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我这两三年下来产出基本为0,一是因为三次越来越忙碌,二是因为这两年被抑郁症折磨,时常痛不欲生。

在我无数痛苦的时光中,幸而还有一个叫黄少天的小太阳陪着我一起度过,我才有时间和机会渐渐的转好,尽管未能痊愈,可今天还能在这里打字已经是一种幸运。

虽然我始终认为删文退圈是一件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不值得,虽然因为我的情况我即使气愤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揪着,可我十分感谢仍旧在坚持的同好。


旁人我不知道,可是在我心里,为这个圈子有这些不断努力掐死毒瘤的人而感到庆幸。


十足感谢。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