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周黄】黄少天少将的观察笔记

1在这


2.

“傻逼。”


黄少天在走廊等电梯的时候,忍不住把心里的怒气骂出了声,他骂的倒不是周泽楷,而是躺在他办公室地毯上的那群废物。


黄少天二十四岁了,从他十四岁觉醒成为omega的那天起,靠着药物与注射硬是挨过了十年的发情期。那一个个废物不就是见他一周没有出过军区大院猜想到他发情期将至吗?猜到又如何,搞笑,以为他会像那些柔弱的omega一样连腿都站不直吗?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对,黄少天觉得自己只是折断他们手脚已经非常仁慈了,要不是念及他们背后的势力,他恨不得把那群妄想趁人之危的废物的脖子一个个拧断。


黄少天愤然,如果不是一个月前老爷子派来的家庭医生危言耸听地说他不能再使用抑制剂,导致老爷子断了他所有能拿到抑制剂的门路,他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躲在军区大院里不敢出门,还招来一堆不怕死的苍蝇。


想到这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的后颈,那里有一个来自Alpha的标记,能帮他暂时缓解发情期的症状。黄少天摸着那个属于周泽楷的牙印,突然想到家庭医生的说辞或许只是一个老爷子逼他快点结婚的借口,不然这么大的一件事,老爷子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没有帮他想半点法子?


黄少天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走进电梯按下十二楼的按钮决定去找喻文州分析分析。


有人趁着电梯门还没合上时蹿了进来,黄少天不用看都知道一定是周泽楷,这人信息素的味道和他此刻身上一模一样,黄少天原本的信息素味道早已被遮盖得干干净净,寻不到一点点气息。不过黄少天还是抬头看了周泽楷一眼,方才在屋里气氛太尴尬没细瞧,这仔细一看忍不住在心里“啧”了一声,难怪小周团长颜值名誉军界啊,长得真好看,眉眼精致却不弱气,萧萧肃肃,爽朗清举。


黄少天此前没见过周泽楷本人,只看过他的档案,哪怕上面白纸黑字的写着周泽楷是一名Alpha,黄少天还是觉得他一点都不像,档案上的照片也呆呆的不及本人的风采。


Alpha是霸道,是强权,是盛气凌人,是不可一世。


黄少天光芒太甚,他所见过的Alpha都是些家世相当的纨绔子弟,里头大多都是不学无术的草包,尽管知道也有优秀的Alpha存在,可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黄少天不由地对Alpha这个群体很没有好感。


两人刚到达十二楼就有守卫告知喻文州不在,想来也是,黄少天最近都无法办公,只得让他人代劳,喻文州难免劳碌些。黄少天心里已经认定是老爷子的诡计,找喻文州也只是想与人说道一番,不在就不在吧,不妨碍黄少天借他办公室一用。


黄少天觉得周泽楷不像是个Alpha,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一个默认属于Alpha的标签,说他像omega自然也不是,他没有Alpha的强势也没有omega的柔弱,他像喻文州像卢瀚文像郑轩,像蓝雨众人,像万千世界里最常见的beta,平凡又不平凡。


这种感觉让黄少天很舒服,他决定对周泽楷开诚布公。


黄少天领着周泽楷径直进了喻文州的办公室,把门一关笑嘻嘻地直言不讳:“周泽楷周上校,一路过来辛苦了,你能到十五楼来找我,一定是我们团长已经把情况都告诉你了。周泽楷,我也不瞒你,是我向冯老讨你到G市来的。我要你帮我安全度过发情期。”上有张良计,下有过梁梯,老爷子非要跟黄少天过不去,周泽楷就是他的过梁梯。


黄少天是个鬼才,他被断了所有的抑制剂,干脆就想到找一个靠谱可信的Alpha来啃两口脖子,不就有了纯天然无公害的抑制剂了吗?黄少天在此之前没有见过周泽楷,办法是他想的,人是叶修推荐的。


叶修少将与黄少天一样属于家喻户晓的存在,同样是少年成将,可他战功显赫更胜黄少天,被奉为联盟中的战神。如今还停在少将的位置不过是因为年不三十太过年轻,不好再往上提拔,但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将来接任冯宪君军部最高直辖指挥一职的非叶修莫属。


黄少天与叶修相识多年私交深厚,两人家世相当地位相同,脾气秉性也合得来。从种种迹象来看,给黄少天做天然抑制剂最好的人选就是叶修,可他俩实在是太熟了,互相看对方都觉得狗都嫌!叶修推荐周泽楷是个双保险,一是周泽楷的人品在联盟有目共睹,二是......


周泽楷是个性无能。


在小周团长还不是团长的时候,他的那张脸就已足够成为无数官二代少男少女旖旎的梦。


曾经有位将军的女儿主动出击,趁着发情期投怀送抱不说,还准备了一整瓶的催情剂对着周泽楷扑头盖脸就是一阵喷,结果是那位小姐自然化作了一滩春水,可周泽楷愣是没有半点被勾起易感期的迹象,还贴心的给她找来医生之后才去练兵,一定要说对周泽楷有什么影响的话就是后来他打了一整天的喷嚏。


一传十,十传百,这件事就这么跟着周泽楷从上尉到了上校,好事八卦者谈起都不免叹上一句,“唉,可惜了......”


当天夜里,黄少天就安心地把性无能的Alpha领回了家。


周泽楷觉得黄少天是个精分。


与独占军事部十五楼的阔气不同,黄少天的家竟然只是一间小小的公寓,站在门口就能一目了然。


黄少天本人也与刚见面时那股高傲的样子不一样了,事实上从周泽楷啃了黄少天脖子那一刻开始,就再也没见过后者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周泽楷因此认定黄少天一定是个精分。


此刻周泽楷正穿着属于黄少天的对他来说明显小了两号的睡衣坐在人家的沙发上喝姜茶,脑袋上还披着人家的浴巾,悠哉悠哉地看着精分为贤惠人格的黄少天拖地。


黄少天的公寓很简洁,陈设只有一些必要的物品,床,沙发,书桌,椅子,空调,冰箱,呃......还有一个AI。


AI是周泽楷踏进房间时才发现的,当时他刚踏进屋子一步,AI就发出了刺耳的警鸣,顺带附送了一盆从天花板而降的冰水。先进房间的黄少天被警鸣吓了一跳,一回头见周泽楷浑身湿漉漉的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这事,连忙安抚AI:“冰雨淡定!人是我带回来的!!!”


名叫冰雨的AI唔了一声以表愧疚,悄悄地躲了起来,把烂摊子留给了黄少天收拾。


黄少天一边拖地一边跟周泽楷聊天:“周泽楷你来的时候没有跟江波涛交待过吗,他好像急坏了,你跟他联系下吧。”


“好。”周泽楷掏出通讯工具联系江波涛。


“你别不好意思也别紧张啊,就当自己家,冰箱里有水,渴了自己拿。”


“好。”周泽楷捧着姜茶喝了两口。


“回来的时候还没吃晚饭呢,你饿了吗,我订个外卖?”


这一次周泽楷没有应好,而是反问:“你难受吗?”黄少天背对着他,他看不到他的神色,只能看见黄少天碎发下露出的脖颈一片绯红,就像白天那样。


黄少天也坦然,把拖把往墙上一靠,转过身子笑嘻嘻地说:“有一点。”何止是脖颈,黄少天浑身都是红的,说完他就坐到了周泽楷身边,俯下头冲对方露出了自己的后颈。


周泽楷瞧见黄少天白皙的脖子还留着那个白天留下的痕迹,看着很疼的样子,怕是自己咬狠了,他红着脸先是舔了舔那个位置,才覆口又咬了一口。


他在心里悄悄地念叨,要轻轻的,别把黄少天咬疼了。


3戳我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