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蓝雨老板X黄】孤单心事

这篇本来打算810再发的,现在tag太乱了,拿来净化一下。

 

另外删文退圈是一件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没必要呀。

 

参本《南极冰》的文。

 

请原谅我拉低了全本的质量,跪。弱弱的等一个评论>/////<

 

 

孤单心事

 

1.

和其他几家俱乐部老板的深思熟虑不同,蓝老板当初投资创建蓝雨俱乐部的原因很简单,并不是外界传闻的那样有投资眼光看好电竞行业啥的。

他彼时年少轻狂,不服家里老爷子的安排,找狐朋狗友借了笔钱自己瞎捣鼓,捣鼓啥赔啥,赔得没剩下多少的时候听朋友说有个玩“荣耀”的人来找他谈,想让他投一笔钱建俱乐部,他有些犹豫。

蓝老板问朋友:“犹豫什么?”

朋友笑了笑解释道:“游戏是不错的,我也玩,可是电竞这块……我确实没什么信心。”

蓝老板这人虽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可就是天生对网络游戏不感兴趣,也不知“荣耀”那游戏做得是好是歹,只想着反正手头上剩下的钱也不多,干脆破罐子破摔试试,便让朋友联系那人来见自己。

那个人自然就是后来蓝雨的第一任队长——魏琛。

魏琛接到电话后很快就来与蓝老板见面,前后不到半小时便敲定了所有事宜。

让蓝老板下定决心的理由真的很简单。一是他是G市人,魏琛也是;二是魏琛在荣耀里的邪恶势力叫蓝溪阁,正巧他姓蓝。

头年的势头并不大好,不过倒也不止蓝雨,那时候电竞不如后来那样发展迅猛,家家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儿吊着。

但是这玩意儿吧,一旦被接受,那热度就是蹭蹭地往上涨,以至于后来的蓝老板想起这件事就不由感慨:天仔真是个宝。

天仔说的是黄少天。

黄少天被魏琛拉进蓝雨训练营的时候,正好撞上电竞行业飞速发展,真正赚到第一桶金的蓝老板二十年来第一次受到老爷子夸赞,喜不自胜。当年自然还没什么,可等后来每每想起此事蓝老板都要吹一番黄少天。

这事本来跟黄少天也没半毛钱关系,可是喜欢一个人不就是想把所有的好都与他靠拢吗?

起初蓝老板真没在意过黄少天这个人,尽管魏琛和战队经理都在他面前屡屡谈及这个名字,然而在他们对黄少天的夸赞之中,他除了听得懂“天赋型选手”这五个字,其他的真是一脸懵逼,谁能告诉他什么叫做“机会主义者”?

黄少天笑起来很好看,像是一轮暖阳,可蓝老板第一次注意到黄少天的时候,他却是在哭。 

那个时候魏琛跑路了,蓝老板仔细想了想觉得自己该去稳定下军心,奈何半路被狐朋狗友们拖去喝酒,他心里念叨着这件事,大半夜顶着身酒气半醉半醒地踏进蓝雨训练营的宿舍。

差点在没拉灯的楼道里摔了一跤。

蓝老板这才回过神来,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十一点,夜已经深了,照训练营的规定眼前这个坐在楼梯上的少年应该已经陷入梦乡。

手机屏幕照亮的地方只有小小的一隅,却又足够看清少年通红的眼睛。蓝老板搔了搔脑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干脆一屁股挨着少年坐在了楼梯上。

他明白对于魏琛来说蓝雨有多重要,毕竟当初来找他的人就是魏琛,但是他也能够理解魏琛的做法,认为那无可厚非。

可是看到少年通红的眼睛时,他突然也有些难过了,他知道蓝雨对魏琛重要,可是为什么重要,重要在哪里,这些他通通不明白。蓝雨对他们来说算什么?对自己来说呢……

蓝老板看着窗外月光铺洒的小巷,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

想着想着,他竟然就在这楼道里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少年已经跑得无影无踪,蓝老板捂着因为宿醉发疼的脑瓜子准备回家再补一觉,迷迷糊糊地走出楼道时被阳光刺得头晕目眩闭上了眼。

等他再睁开眼时,就瞧见黄少天直愣愣杵在他的面前。

清晨的风有些大,像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抚过黄少天支愣的几撮头发,那几根随风摇曳的呆毛意外地戳中了蓝老板的萌点,他不由得也愣愣地看着他。

黄少天似乎在想事情,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见眼前的人已经睁开了眼,便把东西往蓝老板手里一塞,自顾自地吸着豆浆走了。

蓝老板坐在车上啃烧饼喝豆浆的时候,突然想起魏琛刚把黄少天拐来的时候说过黄少天将是蓝雨的利刃。

其实类似的话魏琛说过许多次,他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这最开始的一次,或许此刻他心里多少有些未察觉的遗憾,后悔因为自己的漫不经心而错过了这柄利刃此前的锻造过程。

不过没有关系,时间还很长,这柄如今还未炼淬成的剑将来能锋利到何种地步。

他拭目以待。

 

2.

2018年的第四赛季无疑是荣耀历史上最令人唏嘘的赛季之一,首先赛季一开始蓝雨战队就给了观众一个天大的surprise——队长方世镜退役,新的正副队长分别由当季新人喻文州与黄少天担任,当年缺乏实际对战经验的他们还没被称作剑与诅咒。

而这赛季,无论是后来霸图斩断嘉世四连冠成为新科冠军,还是最开始作为主力大批涌现的新出道选手们的惹眼表现,都仿佛是拉开荣耀职业联盟新篇章的推动力,自此职业联盟的舞台上群星璀璨。

此赛季出道的大批选手最终成了全明星级别,被称作“黄金一代”, 剑圣、第一术士、第一机械专家、第一枪炮师、第一牧师等轮番上阵,你方唱罢我登场,今后的冠军归属越发扑朔迷离。其中黄少天与他的角色“夜雨声烦”后来更是被赞誉为“剑圣”,从成名起至退役前一直被视作剑客中的巅峰。

为此蓝老板甚为得意地多次在朋友间吹嘘自己眼光犀利看人精准。原来在当年第四赛季前的转会期,几个玩荣耀的朋友对于蓝雨第四赛季过于年轻的阵容及今后的发展纷纷表示不看好,都曾苦口婆心地劝过蓝老板给俱乐部里带几个老选手撑撑场子。

蓝老板毫不在意地大手一挥,“随便啦,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就让他们闹呗,万一闹出个名堂呢?”

后来还真闹出个名堂。不过每逢蓝老板自吹朋友们还是会齐齐嘘上一声,谁不知道那个时候的蓝老板对荣耀的理解不过半桶水,要问他里面有多少个职业,他都得翻来覆去数好几遍,能看出个什么劲呢?

他们都是蓝老板穿同一条开裆裤长大的多年好友,对蓝老板的了解不可谓不深刻,只是他们没有人知道尽管蓝老板对荣耀两眼一摸瞎,可是他还真懂点什么。

比如剑客。

比如夜雨声烦。

比如黄少天。

剑客的技能与CD,夜雨声烦的银武与数据,黄少天的操作习惯与习惯他都烂熟于心。
似乎从黄少天踏上联盟征途的最开始,他就成为了将来的剑圣大大的第一个脑残粉。

蓝老板自己都搞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记住那些细细碎碎的东西的,他只是比起从前稍微多一点点地注意了一下黄少天,随后便不自觉地记进了心里。

多年以后回想起往事,蓝老板也觉得有些啼笑皆非,他对黄少天最开始懵懂浅薄的好感大抵便产生于每次相遇的多一眼,而加剧这份好感让其变成感情的是黄少天对于荣耀的执着与坚持,是黄少天对人的真诚与坦然。

说来奇怪,他明明不懂荣耀,却忍不住被披荆斩棘走向荣耀道路的黄少天所吸引。

人与人之间的际遇奇妙得无法用言语概述。

更换阵容的头年,蓝雨并没能走得顺风顺水,输掉比赛后那些尖锐的言论如箭矢一样射向这支老牌队伍的两位刚刚成年的正副队长,在此之前黄少天的亮眼表现让其受到的无数赞誉都像是一场大梦化作虚无,人们关注的只有他狠狠撞上了叶秋这堵厚重无比的“新人墙”。

采访台上记者将明显有些懵逼的黄少天团团围住,问:“你对叶秋有什么感想?”

黄少天愣了好一会儿,才咬牙切齿一句一顿地说:“他很强!但我一定会打败他!”总有一天。

简洁,干脆,慷锵有力。

比起回答,更像是对着后台里的某个人下了一帖战书。

他还年轻。

张扬,轻狂,无所畏惧。

像是夏日一道耀眼无比的光晃到了看重播的蓝老板的眼睛。

 

3.

2020年广州的夏天如以往每一个夏天一样炎热,烈日烤炙苦不堪言,饶是夜晚也是暑气蒸蒸,像是一个巨大的蒸笼。

但是那个夜晚比起暑气更加沸腾。

第六赛季,微草蓝雨狭路相逢,作为上个赛季的新科冠军微草抱着无数人的期待再入决赛,王不留行的面无表情下是王杰希一如既往的风骚操作。

然而结束这个赛季的不再是魔道学者的熔岩与寒霜,而是一柄冰寒彻骨的光剑。

谁能想到黄少天半场隐匿在草丛之中随着王不留行的走位移动找寻最适合的出击点,在王不留行突然从空中强降准备击杀索克萨尔时猛然蹿出,以血换血强杀王不留行,继而率领团队强势击杀微草第六人逆转赛场形势,夺得第六赛季冠军!

当巨大的“荣耀”跳跃在大屏幕上时,没有伴随着欢呼与雀跃,场馆里整整安静了几秒,第一个回过神来的是坐在第一排上的蓝老板,他很不稳重地直接从座椅上跳了出来,疯狂鼓掌。两分钟前他还在考虑该怎么安慰这群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的大男孩们,失败是成功他妈这句话太过轻薄也太过讽刺,然而!

他们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惊喜!他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惊喜!

黄少天瘫在座椅上盯着天花板的吊灯,耳边姗姗来迟的掌声越来越大,宛若雷鸣,他侧过头冲同样有些发懵的队友们笑了笑,“别犯傻了,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

这一年喻文州以成绩回应恶意舆论;这一年黄少天以实力登上联盟神坛;这一年蓝雨终以第四支冠军队的身份踏入豪门战队之列。

激动不已的蓝老板还没来得及拖上蓝雨全队去狂欢,就被同样激动不已的好友们拖走,一个个看着比蓝老板还要高兴,毕竟他们也同蓝老板一起看着这只队伍一点一滴地成长至今。

酒过半巡,蓝老板摆脱了一群醉鬼跑到门外吹风,此时此刻他的脑子乱哄哄的,突然间无比想念那群半大的小子们,马上风风火火地爬上车就要往俱乐部赶。

他这人从小到大运气就不错,刚打上火,就看着对面的街上一群穿着蓝白队服的熟悉身影从一家店里蹿了出来,嬉闹着拐进了小街里,他便自然而然地开着车跟了上去。

深更半夜的寂静街道一辆豪车缓缓跟在人群身后,一看就是不怀好意,蓝雨一行人不傻自然注意得到,仔细一看竟是自家BOSS的车,纷纷调侃推搡着要个人去关怀下BOSS。

喻文州看着他们打闹了一阵才开口说:“少天去吧。”

职业习惯导致他们这群人平时滴酒不沾,可今天真的是高兴疯了,除了黄少天多多少少都喝过两杯,何况是平日里就喝得不少的蓝老板?

黄少天酒精过敏,一夜跟着他们玩闹也不敢碰一口酒,喻文州向来心细考虑周全,让黄少天去再好不过。

黄少天耸了耸肩也不推辞,把喝得断片扒拉着他的郑轩往旁边一扔就往回走,直直敲车窗,待对方摇下窗子还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蓝少,你跟着我们干嘛呢?你喝了多少啊?一身的酒气。”

小街道的老式路灯是温暖的橙色,蓝老板愣愣地看着黄少天,这个夏天他刚刚把头发染成了亚麻色,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柔软得一塌糊涂,他看得大概有些久吧,久到黄少天絮絮叨叨的声音都消失了。

像是多年前的那个清晨,他们面面相觑,却各怀心事。

蓝老板鬼使神差地从车窗探出手抓住了黄少天,他说:“追你。”

出声那一瞬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被酒精浸哑,说完那一瞬间才不大好意思地老脸一红。

黄少天是什么呢?在这个夜晚他恍然大悟。

黄少天像是光,不是这温柔的灯光,而是金光闪闪、炫人眼目的,一定要形容的话大概像是忽然照进漆黑屋子里的那道光,亮得不可思议。

然而这道光很快地退去。

黄少天面无表情,甚至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跟着很快拉开了他的手径直往他的队友走去。蓝老板望着他的背影笑了笑,没能勾起嘴角,只吐出了一个“哈”的气音。

他这人从小到大运气就不错,家世不错,长得不错,能力不错,在许多人还在起跑线时,他已经离终点差不了几步。他是纨绔子弟啊,应该身边美女如云地潇洒几年,然后被赶鸭子上架不情不愿地学着经营家里企业。可是偏偏他有点叛逆,不乐意服从老爷子安排,于是有了蓝雨;可是偏偏他从小到大没喜欢过什么人,于是喜欢上了黄少天。

尽管他喜欢的人似乎并不喜欢他。

蓝老板沉浸于复杂的情绪里无法自拔,忽然又听到敲窗声,一抬头就见黄少天又出现在了车外,他大喜过望地打开门,却被对方拖着拽进了后座,并且被他一本正经地教育,“你不知道喝酒不能驾车吗!”

黄少天哼着小曲坐在驾驶座上打火,他去年夏休期才考的驾照,小本本虽然拿到手了却没机会开几次,这不开则矣,要开咱就开劳斯莱斯!兰博基尼!宾利!保时捷!

任性!

黄少天想着蓝老板虽然喝傻了,但是既然没断片也不好意思就扔在那不管不问,便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聊:“蓝少,你也喝得太多了,喝懵了吧?我跟他们说过了送你回去,你平日里少喝点啊,就算高兴也别喝那么多吧?酗酒伤身啊!你还酒驾!知道什么是意外吗,意外!”

说着黄少天嘻地笑了:“其实我也想喝啊,因为真的很高兴啊,特别特别高兴啊!所以……这次你就当替我也喝了吧,下不为例啊。”

“我知道。”

我知道你有多高兴,我知道蓝雨对你的重要。

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

我都知道。

运气不错与一帆风顺之间并没有等于号。

 

4.

“我什么也不想说。”

2022年,蓝雨再入决赛,惜败轮回。

当被记者问及此时有什么想说的时,蓝雨的王牌选手黄少天一翻白眼,极度罕见地说出了一句所有人都以为不会从这家伙口中说出的话。

于是当天夜里蓝老板理所当然地失眠了。

他想起了两年前决赛的最后两分钟很认真地思考该如何安慰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的他们,可是当这一天这一刻真的到来时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八个赛季以来首次提前终结的总决赛,作为蓝雨王牌选手的黄少天更是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简直贻笑大方。

团团围住他们的记者只是想用他们的反应去衬托新科冠军队的强大,没有人会在意他们此刻有多少遗憾、愤恨与不甘,闪光灯真正对准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冠军。

这就是职业竞赛。

万千光环只会集中于最终的那个胜利者。第二?亚军?听起来也是挺不容易的成绩,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他们的强大。但是这却从来不会被人视作一种荣耀,甚至因为冠军获胜的衬托,第二名身上的失败者烙印会更加清晰一些。

八年以来,这是蓝老板对荣耀职业竞赛认识得最深刻的一次,没有之一。

蓝老板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这个夏天明明并不短暂,却又好似太过短暂,他陪着他们一路奔波在各种城市,看着大屏幕上的角色甩出一个又一个精彩绝伦令人拍手称赞的操作。他看不懂那些,却能清晰无比地瞧见那些五彩斑斓的光效后面的坚持与努力。

只是汗水最不值一提。

他又一次在深夜踏进了蓝雨宿舍,又一次在楼道里险些摔倒,又一次一屁股挨着黄少天坐在了楼梯上。

蝉鸣声声,夜色溶溶。相对无言,一如当年模样。

然而当年的少年已经抽枝发芽茁壮成长不再少年,不会再红着眼眶静坐整宿,坐了没一会儿就把蓝老板往家里轰,一边往外赶一边嘟囔:“蓝少你这大半夜串门的习惯也太奇怪了,真不怕被当贼抓起来吗?

蓝老板被黄少天推搡着往外走,勉强扭过头瞧黄少天的神色,如月光一样微凉如水,毫无波动。

黄少天见他回过头,忽地停下了步子,笑了,“蓝少,你不会是担心我吧?”他也不等对方回答,不耐烦似的翻了个白眼继续说,“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不就输了一场比赛吗?自打我玩荣耀起,至今没输过几千次也有几百次了,要不是当年勉强算输给了魏老大,我没准还不会出现在这呢。输了就输了呗……”

输了就输了呗,再不甘心又能怎样。

最后这句话黄少天藏在了心里没说出口,可蓝老板像是听到了一样忽然转过了身,猛地把他拉进了怀里,闷声说:“会赢的。”

“一定会。”

 

5.

蓝雨创建的第九年,蓝老板老老实实地回家继承家业了,他已经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年轻气盛到有些不知好歹。

有人听说这事就去找他谈想要买下蓝雨,忙得半死不活的蓝老板却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不谈今时今日的蓝雨已是一个香饽饽,纵使它还如头年那样半死不活,蓝老板也不愿意撒手。

蓝雨里藏着的不单单是那些选手们的年少光景,也有他彼时的叛逆与中二。

再者说有钱能使磨推鬼,有个尽心竭力的俱乐部经理,他不需要为俱乐部的琐事发半点愁。

等蓝老板对打理家业渐渐熟悉不再忙得焦头烂额时,却发现许久未见的黄少天身上出现了某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蓝老板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在某天清晨醒来忽然恍然大悟,黄少天似乎恋爱了。

令人气愤的是那个恋爱对象不是他。

作为纨绔子弟被人横刀夺爱,怎么想怎么不痛快,蓝老板思前想后也没能想出个法子,一怒之下便让食堂把中午的蔬菜都改成了秋葵。

黄少天不喜欢秋葵。

结果整个上午蓝老板脑子都是这句话,一份合同都看不下去。黄少天不喜欢秋葵,他本来就像个瘦猴似的,再不好好吃饭怎么能行?

想着想着,蓝老板翘班了,不顾老爷子安排的秘书在后面鬼哭狼嚎,驾着豪车飞速窜逃。

蓝老板拎着外卖踏进蓝雨食堂时却瞧见黄少天和郑轩两人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地咬耳朵,郑轩的筷子很是自然而然地伸向了黄少天的餐盘,把秋葵都挑进了自己碗里。

强扭的瓜不甜。

蓝老板叹了口气,把外卖随手塞给跟他打招呼的大厨,指了指黄少天的桌子。

跑了。

他心里抑郁,连着几通电话约一群好友出去借酒消愁,那群人同样也不再是二十出头的年纪,稳重了不少,加上各有各的事忙,对蓝老板万分嫌弃:“大白天的喝个P!”

嫌弃归嫌弃,能推的却也都把事推了,拖着明显闷闷不乐的蓝老板去郊外的山庄散心。

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云朵绵软。

蓝老板怔怔地看着无边无际的天空发呆,湛蓝色的天空忽降起瓢泼大雨,滴滴答答地落在身上,脑子里只剩下一个人的身影。

“蓝雨?”

蓝老板被焦急的好友唤得回过神时还有些发懵,许久不曾有人用这两个字喊过自己,身边的人总是或恭敬或随意地唤句蓝少。

他年少的时候有些叛逆有些自恋也有些中二,在魏琛来找自己时有个条件就是让俱乐部的名字叫做蓝雨,没有想过这个名字会成为荣耀史上一个重要的存在,没有想过这个名字会被许许多多人奉作珍爱,没有想过后来有人提起黄少天总喜欢加上个定语——蓝雨的,蓝雨的黄少天。

晴空万里,哪有大雨。

不过臆想罢了。

蓝老板在好友担忧的眼光下嗤笑,立马打了个电话让俱乐部经理起了份文件,内容很简单——禁止队内恋情。

一纸文件阻止不了什么,更何况是感情。

喜欢是一件很自私的事情,他不扭瓜,但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的瓜发芽抽蔓、开花结果总可以吧?

只要看不到就好。

喜欢是一件很自私的事情。

只要看不到,就能继续自私地喜欢下去。

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孤单心事。

 

6.

2028年,第十四赛季,黄少天用手中利刃为蓝雨斩落第三个冠军。

从十四岁到二十八岁,黄少天的半生都在蓝雨度过,谁也说不清究竟是蓝雨成就了黄少天还是黄少天成就了蓝雨。

时光悠悠而过,意气风发的少年剑客已成了赛场上的老将,在欢呼声中聚光灯下很是淡然地表示:“那么我就此退役啦。”

那天离开场馆后没有狂欢,没有鲜花,没有香槟。

有的只是蓝老板带着靠自己肮脏的资本家手段得到的比赛官录一份。

蓝雨一行人加上一个蓝老板坐在黄少天房间的地板上,吸着冰镇的维他柠檬茶做有黄少天在的最后一次复盘,一点一点,极其仔细。

最后1S播放完毕的时候卢瀚文扑进了黄少天怀里,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十四岁的少年,对黄少天的不舍却仍压得这个大男孩忍不住红了眼眶,像极了当年那个坐在楼道里哭的少年。

这天夜里没有人离开黄少天的房间,一群人絮絮叨叨地说着话,话题细碎,时间线也是乱七八糟,但每一个人都乐于讨论,再也没人斥黄少天烦人,说得困得不行也就胡乱在地上睡了,横七竖八地乍一看跟乱葬岗似的。

黄少天没有睡,蓝老板也没有,他有无数的话想对黄少天说,十数年的堆积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愣愣地盯着黄少天瞧,黄少天干脆也靠在床上也盯着他瞧。

直至天泛鱼白才打断了面面相觑,黄少天看了眼时间,说:“走吧。”

时间还很早,能避免别离伤感。

离开前黄少天在大厅晃了晃,明净的玻璃橱柜中最显眼的位置并排摆放着三个冠军奖杯,哪怕清晨的阳光并不灿烂却仍熠熠生辉。

黄少天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轻轻地在心里说了一句:“再见。”

之后便转身踏出了蓝雨俱乐部,他的行李早已被蓝老板装上了车,两手空空,只肩膀上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踏进晨曦之中,正如当初迎着暮色来时那般,坚决果断。

再也没有回头。

 

黄少天是广州人,只是家在镇上,前晚说好蓝老板送他回去。

两个小时的车程,再无交谈。

只在黄少天拖着行李箱拉开院子门时,蓝老板喊了一句:“黄少天。”

黄少天听到就回头瞧他,清晨的风有些大,像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抚过黄少天支愣的几撮头发,那几根随风摇曳的呆毛为他添了几分稚气,也为蓝老板添了一分恍然。

蓝老板看了黄少天好一会儿,突然笑了,“以后要好好的。”

黄少天听了也笑,问他:“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当然有,只是数十年都不曾让你对我产生欢喜,再多的话也只能烂于心底。

“没了,要好好的。”

“好。”

他看着黄少天拉开大门走了进去,消失在他的视线前,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黄少天像是光,不是温柔的灯光,而是金光闪闪、炫人眼目的,一定要形容的话大概像是忽然照进漆黑屋子里的那道光,亮得不可思议。

然而这道光已从他的世界退去。

眼前一片漆黑。

 

7.

“还有什么想说的吗?”黄少天问。

“没了,要好好的。”

“好。”

黄少天拖着行李走进客厅时才后知后觉地感觉蓝老板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却又莫名地有些意料之中。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长达十余年的特意注目怎么可能注意不到?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长达十余年的无动于衷又该怎么持续下去?

其实也并非无动于衷吧?从什么时候开始呢,这个原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BOSS突然从某一天开始频繁的出现在训练营,出现在食堂,出现在宿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这个“高不可攀”的万恶资本家突然开窍一般悄然无声地真正地融入了蓝雨。

这么说似乎有些自大,明明他才是蓝雨俱乐部的创建人,可是黄少天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形容了。蓝雨对黄少天来说是个太过重要的存在,在职业生涯画上终止符之前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重要愈来愈深刻,铺天盖地,足以用来概括整个职业生涯,甚至是整个青春。

所以在突然察觉到这个人闯进了他自行画出的小圈里时,黄少天有些惊讶,也有些欣喜。

黄少天还记得第四赛季的征程结束得有些太早,他多少有些气愤,在经理宣布假期开始后带着不甘心独自闯进空荡荡的训练室里做训练,日复一日。

是第四天吧,又或者是第五天?他做完第三套训练摘下耳机的时候听到了细碎窸窣的声音,不同于清脆分明的游戏音效,带着人间烟火的气息将他的思绪一丝一缕地从那个虚拟的世界拉扯出来。

黄少天带着好奇推开训练室的大门,先扑面而来的是蒸蒸的暑气,跟着才瞧见蹲在门边上玩消消乐的蓝老板。听见声响的蓝老板立刻抬头往后看了一眼,见到他出来先问:“结束了?”

并没有。

然而黄少天还是顺势点了个头,之后就被蓝老板拉着又走进了训练室,一样被拉进来的还有午餐外卖与冰淇淋一份。

那个时候蓝雨还没有装中央空调,饶是装在冰桶里的冰淇淋都有些化融化,香草味的混着浸软的巧克力碎感觉有些发腻,却不讨人厌。

印象深刻的还有第六赛季决赛当晚,在昏暗的暖橙色灯光下他坐在车里突然伸出手抓住自己,那一瞬间耳边宛若出现一面擂动的鼓,响得他险些没有听见蓝老板说的是什么。

他说:“追你。”

黄少天有些被吓着了,甚至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忙挣脱开蓝老板的手往队友那边赶,告诉他们老板喝醉了,他送他回去。

熟悉的队友带着满身的酒气调侃:“小心酒后乱性啊!”

黄少天难得没有反驳,只是笑了笑,转身往回走。

他不记得当时的自己有没有泄露出些许慌乱,只记得脑子里有一束炸不完的烟花,噼里啪啦。

一塌糊涂。

第八赛季的决赛至今想起来仍觉气愤,幸而昨天他终于把奖杯从轮回手上夺了回来,荣耀出现的那一刻黄少天突然就想起四年前在漆黑的楼道里蓝老板说:“会赢的。一定会。”

当然会赢,他黄少天可是蓝雨的利刃啊!

第九赛季开始前,蓝老板变得很少出现在俱乐部,黄少天对他说的继承家业表示理解,可是不免还是有一点点想念那个一直注视着他看着他成长的视线。

然后突然有一天食堂的所有素菜变成了花式炒秋葵,他讨厌秋葵,就让喜欢秋葵的郑轩通通夹走,郑轩一边从他碗里捡一边吐槽:“就算是喜欢,这么多也会害怕啊!”

再然后当天下午经理宣布了一条新的队规,尾音刚落全场哗然,什么叫禁止队内恋情啊?虽然很扎心,但是全联盟谁不知道他们蓝雨是出了名的和尚庙啊?此举自然得到众人的纷纷吐槽,只有向来平稳的喻文州和异常安静的黄少天没有任何反应,准确的说只有黄少天没有任何反应,喻文州还是忍不住偏头看了黄少天一眼。

黄少天心里乐开了花,面上还是不动如冰,他忍不住去想蓝老板肯定是误会了什么,怎么那么幼稚,像个小孩子。

就算喜欢。这么多也会害怕吗?

并不害怕呀,喜欢这种东西,多得快要溢出来才好吧?

黄少天这个人总是被打各种各样的标签,像是话唠、外向、乐观等等等,甚至有些路人粉不带恶意地喊他没头脑瞎高兴。然而事实上黄少天不仅仅操纵着夜雨声烦,他的心里也活着一个夜雨声烦。

一个心思细密的机会主义者,一个切开有些黑的捞稻草人。

他带着对这份感情的不确信与不自信小心翼翼地陪着蓝老板玩这出禁止恋爱的游戏,很庆幸他又没有赌错,蓝老板对他不单单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回忆有些长,结束的时候已经放好了行李,他站在二楼的房间里往下望,明明看不见茶色玻璃后的身影,心脏越忍不住加速跳动,像开始那一刹的悸动又不仅仅是悸动。

蓝雨对他来说是什么?

是很重要的存在呀。

 

8.

黄少天走到车前拉了拉副驾驶座的车门,发现没锁干脆径直钻了进去,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问:“你开车的追不上个走路的还行不行了?唉,算了算了,我来好了。胆小鬼,我想追你。”

“啊?”蓝老板一脸错愕。

黄少天当下翻了个白眼,有些气恼,“不是你说不允许办公室恋情的吗?可是我已经退役了呀。”

天亮了,夏日那道耀眼无比的光晃到了蓝老板的眼。

他连忙揪住黄少天的手,一字一句很认真的说:“我喜欢你。”

这瓜,好甜。

心想事成,再欢喜不过。

 

9.

后来在卢瀚文首次以队长身份率领蓝雨夺下冠军奖杯的时候,黄少天兴奋无比地发了微博,洋洋洒洒地赞扬卢瀚文及其年轻的队友一千二百字,丝毫不理会网上某些对卢瀚文还是不够成熟的批判大力赞扬,最后写到:在退役后,我常常想到一个从前根本没想过的问题,究竟是选手为了战队方针而做出改变好,还是战队为了选手最好的状态而做出调整好?我没能得到答案,却无比庆幸蓝雨是后者。

蓝雨是什么?蓝雨是天,无边无际辽阔宽广;蓝雨是海,汇聚汪洋容纳百川。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蓝雨,才有了一代又一代并不完美的他们组成的他心里最完美的蓝雨战队。

有人在评论里追问:黄少,蓝雨对于你来说是什么呢?

夜雨声烦回复@孤单心事:是我年少的张扬与轻狂,是我梦想的开始与圆满,是我至今仍旧深爱的。

地方与人。

他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黄少天永不结束的蓝雨的夏天。

 

                                                                                                                                                                                                  end

 

 

 

 

 

 

 

 

 

最后,聊一聊吧,一个与完售时隔大半年并且与本子里ft完全不一样的ft,不喜欢闲聊的小可爱可以略过啦23333

 

我们的主催四白对我说:“莫默,孤单心事是你的文里我最喜欢的一篇,是故事性最完整的一篇。”

 

我说:“没法呀,完整的故事性我就写完了这么一篇。”

 

2014年夏天,我第一次接触了全职,从此我的眼里心底都被一个叫做黄少天的家伙占据了,转眼间时光匆匆流逝,不知不觉中这已经是他在我心里的第五个年头,我亲爱的黄少天成年了。

 

这个脑洞的源于当初写卢黄那篇《致黄少天的一封信》时群里有人告诉我感觉蓝雨老板对黄少真好呀,就这样一句话了开启了我新世界的大门。

 

这个脑洞里包含着太多太多我个人的私心,文里有太多我个人的想法,例如在我心里蓝雨成就了天天的同时天天也成就了蓝雨,例如我虽然知道夺冠的路途荆棘遍野却迫切的希望他能一次再一次夺得他想要的荣光,例如在我心里愿有那样一个人能做到在不同次元的我做不到的,无论是在荆棘的道路上或者平静的生活中,都能爱他如初,伴他如故。

 

他是蓝雨最锋利的那柄剑。

 

是我心中勇敢无惧的英雄。

 

尽管十赛季过后,我的少年已经不再年少,可他势必将铭刻在荣耀与蓝雨的历史上。

 

他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黄少天永不结束的蓝雨的夏天。



忘了,这有个小活动,喜欢这篇文的可以戳一下


另外我要吐槽这篇被屏蔽了无数次,就是因为蓝老板啃包zi!!!所以我换成了烧饼!!!

评论(12)

热度(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