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伪唐秀/伪唐花/秀花】多年以后我A回了剑网三

突如其来的脑洞


1.
说起来回到基三的契机是收到了官方x周年的宣传短信,其实往年也收到过,只是毕竟年纪大了纵使动过A回去的念头也因为生活中的琐碎而耽搁,时日一久便再没了心思。

这次也是巧,因为我打小身体不好,婚后两年一直没宝宝,家里催得急,两家一商议干脆让我辞职回家备孕,我也乐的清闲。

既然有了时间,难免对这款年少时玩了三五年的游戏蠢蠢欲动,干脆便动动手指下载了。

登录游戏的时候还有点懵逼,眼前的一切与我记忆中的截然不同。虽说我A游戏那年重制版已经出了,可是因为电脑配置跟不上的原因我一直都是用的旧版客户端,那时候想的是等两年并存期到了我也已经毕业工作,有了经济能力再换电脑。


谁曾想大四忙着找工作,找到后又焦头烂额的应对实习期,好不容易顺利通过了实习期,才惊觉自己已经完全踏入了这个社会,不再是象牙塔里无忧无虑的学生,要开始为柴米油盐打算,哪还有天天准时上线打架斗殴的心思。

一晃数年,早两年还舍不得自己那六百多小时的点卡,收到短信时腼着脸托亲友上线一趟,后来相熟的亲友也都A光了,我便在贴吧找了个帮上线的小天使,其实也没报希望,但是小天使颇为厚道,年年帮上线,我这六百小时的点卡堪堪保留下来,十分感动。

我的小秀萝依旧娇小可爱,穿着拓印的595白色治疗套顶着兔子头蹦蹦跳跳,因为穷只精6插6的装备堆成的五万血,在此刻扬州泱泱的人群中显得格外迷你,连穿着蓝色任务装的小号都比我血多。

打开日历看了看,除了万年不变的打坐任务,其他的都不知道需要干啥,黑戈壁与阴山已经成为了过去,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洪,更别提列表里那一长串的白色小信封。纵使有那么零丁的几个活人,戳过去得到的也仅仅是一个婀娜多姿的问号,我点开单向一看,果然早已被删。

这个江湖有多少人的亲友,号还活着,人不在了。

无所事事的逛了逛地图,看了看外观,发布了条拜师,跟着在师徒界面移动鼠标看了看我那一串徒弟的上次登录时间。一个一个,比我更早的离开了这个江湖,再也没有回来。

下线前,我鬼使神差的在好友频道里大喊:我莫汉三又回来啦!

明知无人回应,却还是有些失落。

2.
我先生出差回来的时候我刚开着单修离经的花姐小号进十人荻花准备刷黑天,为了体现我与先生婚姻美满恩爱如初,就取个腻歪点的昵称,叫他周周吧。

周周放下行李后就站在我身后,看我的花姐在柱子上跳来跳去,在我用唯一懂得的花间技能“快雪时晴”好不容易把阿萨辛抽死的时候,周周噗嗤笑了一声,我回头瞪了他一眼,然后摸着尸体随口问了一句:“玩过?”

又没出黑天……

“玩过。”周周回答的很快,跟着看到我的拾取列表又笑了,补了一句:“一次出”

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转过身想咬他一口,他跑得倒快,一下便溜出卧室。黑天很长一段时间是我基三的执念,秀秀那个号愣是刷了一年多才出,周周的一句话让我受到了来自欧洲人的暴击,我气得大喊:“晚上不做饭了!”

周周又笑,边笑边说:“成啊,你想吃啥,我现在就叫外卖。”

最后选的垃圾食品,KFC。

晚饭时我欢快的啃着鸡翅,周周吸着可乐盯着我啃完半个翅桶才幽幽的开口:“这么容易满足,真好养。”

我阴恻恻的对他笑了笑没说话,继续啃鸡翅,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我真的很满足。我的家人与朋友都在暗地里对我说,能遇到周周,是我的福气。

我也这么觉得。

我是暴脾气,虽说工作后有所收敛不再一点就爆,可还是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愤愤不平,如果没有周周这样的好脾气,真不知道哪个人能受得了我。

其实婚前我对这段可能含有太多隐藏风险的婚姻很是惶恐。我与周周是家里介绍相亲认识的,在那次见面前我们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即使在那之后我们以结婚为目的交往过一段时间,可是我还是很害怕。我胆小又自私,我害怕要与另一个人共度将来的几十年,我害怕从此要为他理所应当地付出些什么。

然而我所有的惶恐不安在周周的温柔相待下统统烟消云散,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温柔一天两天很容易,一年两年都如一天两天那样……

很难。

我想与周周共度余生,心甘情愿为他付出。

3.
我找了个代练帮我做pvp日常,等了一个月时间装备稍有起色的时候就按耐不住荡漾的心跟着大部队打了几场阵营战,虽说因为脆皮送了不少人头,却还是欢快的在近聊和世界刷着浩气长存。

可是当次数一多,就觉得有些乏力了。我已经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年纪,有着无限的精力与重度的中二病,打打杀杀什么的已经不适合我这种老人家了。我想了想决定转久违了的pve,我刚渣基三那会儿玩的就是pve,直到某一次被亲友拖进JJC,从此沉迷pvp的世界无法自拔,没想到这毛病随着年纪增长竟然自愈了。

了解了现在pve的环境后我有点惆怅,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冰心还只是个战复and肾,倒是田螺重返90年代的光辉,dps杠杠的。

我想起前两天与周周闲聊时他说他的号就是唐门,便干脆在他下班回来时向他索要帐号密码。帐号要的倒是顺利,密码周周死活想不起来了,他近来工作忙,我也不好继续骚扰他,便说算了,我去买个号就是了。

本来嘛,无论是从金钱方面还是精力方面,买一个号都远远比养一个号来得容易,想用周周的号不过是我想着能不能用它窥探到一些周周的我不知道的过往。

周点了点头,拉我一起靠在床头看新一季《世界奇妙物语》,看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拍了拍我的大腿,在我的怒视下说:“想起来了,云笔记里有。”

第二天我充好点卡登录周周的号时不免乍舌,戴白马尾穿黑色夜斩白的炮哥帅了我一脸不说,背上竟然还有个黑盒子披风。

海景房啊!!!

这是一个被抛弃的海景房啊!!!

想到我略显寒酸的小秀秀,不禁泪流满面。

进图前瞥了一眼周周的上次登录时间,竟然与我A的时间差不了几天,也是缘分呀~

周周的海景房叫唐泽少,帅气的炮哥过图后出现在花海,耀眼的紫色小花连绵,放目望去一片紫兰,甚是惊艳。

我往记忆中浪凌飞所在的位置走去,悠扬的笛声在耳畔响起。

百年云烟只过眼,不为繁华易素心。

剑三变了那么多,我所熟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幸而万花谷里的这片温柔依旧存在。

我静静的听了一会儿笛声,准备离开去包团时密聊叮咚响了一声。

【墨柒染】:你回来了?

在我犹豫是回复非本人还是当作没看见时,眼前的显示屏突然黑了,与此同时整个屋子陷入了黑暗。

我摸索着拉扯开遮光窗帘,阳光一瞬间铺洒进屋子,刺得我眯起了眼。

4.
后来的几天家里有事忙我就没再上线,偶尔闲了就跟我的小代练小昔聊上两句,虽说要转pve但我还是让小昔继续做着日常,哪怕不玩pvp了我也热爱着JJC。


手虽残,心不残!

小昔是个二小姐,从ID到捏脸都跟攻气沾不上边的那种,说话叽叽喳喳的一连串却也可爱得紧,跟她聊天都能感觉到她身上的朝气。

聊得多了,小昔会说起她情缘,言词之间是满满的欢喜。

我再上线时见到了小昔的情缘,小昔用我的秀秀在做日常,马背上驮着个道长,我m她:呦,咩秀,好冷的cp。

【花吃猹】:#猪头 不是啦,这个秀秀不是我的号。

【唐泽少】:我懂,是我的号。

【花吃猹】:咦咦咦!

小昔向我发出了一个组队,我同意后立马寻着小地图跑到我身前,骑着马驮着她的情缘绕着唐泽少转了几圈。

【花吃猹】:#口水 #口水 #口水 炮哥好帅!

我跟小昔调笑了几句,团长m我说:“老板!人齐啦!”我便退了小昔的组进了团,这是个固定团,效率高又活泼,嘻嘻哈哈中推倒一个又一个BOSS。

运气不错,出本时已经换了半身的装备,在我窝在成都角落精炼装备时又收到了一条密聊。

【墨柒染】:你回来了?

我突然就想起了这个人,点开好友列表一看,一片白色小信封中唯有这个号亮着,移动鼠标到头像上,好感度显示生死不离。

这是个花萝。

而我不喜欢花萝。


5.

花萝是我心中的痛。


我的剑三生涯里唯一的情缘便是花萝,真花萝。那是我在别的圈子里认识的亲友,感情甚好,在我入坑基三时自然就安利她入坑了。


我还记得她对我说,皈依佛,皈依法,皈依秀姑娘。


我还记得她对我说,将来带我圣地巡礼。


我还记得她对我说,将来要生活在一起。


我没有做错过什么,我只是喜欢了一个人。一定要说有错,大概就是我喜欢她比她喜欢我的程度要多得多。


渣基三的第二年,我们吵架了,认识以来的第一次争吵,是因为她的徒弟,一个咩萝,妖的。


现在想想都觉得心酸,多年感情敌不过一句“可是你们都是女孩子呀”。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