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断章(一)

因为这个脑洞突破天际,所以拖了十二女神【@国际关爱话唠组织—炩十二 】下水来联文。

写脱了,补了1600字小周还没上线><,不能打周黄tag心塞塞。

 

防雷预警2.0版

>涉及:叶→←黄,周→黄←乐。其他右黄不定期上线,注意是叶→←黄,不是叶↹黄!确定要看吗?

>这其实就是一个箭头漫天乱飞的杰克苏!!!确定要看吗?

>没有黑角色的意思,但是内含渣渣,确定要看吗?

>又黑化又贵乱,雷到没朋友!确定要看吗?

>雷雷雷雷雷×N,确定要看吗?

>这个烦烦不阳光开朗,确定要看吗?

>这个乐乐不欢脱,确定要看吗?

>这个小周不是百事小能手,确定要看吗?

>这个老叶不大苏甚至有点渣,确定要看吗?

>看了不接受打脸,确定要看吗?

>逗比文风,小学生笔力,ooc属于不可抗因素,确定要看吗?

>节操,三观,下限什么的我都抛弃了,确定要看吗?

>别怪我没提醒,最后说一次确定要看吗?

>如果以上答案都是yes,那么就往下吧。【预警都拉得这么长了,戳进来雷到就不能怪我了】





>本章副标题《小周上线初遇烦,老叶怒刷存在感,乐乐苦逼跑龙套,烦烦回忆杀杀杀》【no!】,由于我一不小心写脱了。。。小周上线就交给女神了【抹脸】。

序.

一.

凌晨的时候黄少天莫名其妙地醒了。瞥了眼墙上挂钟不到六点,翻了个身打算接着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指针游走的机械音单调枯燥,在寂静中分外清晰,本该是足以催眠的音调,思维却在滴答声中渐渐清明。或许是因为太过安静,不由思维发散胡思乱想。

他十四岁出道,东家是黑白通吃的蓝雨,公司里人人对他都是捧着宠着,公司外不说暗地里,最起码面上都算客气。黄少天是老板魏琛一手挖的,在蓝雨里颇有几分二世祖的味道,有人说魏琛是打算把他当儿子养着,也有人魏琛是打算把他养着。寥寥几字之差,天差地别。

不止一次听到那些在他面前夸赞他鼓励他的前辈在背地里说着闲话,尖酸刻薄到难以想象他们是如何在镜头面前装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最可笑的是他们当中的其中一个到现在还被魏琛“养着”。只是那时候他到底小,没把那些流言蜚语放在心上,乐呵呵在各种剧中演演男五男六男七,在观众视线里刷刷存在感,倒还真攒了一小票粉,也算为将来打了个基础。

三年寒霜磨一剑。黄少天正经演戏是在十七岁那年,从那次离开魏琛家进剧组开始,黄少天整整八年没踏进过那个家。那部戏的男一是当时已经荣誉满冠的叶修,女主则是誉有古装第一美女称号的钟玥,当年享有盛名的两人如今一个自行退场,一个因为前些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艳照门事件名誉扫地如同过街老鼠,黄少天却从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演员成长为足以和叶修相提并论的影帝级人物,让人不免唏嘘世事难料。

黄少天想起几天前半夜拖经纪人郑轩去吃夜宵偶遇钟玥,曾经千人宠万人捧的古典美人风华不再,她远离人群坐在角落的位置吃着馄饨,热气腾腾模糊了眉眼。黄少天扯着郑轩要去另一家夜宵摊子避免尴尬,却不想钟玥正巧抬头还冲他招了招手,黄少天只好扯着郑轩过去。郑轩还在他耳边低声抱怨:“世道艰难,得钱不易,再扯袖子就坏了。”黄少天当即赏了他个白眼,跟着压低嗓子连声说:“买买买买买,我赔你。”郑轩接着抱怨:“这大半夜的,到底是谁陪谁啊。”

想到这黄少天不由笑出了声, 他的经纪人郑轩大大总是副懒洋洋的模样,没半点金牌经纪人的样子,可偏偏什么事都能打理得清清楚楚,不出半点差池。这从黄少天出道以来负面新闻屈指可数,仅有的几个都是团队筹划的炒作便可见一斑。

“少天……”张佳乐听到笑声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句,与此同时挂钟发出“铛——”地的一声响。

六点了。

硬要说起的话,钟玥也算是提携过黄少天。当年那部剧凭借叶修和钟玥两人的名气自然收视长虹,饰演钟玥弟弟的黄少天跟着被广而熟知,黄少天心里明白自己是借着这两个人名头往上攀,尽管对方并非有意他还是心有感激,对钟玥颇为尊重。

“玥姐。”哪怕钟玥现在是拔了毛的凤凰,黄少天还是习惯唤她声姐。

钟玥拢了拢被夜风吹乱的头发笑着应好,和圈子里的其他不过四十的女星相比她老得太快了,明媚姣好的脸上留下的不单单是岁月的痕迹。

“黄少真的长大了,颇有叶神的风采呢。”寒嘘中冷不丁地冒出这样一句话让黄少天愣住了,手里的汤勺磕在碗沿上撞出一声闷响,已经有两年没有人当着他的面提过这个名字,还不等他招架钟玥猛地又下一记狠招,“你和叶神还好吗?”

郑轩把最后两个馄饨舀进嘴里,似笑非笑:“玥姐还真是变了,从前的大方体贴荡然无存啊。”

钟玥听了却不恼,反倒点了点头,“郑轩你说的是,我是变了。从前是别人求着我演戏,现在是我求着别人才有戏演,当然是变了。时过境迁,谁又没变呢?我变了,你家黄少何尝不是变了?我也没有恶意,只是觉得自己什么也没做也什么都做不了,亏得黄少还愿意叫我一声姐,平日里见不上难得见上了便劝一句,要么揪紧别放,要么断的干净。”说完起身就走,果然断的干净。

要么揪紧别放,要么断的干净。可是如果他揪紧不放了,叶修却断的干净呢?

啊啊啊啊啊啊!烦烦烦!

张佳乐睡得迷糊翻了个身把黄少天环进怀里,黄少天觉得与其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不如乘着难得的早起到外面逛逛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看张佳乐睡得香甜便蜷着身子蠕动着从床尾钻出被窝猫着腰捡地上四散的衣服,等把自己的衣服找齐了胡乱一套轻手轻脚地跑了。

门刚被关上,张佳乐睁开眼又翻了个身伏在了黄少天睡了一夜的位置上,他的脑袋埋进了枕头里嗅着并不明显的洗发水味道。

 

十一过后,天气骤冷。

清晨风大,河边尤甚,携着湿气的晨风灌进宽松的衣服里冻的人直打颤。黄少天打了个喷嚏,紧接着抬起手狠狠地摩擦衣料下手臂的皮肤试图让自己暖和一点,一面把卫衣的兜帽拉到脑袋上。

黄少天对此并不陌生。他是个迷糊的南方人,南方秋后昼夜温差大,上学的时候他总是不记得带上件外套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只是这种情况在郑轩担当他的经纪人后再无发生,不得不承认郑轩把他照顾得很好。

许是因为时间尚早,路上只偶有几个背着书包脚步匆匆的学生,他们穿着统一的校服,剪了相仿的发型,即使眼睛下一圈乌黑显眼,却个个都是神采飞扬的模样,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黄少天接过的学生角色不在少数,演技从青涩稚嫩叠叠攀升到如今的纯熟,受到追捧的角色自然也有,可他自己却觉得无一像是学生。

样貌可以骗人,表情可以骗人,眼神也可以骗人,他可以轻而易举地露出单纯的神情,伪装出无辜的眼神,可是那股子朝气蓬勃的劲是在这个圈子里打爬了这么多年的他没有的,纵使是学生时期的他也不曾拥有过。

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黄少天整了整险些滑落的帽子晃到街对面的煎饼摊要了个煎饼果子,加两个蛋的那种。旁边同样在等煎饼的女学生手心里托着单词卡嘀嘀咕咕地念ABCD,时不时皱着眉抬起脑袋望着还未透亮的苍空背出方才念叨了数次的单词。黄少天想起自己曾经和26个字母的斗智斗勇跟着抹了一把泪。

“小姑娘要葱要辣不?”

“黄少?是黄少对吧?可以拍照吗?可以签名吗?”从街对面冲过来穿着荧光绿外套的姑娘喘着粗气已是认定,兴奋得手忙脚乱地翻着包找纸笔。背单词的女学生闻言猛地转了一圈后将视线停在了黄少天身上,年轻的脸庞涨的通红,结结巴巴地问:“那个,那个……是黄少吗?是……是黄少天吗?”

黄少天还没从对学生时期的缅怀中缓过神,半晌死机的大脑才听明白两人说的什么,连忙微笑着接过纸笔点头道是。煎饼摊的大叔频频投来诧异的眼神,大概是在想这小伙谁啊,能让两个女生兴奋地面红耳赤。

穿着荧光绿外套的姑娘嬉笑着凑到黄少天身边要合影,黄少天勉力微笑的同时不动声色地退后一步拉开和女生距离。

等这番折腾完黄少天的煎饼也做好了,荧光绿姑娘开心地一蹦三跳地离开,那个女学生却还在原地,从刚才开始她一直看着黄少天,此刻仿佛下定决心般深吸了几口气怯生生地问道:“黄少,你都没怎么说话,很累吗?”黄少天有个鲜明的个人特点,即使不是粉丝也知道的特点——话唠。黄少天很喜欢说话,滔滔不绝如奔流江河,延绵不断若彼伏群山,采访也好节目也罢,就连粉丝接机都能凯凯而谈一个钟头不带重样的。可是今天所说的话却只有“啊,是的。”“谢谢喜欢。”“可以。”九个字。

徒然间疲倦感从骨头缝溢出,在四肢冒尖,随着那句话的尾音经由血液迅速地向全身上下扩散,每一个细胞都喊着劳累,每一滴血液都嚷着疲惫。一阵风席卷而过,吹落摇摇欲坠的叶片落在女学生的头上。黄少天帮她摘下头顶的叶子,嘴角上扬弯起经过无数次练习的弧度矢口否认:“没有啦,还没睡醒罢了。”

秋叶萧索,满心寂寥,他似乎真的累了。

拍戏的时候黄少天时常可以看见自己像是幽灵一样飘浮在半空中冷静地甚至是冷漠地看着另一个自己的喜怒哀思惧,那些快乐、愤怒、忧伤、思念、恐惧明明都不属于自己,为什么他还可以那样自然而然的表达出来呢?

这就是演技。越是虚伪越是受人称赞。

黄少天喜欢演戏吗?

不,不喜欢。他不是叶修,不是那个真诚的热爱着自己事业的叶修,不是那个数十年如一日甚至有增无减地热爱着自己事业的叶修。他的努力不过是为了糊口罢了。

现在的他什么都有了,有房子有车有钱有名气,事业如日中天。可他似乎又什么都没有了,唯一的亲人早就去世了,最信任依赖喜欢的人和他断了联系两年猛然一通电话只说一句“我要回来了”,朋友又有几个是真诚的?

他不好奢侈品,对古玩也没兴趣,其余耗钱的爱好一概没有,他拥有的财产已经足够他安然下半生。

离开吧,离开这个满是泥泞的令人作呕的肮脏得足以染黑一切的圈子。这个想法充斥在黄少天的脑中挥散不去,真是可笑,他拥有的一切都是从这个他厌恶的圈子得来的,他到底有什么资格去嫌弃?

可是真的累了,累得想抱着他家的狗狗大哈看看动物世界,累得想要瘫软在床上什么也不做,累得想趴在落地窗前看一整天的大海。

果然还是离开吧,等他这次还完欠轮回的人情债就离开吧,像叶修一样义无反顾地离开吧。

要么揪紧别放,要么断的干净。

他究竟算是揪紧不放还是断的干净呢?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