上了你,你说奇怪吗?老叶你告诉我,你是应该存在的那个吗?我是喜欢上了不应该存在的那个人吗?如果你是应该存在的,那么叶秋呢?我认识了许多年的叶秋呢?如果你是不应该存在的,那么我呢?我应该怎么办?”

老叶噗嗤笑了,他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少天,其实很简单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充其量我也是叶秋性格延伸的一个人格罢了,没什么好纠结的。”

天天揪住老叶的手,坚定地摇了摇头,“叶修……你对我来说就是叶修啊,你是独立的个体,我喜欢的那个个体。”

“嗯,我知道。”这就够了。

对于黄少天来说,叶修是独立的个体,可对其他人并不是。父母忧心忡忡的把他带去看了几次的心理医生,对于他们来说,自己是病态的,是不应该存在的。如果不是叶秋不愿意出来,或许他已经消失……


未完待续

【此蓝黄非彼蓝黄】孤单心事

脑洞流cp:蓝雨老板x黄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到all来蹭一蹭,介意的话我删。

大概四章完结,一篇流水帐。




1.

和其他几家俱乐部老板的深思熟虑不同,蓝老板当初投资创建蓝雨俱乐部的原因很简单,并不是外界传闻的那样有投资眼光看好电竞行业啥的。

他彼时年少轻狂,不服家里老爷子的安排,找狐朋狗友借了笔钱自己瞎捣鼓,捣鼓啥赔啥,赔得没剩下多少的时候听朋友说有个玩“荣耀”的人去找他谈,想让他投一笔钱建俱乐部,他有些犹豫。

蓝老板问朋友:“犹豫什么?”

朋友笑了笑解释道:“游戏是不错的,我也玩,可是电竞这块……我确实没什么信心。”

蓝老板这人虽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可就是天生对网络游戏不感兴趣,也不知“荣耀”那游戏做的是好是歹,只想着反正手头上剩下的钱也不多,干脆破罐子破摔试试,便让朋友联系那人来见自己。

那个人自然就是后来蓝雨的第一任队长——魏琛。

魏琛接到电话后很快就来与蓝老板见面,前后不到半小时便敲定了所有事宜。

让蓝老板下定决心的理由真的很简单,一是他是G市人,魏琛也是。

二是魏琛准备组建的这个邪恶势力叫蓝雨,正巧他姓蓝。

头年的势头并不大好,不过倒也不止蓝雨,那时候电竞不如后来那样发展迅猛,家家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儿吊着。

但是这玩意儿吧,一旦被接受,那热度就是蹭蹭地往上涨。后来蓝老板想起这件事就不由感慨:天仔真是个宝。

天仔说的是黄少天。

黄少天被魏琛拉进蓝雨训练营的时候,正好撞上电竞行业飞速发展,真正赚到第一桶金的蓝老板二十年来第一次受到老爷子夸赞,喜不自胜。当年还没什么,可等后来每每想起此事蓝老板都要吹一番黄少天。

这事本来跟黄少天也没半毛钱关系,可是喜欢一个人不就是想把所有的好都与他靠拢吗?

起初蓝老板真没在意过黄少天这个人,尽管魏琛和战队经理都在他面前屡屡谈及这个名字,然而他们对黄少天的夸赞他除了听得懂“天赋型选手”这五个字,其他的真是一脸懵逼,谁能告诉他什么叫做“机会主义者”?

黄少天笑起来很好看,像是一轮暖阳,可蓝老板第一次注意到黄少天的时候,他却是在哭。

那个时候魏琛跑路了,蓝老板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该去稳定下军心,奈何半路被狐朋狗友们拖去喝酒,他心里念叨着这件事,大半夜顶着身酒气半醉半醒地踏进蓝雨训练营的宿舍。

差点在没拉灯的楼道里被绊倒。

蓝老板这才回过神来,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十一点,夜已经深了,照训练营的规定眼前这个坐在楼梯上的少年应该已经陷入梦香。

手机屏幕照亮的地方只有小小的一隅,却又足够看清少年通红的眼睛。蓝老板搔了搔脑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干脆一屁股挨着少年坐在了楼梯上。

他能够理解魏琛的做法,也明白对于魏琛来说蓝雨有多重要,毕竟当初来找他的人就是魏琛。

可是看到少年通红的眼睛时,他突然也有些难过了,蓝雨对他们来说算什么?对自己来说呢……

蓝老板看着窗外月光铺洒的小巷,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

想着想着,他竟然就在这楼道里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少年已经跑得无影无踪,蓝老板捂着因为宿醉发疼的脑瓜子准备回家再补一觉,迷迷糊糊地走出楼道时被阳光刺得头晕目眩闭上了眼。

等他再睁开眼时,就瞧见黄少天直愣愣杵在他的面前。

清晨的风有些大,像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抚过黄少天支愣的几撮头发,那几根随风摇曳的呆毛意外地戳中了蓝老板的萌点,他不由得也愣愣地看着他。

黄少天似乎在想事情,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见眼前的人已经睁开了眼,便把东西把蓝老板手里一塞,自顾自地吸着豆浆走了。

蓝老板坐在车上啃包子喝豆浆的时候,突然想起魏琛刚把黄少天拐来的时候说过黄少天将是蓝雨的利刃。

其实类似的话魏琛说过许多次,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这最开始的一次,或许此刻他心里多少有些未察觉的遗憾,后悔因为自己的漫不经心而错过了这柄利刃此前的锻造过程。

不过没有关系,时间还很长,这柄如今还未炼淬成的剑将来能锋利到何种地步。

他拭目以待。

1.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被吓到了。

那时快午夜十二点,我和久别的朋友相聚后回家,快到家的时候朋友来了电话询问是否到家。

我望着地上拉得长长的影子,笑她:“你怎么年纪轻轻的,却像我妈一样管东管西。”她斥了一句,愤然挂线。

我一面笑一面拐进巷子,抬头时便被吓了一跳。

她穿着一条暖橙色的裙子蜷在角落里,长长的黑发挡在脸前,衬着昏暗的老式路灯和寂静的小巷,印出一股恐怖片的气氛。

我犹豫了一会儿才敢上前,靠近了才发现我手里的纸巾对她来说益处不大,她暴露在灯光下的两条瘦弱的胳膊满是伤痕,明媚色彩的裙子上泥泞点点,许是察觉到我接近,她抬起了头,我看见的是一张布满泪痕的脸和一双通红的眼睛。

并不明亮的橙色灯光下,我却清晰地看见有泪从她眼角坠落,一颗接着一颗。我拽着手里洁白干净的纸巾一时不知道该不该递出去。

我看着她,她也在看着我。

过了好一会儿她很轻很轻地说了一句:“谢谢。”

声音闷闷的。


2.

我第二次见到她,还是半夜,还是那个角落。

我拎着吃剩的宵夜,摸着吃撑的肚皮,一过拐角就瞧见了她。

她似乎很喜欢穿裙子,这次穿的是一条灰色的连衣裙,和上次一样,裙摆上都是泥泞,露出的腿与胳膊全是新添的伤痕,有青有紫,还有血迹。

我愣了好一会儿,凑过去蹲在了她身边。

不久前下了一场雨,地上和空气都是湿漉漉的,夏天的燥热也被那场雨洗刷的一干二净,夜风有些凉,吹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搓着胳膊问她:“饿了吗?”

她摇头。

我又不知该说什么了。


3.

第三次见到她却是在艳阳高照的下午,我因有事不得不在日头最毒的时候出门。

还没走出两步,就瞧见她抱着一大袋米往回巷子里走,摇摇晃晃的,走两步就得停一会儿。

我急着出去就没搭把手,只跟她打了声招呼。

她冲我笑了笑。

我这才发现她有两个酒窝。


4.

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或许说听到她的消息是在早晨。

我被楼下喧闹声吵醒,望了好一会儿天花板,才磨磨蹭蹭的起床换衣服出去吃东西。

那个拐角的巷口竟聚集了一群人,里头拉了个辐条,我听到人群说有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孩在角落里自杀了。

我隔着人群望向角落那堆已经干涸的血迹,有些头晕目眩。

5.

后来我和朋友提起此事,朋友颇为唏嘘:“只有二十岁?太可惜了,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啊。”

我看着她略带悲伤的脸,没敢说。

有的时候生与死,只差一分,一丝,一毫,破罐破摔的勇气。

【一个脑洞】周黄

来自洞主的原设衍生,洞主个后妈啧


死去的人就会被遗忘,从人们的记忆里消失,这似乎是一个没有思念与痛苦的国度,人们明白自己在遗忘些什么,却因空白的记忆而惶恐。有人说,那是因为不够强大,无法承受至亲至爱离开的痛苦,所以先祖让他们遗忘。记住痛苦回忆与历史进程的唯有强大的代代相传的大巫师。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周泽楷,便是在大巫师的加冕典礼上。年轻的大巫师十分俊美,惹得人群中的小姑娘们面红耳赤地低声讨论。

盛大的仪式举行到最后一步,是由人们向大巫师提出十二个问题,周泽楷无奈的回答了前十一个关于年龄,身高,是否婚嫁等问题,而第十二个问题是黄少天问的。

黄少天问周泽楷,战争是什么样的?

他们只知道战争会使他们富饶的土地染上鲜血,会让他们繁荣的城镇变得破败,或许会有一场恶意的大火将他们金灿灿的稻田化作一片灰烬。

那其他的呢?还会有什么?

年轻的大巫师望着黄少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战争是让一切的美好变得不美好。

战争是让曾经最珍惜的人变成空白记忆里无法深究的惶恐。

周泽楷沉默着,但眼中的悲伤却渐渐感染了所有人,叽叽喳喳的讨论声渐渐停止,有少女与妇人低声抽泣。黄少天仰头看着高台的周泽楷,他逆光而站,宛若天神降临。

【下面是懒得写了的快进】

又是一场战争。

奄奄一息的黄少天笑着对周泽楷说,你要活下去,如果连你都不在了,还有谁会记得我?

话音才落,那双如夜空星辰的眼睛就永远的闭上了。

周泽楷揣着这句话拼命地活了下来,他站在被鲜血染红的土地前,忽然落泪。

他忘记了什么?

他要记住什么?


原来大巫师一族也并非什么特殊者,只是第一任大巫师有记录的习惯,从此大巫师一族背负起记录历史进程的重任。

不久后人们找到了周泽楷,将伤痕累累的大巫师带回城镇治疗,周泽楷这才有机会翻看记录册。

在只属于他一个人,不会交于下一任大巫师的记录本里充斥着满满当当的同一个名字——黄少天。


周泽楷已经想不起黄少天的音容相貌,可从记录本里读到的回忆却牢牢地刻在他的脑子里,他总是忘记那个人的名字,便一次次翻看记录本强迫自己去记住。

——记住痛苦回忆与历史进程的唯有强大的代代相传的大巫师。

记住曾经有一个人叫黄少天。

他深爱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