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很久之前我写了一篇段子文,叫《剑仙如果丢了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没记错的话其实开那个脑洞的源头是因为脑子里冒了个烦烦被老魏追着打的画面,故事大抵就是剑仙夜雨君的剑丢了,砸中了睡得迷迷糊糊的蛇王大人,于是蛇王大人一口把剑吞了继续睡,剑仙就找上门了。

结果这个脑洞我越脑补越多了……后续还有《修仙》和《蛇遇》,等有空了写出来……



还是记一下吧,我怕我忘了……


剑仙:

剑仙黄一觉睡醒发现剑丢了,剑砸中了冬眠蛇王大人周,蛇王大人被扰梦香,迷迷糊糊的一口吞了剑,黄去寻剑,得知剑被吞了扑通一下倒在地上装死尸,周又想睡觉又不放心黄在此躺尸,左右为难之际,黄的师父魏从九重天上赶来,看了看地上的黄和身旁的周叹了口气,只说冰雨到底是仙剑,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融了,可蛇王殿下冬眠期间实力大减,贸然取出只怕有伤仙体。


得知冰雨没事,黄放心了,一溜烟从地上爬起来,周也放心了,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黄惊,魏摆了摆手说蛇王殿下睡了,少天快把他带回去吧。


黄看了看周,愁。又回头看魏,早已乘着五彩祥云消失在天际。只好认命将蛇王带回蛇王殿,然蛇王大人真身太大,黄抱不动只好拽着蛇尾将蛇王大人拖回去。


对于黄少天来说,那一年的冬天格外的苦逼。那一年冬天他没有和喻文州煮酒赏梅,也没有和郑轩煲上一锅热腾腾的羊肉,而是一个人窝在蛇王殿里,看素雪将蛇王殿裹上银装。


看得久了,黄少天会忍不住想,蛇王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这里是世世代代的蛇王财富的堆积,它富丽堂皇,描红绘金。可是却是死气沉沉的,没有一点点生气。


尽管蛇王周偶然惊醒时,在黄幽幽的哀怨目光下信誓旦旦地保证绝不会睡迷糊了一不小心把冰雨给消化了,可黄少天还是提心吊胆的,时不时蹿进周泽楷的寝殿,摸一摸他柔软的肚皮,哪怕并不能摸到什么突兀,却还是忽然就安下了躁动的心。


跟着继续窝在寝殿外的台阶上,守护着他的冰雨。


和蛇王殿下。


他不知道的是,那一年的冬天,周泽楷感觉到的是格外的暖和,在睡梦中他时常能够感受到有一只温暖的手轻轻的抚过他的肚皮,小心翼翼的,宛若在触碰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


待到冰雪融化的花开时节,蛇王殿下终于从亢长的睡梦中醒来,还不待他从懵逼中缓过来凝神吐冰雨,天界就来人了。


来的仙童竟不顾礼节只匆匆作了一揖,便忙道:“小仙应天帝大人之命请夜雨君速回天宫,魔界进犯不得耽误。”


黄大惊,提步就要与仙童共回天宫,忽然想起自己双手空空无冰雨在侧,便捎带上了腹中有剑的周。


●﹏●我感觉我快写完了


未完待续




蛇遇:


我从空寂中来,又从喧闹中去。



1.

他看着叔叔在自己面前,将那尖锐的獠牙刺入父皇的皮肉,蓦然瞪大了眼。


片刻后,叔叔回过头对他说:“看清楚了吗?”


“是我杀死了你的父亲。”


2.

蛇本无情。


无论是凡间的传奇话本,还是深山小妖的口口相传,都是这样说。幼年时周泽楷不以为然,为何蛇便是无情?他看山花烂漫,皓月皎洁,看仙者飘然,人类有趣,这难道就不是情吗?


可后来慢慢长大,知晓当年作为人类的母妃寿尽,父皇无动于衷时又不免觉得那些世人妖精所说的确有几分道理。


再后来又过了数百年光景,他亲眼看见,与父皇最亲厚的兄弟将獠牙毫不留情的刺入父皇皮肉,那时他便信了。


蛇确无情。


3.

可偏偏无情却又有情。


父母的连理被传作佳话,仙魔两界无人不知。叔叔夺位后待他仍旧宽厚,更是时常烂醉嘟嚷父皇的名字。


到底是无情还是有情,竟说不清道不明。


4.

待他的人形终化作少年之时,叔叔说:“你已大了,是时候下山一趟,看看尘世之中的喜怒哀惧。”


他低头不语,点了点头,不日便孤身下山入了凡尘。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