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周黄】剑仙如果丢了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三次出了点事,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了,趁早能更一点是一点。

人物属于虫叔,ooc属于我。前文戳周黄日tag,lof里还埋着个魔君与心腹的番外。

段子文开始跑剧情了,所以冰雨为什么会丢呢?为什么周周对烦烦的态度突然有了翻转,仅仅是因为一个冬天的温暖吗?



二.退敌


47.

黄少天在蛇王殿等了几日,每日都踩着饭点烧黄符请魏琛前来教他取剑之法,不想魏琛迟迟未来,却迎来了天帝身边侍奉的仙童。

48.

那仙童往日最重繁文礼节,见黄少天必行大礼,更何况身边还有位蛇王殿下,此番却仅匆匆作了一揖,连向周泽楷问安都顾不上,忙道:“小仙应天帝大人之命请夜雨君速回天宫。魔界进犯耽误不得啊!”

仙魔两界已有万年不曾有过争锋。现任魔君素来懒散,为避免与仙界的摩擦,自上位来更是处处限制魔界子民。

此番也不知是养精蓄锐后的进犯,还是临时起意的抽疯。

不过时间倒挑的好。

天界有四位六界之中皆赫赫有名的战神,正因有这四位战神的存在,这万年来无人敢犯天界,视其为尊。

只是……

如今叶修下凡历劫,韩文清前往西方净土听经讲佛,王杰希闭关修炼,唯独剩下了剑仙夜雨君一人。

49.

偏偏剑仙黄少天。

把,剑,丢,了。

50.

剑仙如果没有剑,和咸鱼没有区别!

51.

这一点天界之中无人不知,如今天帝明知冰雨丢失还忙召黄少天速回天宫,想来亦已是无计可施,此番前去定是一场恶战。

可黄少天不得不去。

一来此刻天界再无战神能与他并论,他若不归何以定军心?二来他系蓝雨出身,蓝雨一脉皆已飞升,与天界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此次兵败,他蓝雨一脉该何去何从?

于公于私,黄少天都得博这一次,哪怕是以命博命……

52.

临行前黄少天最后瞧了一眼周泽楷,心情有点抑郁,他修仙百年才修得冰雨,不想在这紧要关头冰雨竟然跑到了别人肚子里,思及此不禁叹了口气。

那仙童见黄少天郁郁的模样,马上跟着灰败了一张脸,侍奉蛇王殿下的小蛇妖们见状亦是敛声屏气,不敢言语。

大殿上蓦然陷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肃穆。

寂静之中忽响起细碎的响声,一条冰凉滑腻的尾巴绕上了黄少天的手腕,沉迷于自己思绪的黄少天一惊,猛地抬手便甩,那根尾巴却缠得更紧了,甚至拉扯了一下黄少天的手腕。黄少天顺着尾巴望去,瞧见的是半人半蛇的蛇王殿下。

周泽楷微微垂着头,低声说:“我也去。”

还不待黄少天应答,周泽楷又说:“我陪你去。”

这时周泽楷抬起了头,黄少天瞧见对方金灿灿的眸子里藏着令人意外的坚定。

53.

仙气淼淼如世外桃源的天宫此刻乌烟瘴气,各型各色妖魔鬼怪的瘴气将一重天印得灰蒙蒙的,王杰希亲手栽下的寒竹与桃树更是被瘴气熏死了一片,枯败的枝叶静静地躺在浑浊的血污中,为昔日富丽堂皇的天宫添了一笔萧条。

仙童带着周泽楷与黄少天从小径绕进天宫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远远望去南天门已然沦陷,乌压压的噬血妖魔越战越凶,将天兵们逼得节节败退。

黄少天眼尖,一眼就瞧见天兵们护在身后的少年将士,那少将看起来不过凡人十四五岁的模样,此刻惨白着脸却还在强撑着提声指挥军队暂退。

黄少天猛地面色一凛,连忙飞身至少将身旁,这才瞧清令少将痛苦不堪的是一柄穿过他肩胛的利剑,剑上的瘴气借伤口一丝一缕的渗入少将的体内,贪婪地企图吞噬他的仙格。

这少将正是蓝雨一脉的关门弟子,黄少天唯一的徒弟——卢瀚文。黄少天瞧清卢瀚文的伤势后徒手便要拔剑,一旁负责照料的是蓝雨一门中最善医理的徐景熙,徐景熙见黄少天的动作忙要阻止,还没来得及出声,黄少天已将那柄魔剑拔出,森森瘴气霎时间灼伤了他的手。

黄少天冷笑一声,走到阵前不以为意地将剑随手往魔族聚集的地方一掷,恰好砸中了个庞然大物的脑袋,那魔物一愣,跟着轰然倒地。

血流成柱。

魔族中立刻出现了骚乱,意味不明的“桀桀”声此起彼伏,无数双眼睛慌恐地瞧向黄少天。

黄少天冷眼旁观。人分三六九等,仙者亦有位份之分,魔族自然也有,能将他黄少天灼伤的瘴气定不会出自什么小喽啰,只是不知那剑的主人是君是将?

54.

一名黑衣男子赫然出现在那倒下的魔物旁,原来围绕在那具尸体身边的魔族见其立刻恭敬地退让到一旁。

黑衣男子冷着脸将剑抽出,跟着皱起眉头,似嫌弃剑上沾染的血迹一般将剑扔到了一旁。

此时黄少天提声道:“魔君大人好兴致,竟带着千军万马来天界赏花,只是不知是否有提前告知天帝大人或是本仙君呢?”

一直紧跟在黄少天身后的周泽楷突然感受到了腾腾的杀意,他望向黄少天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东西。随后周泽楷突然想起了什么扯了扯黄少天的衣袖,黄少天没搭理他,只是紧盯着黑衣男子的一举一动。

55.

“久闻夜雨君威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黄少天一愣,答话的竟不是黑衣男子,而是魔群中走出的一位白衣公子,摇着折扇笑意盈盈。

周泽楷又扯了扯黄少天的衣袖,这回黄少天总算搭理他了,顶着一脸惊愕侧过了身子。周泽楷在心里乐得直甩尾巴,但怕对方不高兴不敢表现出现,他压着嗓子用只有黄少天能听到的声音说:“白,魔君。黑,心腹。”

56.

哦。

冷漠。

57.

那厢魔君摇着折扇仍旧在笑,心腹却没那么好的耐性,绷着张脸大手一挥,魔族立刻耸动上前。

一言不合就干架。

58.

黄少天赤手空拳的打了几个感觉甚是不痛快,抽身退到战线后想要寻个称手的武器,忽的一个魔族从他眼前惨叫着飞了出去,黄少天愣愣的看向抛物线的起点。

那头化作本体的周泽楷欢快地甩着粗壮的尾巴,靠近他的魔族被强劲有力的尾巴一拍,排着队横飞出去。

剑仙大人突然间灵光一闪,跑到阵前挥着手臂大喊:“周泽楷!”

59.

蛇王殿下听见剑仙大人的呼喊便立刻穿过人群溜了过来,化作半人半蛇的模样低垂着眉眼很是温驯。

黄少天笑嘻嘻的拍了拍周泽楷的肩,问:“殿下可愿意帮本君,亦是帮天界一个大忙?”

周泽楷点了点脑袋,他虽不解其意,可但凡能帮上黄少天,他向来不计后果。

从前是,现在也是。

黄少天看他答应得爽快,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要求周泽楷化作原形。

周泽楷十分利落地化作了一条巨大无比的白蛇,跟着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60.

黄少天满怀歉意地握住周泽楷的尾巴用尽洪荒之力猛地一挥,蛇王殿下的庞大身躯立刻将那魔族的千军万马击倒一半。

战局立转。

61.

敌军也好,友军也罢,全场目瞪口呆。

62.

黄少天却没空去搭理他们或敬佩或惊恐或看奇葩的眼神,他紧张的看着一动不动的周泽楷,叠声问:“周泽楷你没事吧?没事吧?没事吧?你有没哪不舒服啊?老徐你发什么傻啊!快来帮忙看看啊!周泽楷?周泽楷?!你应我声呀周泽楷!”

世界终于停止晃动的周泽楷将脑袋埋进了黄少天怀里,嘟嚷着:“晕。”

黄少天被蛇王殿下巨大无比的蛇脑袋顶得难受,可想想对方的处境,便泪流满面的忍了下来。

自己做的孽,肚子被顶♂破了也得忍着。

63.

晕眩感迟迟不退让周泽楷有些犯恶心,他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顶着他的喉咙,凉飕飕的,很不舒服。

他从黄少天的怀里退了出来,对着魔族的方向张开了嘴,那些魔族生怕这位大佬要吃魔打牙祭,吓得齐刷刷地往后退了一步。

“叮咚”。

伴随着极清脆一声响,幽蓝的剑光乍现,照亮了灰蒙蒙的天宫。

64.

冰雨归来。

65.

本该欣喜若狂的黄少天此刻却紧皱双眉,他还记得魏琛的话。说到底周泽楷才结束冬眠不久,也不知身体恢复没有,他从未想过暴力取剑,不知此番对周泽楷会不会有所影响。

吐了冰雨的周泽楷瞬间神清气爽,回过头瞧见黄少天的表情立刻便知道对方在担心自己,他忍不住又乐得甩起了尾巴。

“啪啪啪——”

“啪啪啪——”

魔族的脸色随着拍打声渐快越发惨淡,魔君身旁的一位长老更是欲哭无泪,他认出来了,这条白色巨蛇是轮回山的主人——半魔半仙的蛇王殿下。

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位大人竟会出山助天界一臂之力啊!

67.

长老向魔君说明情况,劝诫道:“陛下,败象已现,退吧!”

魔君收起了折扇,故作深沉地用扇子啪啪地拍了两下手心,一边在心里喊疼一边作出冷静的样子点头道:“退!”

68.

不知为何,已露退意的魔族突然又躁动起来,一个又一个顶着惨淡的脸发出“桀桀”的哀嚎扑了上来。

黄少天挑着眉头丝毫不惧,冰雨在手,天下他有,不过百来个魔族,他一人便足以对付。

只不过……

擒贼先擒王!

69.

冰雨破空划去,直指魔君。

70.

心腹推了魔君一把,破空而来的幽蓝长剑穿透了他的身体,带着他牢牢钉在了身后的石牌上,剑上缭绕的仙气直逼五脏六腑。

心腹闷哼一声,七窍流血。

71.

与此同时,一旁的魔君竟也吐出了一口鲜血。

72.

魔君不惧冰雨的威力,双手死死的抓住冰雨注入魔力想将它拔出,森森的瘴气引得冰雨发出悲鸣,黄少天也受其影响跌坐在地上口吐鲜血。

众人皆惊,卢瀚文忙拔出自己的佩剑焰影,喝道:“去!”

剑仙与剑密不可分,剑在人在,剑损人损。同是剑仙的卢瀚文比任何人都明白,故急忙让焰影去解决那两魔其中一个,以便冰雨脱身。

焰影得了指令立刻飞了出去,然而比焰影更快的是周泽楷。周泽楷已然蹿到了魔群中,金色的眸子刻着冷意,抬手就伸向魔君的脖子。

黄少天突然浑身一怔,喊到:“回来!”

周泽楷与卢瀚文闻言都是一愣,却也听话,一人一剑立刻从魔群中撤离。周泽楷一回到黄少天身边,便立刻用手遮住他的双眼,道:“别看。”

明明没有看到心腹一点一点灰飞烟灭的模样,黄少天却还是忍不住浑身颤抖,在最后那片衣角也化作一缕轻烟飘散的时候,有两行暖流滑过周泽楷的手心,从黄少天的脸颊滑落。

怎么了?

黄少天也说不清。

他似乎感受到了一种近乎绝望却比那更加残忍的心情,不知是来自魔君还是心腹的心情,却又似乎不仅如此。

他能感受到魔君的双手已松开了冰雨,可冰雨仍在悲鸣,一声又一声,带得他也忍不住泪流。

73.

一旁的卢瀚文见状也是哭得稀里哗啦,他不懂黄少天为何而哭,但凭冰雨的悲鸣声声入心,他也能切切感受到那是何种心情。

同是剑仙,旁人不懂,他懂。

74.

剑修,修的是剑。

修得剑,便是得道。

得道,便是得心。

得心,便得成仙。

剑修修剑,说白了,便是凡人修心。

75.

剑是道,亦是心。

76.

六界之中,最懂黄少天的,莫过于冰雨。

77.

黄少天突然站起了身,跌跌撞撞地冲着魔君走去,一旁的周泽楷连忙伸手搀他,黄少天转头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有说。

他不知该说什么。

脑中一片空白,霎时间他竟觉得在天宫这数万年都不过一场大梦,虚无缥缈并不真切。有些什么在记忆里挣扎着想要破茧而出,然而是什么呢?他不知道,只隐隐觉得或许魔君能给他答案。


87.

总是言笑晏晏的魔君大人不再笑了。

不仅不笑了,连视线都模糊了,他仰着头看着两个搀扶在一起的人影离他越来越近。

心中徒留一片荒凉。

88.

黄少天到底没问到什么,还没待他走到魔君身前,那些愣住的魔族们宛若突然惊醒,骚动着将他们的君主护在最中心的位置,同时一点一点地将战线拉后,企图撤退。

然而天兵们又怎会善罢干休,他们中不乏有仙友死在这些奇形异状的魔族手上的人,更何况多杀一魔便是多立一功。

89.

黄少天没有再动作,这天的战役给他留下的印象唯有似乎万年也不会退散的冲天血气与九重天静静的躺在血污中的桃竹。

90.

而给他留下的,仅有一柄失而复得却被瘴气损毁的冰雨剑。

评论(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