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卢黄】致黄少天的一封信

①一直想写而未写今天终于写了的cp,另外一直想写而未写的cp有刘黄,郑黄和王黄......

原作向

③逗比文风,小学生笔力,私设堆成山。

④ooc属不可抗因素 。

 

致黄少: 

        近来可好?或者说,这几年来过得可好?猜猜我是谁吧?不准往下看!时间晃眼而过,感觉又漫长又短暂,一眨眼你退役竟然已经三年。

        我还记得你离开的那天没有和任何人告别,如果不是我一夜辗转未眠根本不会知道你是何时离开的。你出宿舍楼的时候是5:26吧,你一定不知道我靠在房门上听着你的脚步渐行渐远,你一定不知道我在阳台上看着你站在宿舍楼久久伫立,你的身上明明还穿着蓝雨的队服,象征着剑与诅咒的队徽在太阳下熠熠生辉,可是你不会再与我们一起并肩战斗。

        夜雨声烦还在,索克萨尔还在,可是黄少天离开了。

        你还记得因为我的失误致使全队出局的第九赛季吗?那天晚上你对我说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是啊,蓝雨还有很多个夏天,可是属于黄少天的蓝雨的夏天去哪了呢?浅薄的阳光像是蒙上层纱不够透亮,不时拂过的晨风将我窗前的那颗树吹得沙沙作响,你背对我站在那里,单薄而消瘦的背挺得笔直,和你平时一点都不像,真的一点都不像。那个身影像是个英雄,形单影只的英雄。我对自己说不能哭,可还是没忍住缩在阳台后面哭了,我使劲捂住嘴害怕发出声音被你听见,尽管我知道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是不可能听见的。既然你不想被送别,那我就不去送别。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你会三年不和我们联系,真是伤心呢。每到逢年过节BOSS请我们吃饭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感慨真安静啊,其实并不安静,大家吵吵嚷嚷的可热闹了。可是和你在的时候相比就太安静了,安静到让人不免怀念起那个罗里吧嗦的黄少天。

        啊,你知道吗?这赛季是蓝雨夺冠哦!虽然刘小别和高英杰前辈很厉害,可是我也是不逞多让的,尽管过程和以往每一次一样艰难,可是最后我们夺冠了,冠军是我们!开心吗?我想你一定会开心的。我想你是知道的。因为你是那么爱着蓝雨。那天晚上的庆功宴队长喝多了,他看着近乎满堂的新面孔笑了笑说我是不是也该退役了。在你退役后郑轩前辈,徐景熙前辈,宋晓前辈他们也相续退役了,BOSS喝醉的时候还会嚷黄少天你个死没良心的兔崽子!徐景熙前辈离开的那天变得和你一样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说到最后反反复复只有一句话——要变得和黄少一样强啊!郑轩前辈是吃了午饭才走的,吃饭的时候他嘴里嚼着鸡肉盯了我很久,半晌才说小卢你比黄少高了吧?宋晓前辈说你还差黄少很多呢,要继续努力啊!黄少你看,我们都很想你,很想很想你。

        三个赛季以来夜雨声烦都不曾上场,对此你怎么看?是生气?是不甘?是遗憾?是不解?还是……有些开心呢。最开始有很多人对战队将夜雨声烦这个神级账号弃之不理愤然,他们在俱乐部门口拉着横幅大喊:“让夜雨声烦回到赛场!让剑圣夜雨声烦回到赛场!”可是BOSS顶住了舆论的压力,他始终不曾让那个伴随你征战的夜雨声烦再次回到赛场。我问过他为什么,他说这可是他为下次见到你备下的厚礼。高兴吧?夜雨声烦的主人只有黄少天,纵使他不再拥有最高端的剑客装备,不再是那个站在众多剑客顶端的剑圣,可他还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还是只属于黄少天的夜雨声烦。我很高兴,我真的很高兴,我一直憧憬仰望的角色还是属于我一直憧憬仰望的人。黄少你快回来看看蓝雨,看看我们好吗?现在我也成为了许多人前辈,我想听你告诉我他们在谈起你时亮闪闪的眼睛是不是和我当初看着你一样。一定是不及吧……

        黄,少,天。这三个拆分开来不过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三个汉字,可是组合起来却是蓝雨史上的大功臣的名字,是联盟第一代剑圣的名字,是夜雨声烦的话痨操控者的名字。我想我能够猜到你不愿意和我们联系的原因。

        黄少,你还喜欢着荣耀吧,还想站在那个顶尖的舞台上向所有人展示你非凡的技术吧,还想着要为蓝雨夺下一个又一个冠军吧。哪怕最后是捧着冠军功成身退……我明白,我都明白,喜欢的心情是一样的,你不愿意成为过去的心情我懂,我……我总是梦到第九赛季我出道前夕你勾着我的脖子说瀚文啊,以后就要并肩战斗了啊。当年稚嫩的我重重地点下头作为回应,现在想想还不够呢,我应该大声地说以后都要并肩战斗。

        对了,你有没有后悔当初没带走房间里满壁柜的夜雨声烦手办啊?嘻嘻,别担心,你走后我迅速搬去了你的房间,那些你没打走的东西我都有好好打理,只要你想随时可以拿回去,后来我还让经理找人在那个壁橱的对面又修了一个呢,流云的手办也快要摆满一个壁橱了。

        我一直在努力靠近你,可是怎么越离越远了呢?第一次见到你是在电视里,第六赛季总决赛,金发碧眼的夜雨声烦和黑发黑眸的你在我心里划下了深到至今未曾愈合的口子。太帅气了,实在是太帅气了。我窝在沙发上都看呆了,不经怀疑我玩的和你真的是一个职业吗?妈妈叫我吃饭不见回应揪着我耳朵的时候我才从沙发上跳起来指着电视里的你说:“妈!妈!我要和他一样!我要和他一样!”我妈笑着拍了拍我的脑袋说人家是职业的你能成吗?

        “成!成!我要去蓝雨训练营!”

        那是我当时的回答。

        训练、淘汰,重重反复。自恋的说一句我终于凭着天赋和努力靠近了你。以上说的你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下面这个你一定是不知道的。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别急着把信揉成一团,我没开玩笑,是真的喜欢你。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训练营里你递给我的雪糕萌发,还是从昏昏欲睡的午后你靠在我身上的喋喋不休开始,又或者在最开始的开始我已经将属于年少的悸动却不止那份悸动系在了你的身上。

        一年,两年,三年……日复一日大同小异的生活里改变的唯有越加浓烈的感情。这样说好像太矫情了……

        呼。黄少,我喜欢你。我害怕了,我害怕再不说出口就没机会了。我害怕了,我害怕现在说出口离你更远了,可我还是会把这封信寄出,对你诉说我想诉说的冰山一角。

        我喜欢你,无论你是否喜欢我都请回来吧,回来看看我们都深爱的蓝雨。

        最后祝你生日快乐。

 

                                                                                                      卢瀚文

                                                                                                20XX年08月10日

 

        黄少天从塞满各种小广告的信箱里挖出这封信的时候愣住了,倚在墙上看完了整封信心下说不清是酸甜苦辣咸,不知道该不该窝到墙角思考人生一下,最后考虑到天气怪凉的便把信塞回了信封里,慢悠悠地晃进了屋子。

        有人窝在沙发看着电视吃薯片,一看到他进来就拉着他坐到沙发上懒洋洋地靠着,明明已经是身量比他高的大男人还是喜欢冲着他撒娇,在黄少天想他撒娇的地方偏偏强势的不行,所以说年下什么的最可恶了(#‵′)凸。

        “黄少,你手里拿着什么?”不过二十出头的男人兴致勃勃的从他手中抽中那封信笺,还没拆开信封就笑了,“真是世事难料。”

        黄少天恶狠狠地拽住他的耳朵却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根本没使什么劲,哼哼着问:“卢瀚文同学,老实交代怎么回事!”

        卢瀚文竖起食指凑在唇前晃了晃,压低了嗓音故作玄虚,“天机不可泄露啊。”随后看见黄少天不屑地翻着白眼干脆像树袋熊四肢缠上他,吧唧一口糊了黄少天一脸口水,见黄少天一脸嫌弃的扯着他的袖子擦脸笑得更开心了。

        “慢递嘛,又叫写给未来的信,黄少你不知道吗?”他仿佛看见了15个月前的自己在炎炎烈日下怀着忐忑的心情在慢递公司填写着材料,他的勇气已在决定寄出这封经过无数次打稿的信时用尽,剩下的只有交由时间来缓和。握着黑色水笔的手颤抖着写下黄少天自己购下的房子的地址,他们太久没有联系了,一次次的到他家拜访也是失落而归。

        黄少天在哪里?无人知晓。

        他似乎在进行一次又一次说走就走的潇洒旅行,国内国外不亦乐乎的四处乱跑。

        在卢瀚文寄出信件的第八天,王杰希前辈打电话告诉他,在他从苏黎世回来的那班航班上遇到了黄少天。太多难以言喻的心情混淆在一起,酸涩到他鼻音加重眼眶泛红,纵使不再少年仍想痛哭一场。

        当他颤抖着手再一次按上那个门铃的时候,当他时隔三年再看到黄少天的时候终于还是没忍住落下泪。

        卢瀚文一把搂过黄少天,将昔日的前辈紧紧搂紧怀中,那些恐惧与不安在欢喜面前匿影藏形。

        “黄少天,我喜欢你。”

        “黄少天,我喜欢你。”

        他将信件塞回黄少天手里,作为对自己的补偿向对方索取了一个深吻。

        我好喜欢你。

 

  【end】

评论(5)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