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周黄】细痒

我还没写完啊(」゜ロ゜)」你们就开始点小红心了!!!


2017第一坑,《细痒》,自闭症周x心理医生黄,请多指教啦⸂⸂⸜(രᴗര๑)⸝⸃⸃


ooc属不可抗因素。



1.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是在夏天。

成荫的绿树,喧闹的人声,扰人的蝉鸣,各处都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连瘫软在沙发上不愿意动弹的郑轩都会嘟嚷着热,唯有那个孩子的眼睛静得毫无波澜,像是一滩死水。


周泽楷被父母揽在身前,一言不发地听着他们向黄少天说明情况,其实来之前他们已经与黄少天电话沟通数次,现在也不过是将那么点事儿翻过来翻过去再说几遍。


心理医生的素质似乎都很好,无论对方怎么倒车轱辘话都不会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这次这个不仅没有不耐烦,还兴致勃勃地接着话茬与他父母唠起了家常。


直到他们结束了对话,周泽楷才抬起一直垂着的头看了眼黄少天,这个据说名校毕业,帮助许多患者痊愈或好转的医生很是年轻,看起来不比自己大几岁。周泽楷默默的在心里给黄少天编了号,跟着又抬起了不知何时垂下的头,瞄了眼悬浮在黄少天头上那个只存在于他眼中的数字——8。


这是他的第8个心理医生。


父母不远万里将他从上海带到广州,就是为了将自己托付给他。


黄少天似乎是注意到了周泽楷的视线,他侧过头对着后者笑了笑,两个尖尖的犬牙露了出来,显得人更小了。


——靠谱吗?


周泽楷想。


只是无论他是怎么想的,父母都没有时间听他慢吞吞的描诉自己的心情,他们总是很忙,这边与黄少天“交接”妥当后便要匆匆前往下一个城市谈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的生意。


其实连这一次带他来广州都是附带吧。他们辞退上一个医生已经是三个月之前的事,继而便四处打听到了黄少天,只是他们太忙了,没有空闲专门带着他跑一趟广州,这次正好过来谈生意,特意空出了两个小时进行这次交接。


母亲走之前拉着周泽楷的手絮絮叨叨地嘱咐,那边父亲频频抬起手看表催促,然而周泽楷什么也没听见,他的注意力全在广州的好天气上。


他来时上海是阴天,连成片的积云遮住了所有的阳光,人人都在欣喜终于有一个略微凉爽的天气,可他总觉得这样的天气将高楼密布的上海印得灰扑扑的,像是一个死气沉沉的钢铁要塞,压抑得他透不过气。


而广州明媚的阳光和蔚蓝的天空让整个世界都显得亮堂鲜活,也让周泽楷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他看着天际飞过的大雁愣了神,完全没注意到尾气滚滚,父母与他渐离渐远。


周泽楷回过神时,身边只剩下陪同他出来送别父母的黄少天。


黄少天一直在看着周泽楷,见他终于收回视线瞧向自己,便伸出手要带他回去,然而对方愣愣地望着他很久都没有任何动作。


终于,周泽楷抬起手搭上了黄少天的手心。



评论(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