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周黄/叶黄】三人两段

人物属于虫叔,ooc属于我。

喜欢一个人,是件很辛苦的事。


4.
黄少天在家呆了两天便觉得浑身不舒坦,他的发情期将至,此刻远离标记自己的Alpha让omega倍感艰辛。

黄少天掐指算了算,发现大概只剩一周的时间,唬得连忙揣着离婚证到市区里特设的omega医院预约“标记摘除”。

“标记摘除”技术的成熟大概是近年来最有利于omega的项目,利用激光将腺体中Alpha留下的信素胰烧毁,尽管过程十分痛苦,却拯救了许多被侵犯恶意标记与婚姻不幸的omega。

“标记摘除”前要进行完善的身体检查,预约这项手术的人不多,基本不需要排队,可等黄少天走完了所有检查程序,天也已经黑了。温柔的beta护士小姐告诉他三天后再来医院拿检验报告,并贴心的询问是否要帮他叫安全可靠的计程车或者通知家人来接他。

黄少天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她。

omega是金贵的,理所应当被照顾的,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联盟里那几个Alpha简直就是几朵逆光而生的奇葩花,对omega从不怜香惜玉,在赛场上该打打,该揍揍,宁可注孤生,也绝不有辱体育精神。特别是叶修,揍人从不带手软的。联盟里的omega也与众不同,大概是在赛场上与Alpha与beta们争锋相对惯了,在生活中也不适应被人照顾。

天已经黑了,回家也不方便,黄少天打算找个酒店住下,刚走出医院就看到他小姨那辆极其拉风的蓝色跑车冲着他狂按喇叭。

小姨其实是表姨,与黄少天差不了十岁,小姨嫁得不错,脑瓜子又好使,婚后的日子过得也算顺风顺水。只是beta生育率低,小姨也不例外,没有自己的孩子就把黄少天当做自己儿子疼。

不知道小姨等了他多久,黄少天不好推辞,就跟着小姨住进她家。

路上小姨喋喋不休地咒骂:“叶修家不是人,哪有omega生不了孩子的,不过是早晚的问题,就为了这事就离婚真不是个东西!就算没孩子又怎么样?多少beta都没有孩子,不是照样过?还Alpha都是精英呢,我呸!什么玩意……”

黄少天讪笑着不敢解释,小姨风风火火的性子连他都害怕,生怕引火上身,只好在心里嘀咕:“老叶啊,对不起啦,凭咱的交情让你背一次锅也不过分吧。”

吃晚饭的时候姨夫随口说了一句:“少天好久没来了。”又点燃了小姨身上隐藏的炮仗。

小姨拍了拍筷子,柳眉一竖抱怨道:“还不都怪叶修!把阿天带到北京去,一年到头回来的日子两只手都能掰算清!要是他好好待阿天也就罢了,可是呢?真不是个东西!瞧瞧,咱全家捧在手心上的阿天都瘦了!”

黄少天不敢言语,默默地扒着米饭,姨夫倒是乐得搭腔:“可不是!谁还就稀罕他家了,改明儿咱就给阿天介绍个好的,气死他们。”

小姨听这话乐了,连连点头说:“是了是了,我这就联系联系。”

这下不说话不行了,黄少天连忙开口阻止:“别别别!小姨,我这前脚刚离,后脚你就让我相亲去,被人知道了得说成什么样啊?”真要搞这一出,活脱脱像他婚内出轨才硬要离婚似的。

小姨将盛好的牛肉羹往黄少天面前一搁,瞪了他一眼,“说啥?能说啥?让他们说去!咱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要紧的。”

姨夫又在那搭腔:“你姨说的在理!”

黄少天说不过这对夫妻档,闷闷的喝牛肉羹,他想小姨总不能真立马让他去相亲吧?

还真能。

第二天中午小姨便兴高采烈地拉着他说:“阿天,小姨给你找好了,一点都不比叶修差半点儿,你别伤心,咱下午就去见见他啊。”

黄少天对小姨说风就是雨的性子很是头疼,“不去”二字刚说了一半小姨立马阴沉着脸,黄少天只好应下,心里盘算着等见到人就把这事挑明说清。

看到对面的人时黄少天不禁怀疑是小姨整他,还是周泽楷在整他。

是了,小姨安排的相亲对象竟然是周泽楷。

黄少天没记错的话,周泽楷也已经是二十七岁的年纪了。当初的联盟第一脸如今虽已年近三十,却仍旧俊美非凡,引得旁人频频侧目。可是即使时间愿意为他宽容,周泽楷也早已到了成家的时候,他的这张脸也无论如何不该允许他单到这个年纪。

周泽楷这张脸很容易给人留下好印象,在联盟时他是万千少女的长腿欧巴,是广告商争先抢夺的宠儿,也是整个“荣耀”响当当的门面,长得帅不说,游戏打得也帅,但凡“荣耀”出宣传,定是要拉上周泽楷做颜值担当。

很多人对周泽楷的第一印象便是他的脸,他们可能记不住他的名字,他的帐号卡ID,他的手法与技巧,可他们一定会记住周泽楷的脸。

黄少天也不例外,他第一眼记住的也是周泽楷的脸。

黄少天印象里第一次见到周泽楷是在第六赛季,轮回主场。那个时候的轮回还很菜鸡,蓝雨对上轮回黄少天没感到一丝压力,赛前双方握手时黄少天溜到队伍的尾巴跟郑轩咬耳朵:“轮回那个新人长得真好看。”

真好看。时过经年,黄少天还是被周泽楷的脸晃到了眼,咬着柠檬水的吸管不自觉的盯着人家看。

等他回过神来,周泽楷已经被他盯得红了脸,黄少天忍不住调笑:“哈哈,枪王大大这是害羞了吗?又不是没被人看过!你往窗外看,最高的那栋楼还贴过你的大海报,无数广州人民都见过呢。”

周泽楷见黄少天笑,也跟着笑。他垂下眼睛瞧见黄少天握着杯子的手,修长的手指上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这个认知像是一把火在心尖上点燃,一瞬间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如火光般跳跃。

黄少天看他只是傻笑也不搭腔,便干脆说明来意:“周泽楷你也知道,我跟叶修结婚了……”

他还没说完,就被周泽楷打断道:“你们已经离婚了。”

黄少天挑了挑眉头,他惊奇枪王大大高冷的外表下竟隐藏着一颗热爱八卦的心,不过知道了也没什么,便随意点了点头继续说:“是呀,我们离婚了。这个不重要!周泽楷,我这次来只不过是应付下我那个小姨,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跟你家里吹我的,你回去了就跟家里说见过了,不合适,这事就完美解决了。”

“为什么?”周泽楷问。

“哎呀,年轻人不要这么死脑筋嘛!”黄少天笑嘻嘻的答,“家里要是问为什么你随口扯两句就是了。”

“为什么?”周泽楷又问了一句。

黄少天一愣,不知道周泽楷问的到底是什么。

最怕空气突然沉默,这回换作周泽楷盯着黄少天瞧。

周泽楷的眼神有点奇怪,黄少天说不上那是什么情绪,只隐隐觉得像是受伤的小兔子,难过又委屈。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黄少天把杯子里的柠檬水都吸完了,周泽楷才重新开口,还是那句:“为什么?”

为什么只是应付?为什么不合适?

黄少天突然就明白了周泽楷的意思,嗤笑道:“周泽楷,你还是毛头小子吗?”

如果换作五年前,换作第一届世邀赛前,他们对坐在这里,或许能有一个好的结果。

但是没有如果。

五年了,他退出了联盟,退出了镜头,他与叶修在一起,又分开。五年过去了,时过境迁,哪怕当年他与周泽楷有些什么,五年的时间也足以冲刷一切,更何况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

那么周泽楷现在的追问是什么意思?他喜欢他吗?没有吧!那就是因为被否定的恼羞成怒?何必呢!他们都不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了,大家都是奔三的人了,成熟点不行吗?黄少天此刻已经彻底忘了周泽楷给他发的那三条意味不明的短信。

周泽楷不说话,只是盯着黄少天瞧。他感觉自己心尖上的那团火被黄少天的话一点一点的浇灭,黄少天从来都没有把这次相亲见面当真,他之所以来只是为了应付了事。

像是有一柄锤子将尖锐的钉子慢慢的凿进心里,疼得他说不出话来。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