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新脑洞

那曾经一度是黄少天最痛苦的日子,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他的模样,他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一定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武侠小说里的世家公子,风度翩翩,相貌不凡。

可是那样好的少年,最后却成了一张薄薄的黑白相片,明明模样没有变,可是他站在他的面前,却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再也触碰不到他了。

黄少天记得,一直都记得,那一天像广州的每一个夏天那样炎热,可是他听不见聒噪的蝉鸣,耳边只有咿咿呀呀的哭声,他看不见外面街道边的绿树成荫,眼里只剩下这小小灵堂里的白与黑。

他那么喜欢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躲在人群里咬着牙无声哭泣,直到哭得双眼疼痛,声音嘶哑,还是一看到那张摆放在桌子中央的黑白相片,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
黄少天猛地抬起了头,他难以置信的看着周泽楷面无表情的脸,后者抿着唇,望着他的眼神冷冰冰的,像一汪结冰的水。

/
他转过身的时候,正瞧就落入了那面新装上的镜子里,镜子的自己满脸错愕,眼睛红通通的。

周泽楷愣愣的把这个不大的客厅都仔细打量了一遍,然后有些神经质的从客厅走到了卧室,又走到了阳台,一点点的把这熟悉的一切刻入眼里。

最后他趴在了阳台上,看着霞光一点一点的铺洒,又一点一点的消失,直到最后一缕阳光也落下,万家灯火陆续燃起。黑暗之中,周泽楷把头埋进了交叠的双臂里。

怎么办,他好喜欢他。

真的好喜欢他。

/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是在夏天。

成荫的绿树,喧闹的人声,扰人的蝉鸣,各处都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样子,连瘫软在沙发上不愿意动弹的郑轩都会嘟嚷着热,唯有那个孩子的眼睛静得毫无波澜,像是一滩死水。

/
周泽楷满脸的委屈,他扯了扯黄少天外套的衣角,待对方转过身时连忙说:“医生,疼。”

“哼。”黄少天撇了撇嘴,没好气地问:“哪疼?”

周泽楷抓着黄少天的手,不顾对方的挣脱比了比自己胸口偏右的位置,他说:“疼。”

“一想到你,我这里就特别疼。”

/

黄少天给郑轩多结了三个月的薪水作为自己补贴的失业金,郑轩看了看手里的钱,又看了看黄少天,叹了口气。

剩下的半个月里,黄少天每天自然醒来就跑到诊所里发呆,没想到的是一向懒散的郑轩也跟着来了,两个人并排坐在椅子上对着满堂的寂静,像是回到了刚开业时。

租期的最后一天,黄少天起了个大早。郑轩踩着上班时间推开门时,就看见他戴着袖套,系着围裙,头顶还戴了个纸折的小帽子,勤勤恳恳地做着卫生。


郑轩没忍住,又叹了一口气,接着挽起洁白的袖子加入了黄少天的清洁小队。


先前黄少天有请保洁阿姨定期来所里做卫生,所以他俩从不碰这些,撑死了不过收拾收拾自己的桌面,如今折腾了一天才把屋子打扫干净,连天花板都没放过。


走之前黄少天站在屋子中央细细打量了一遍,终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他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只好在心里悄声说再见。


再见了,他的过去。


再见了,周泽楷。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