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少年不知愁,在大纲就说过这是小周入学作为序幕,窥见那群少年的青春。所以这是一出群像戏,我也不知道这会是第几章,给原作唯一的女队长,云秀女王(。・ω・。)ノ♡


风波

临近期末的时候,荣耀大学起了一场说大不算大,说小也不小的风波。风波的起源是平时新闻社一手筹划但是他们自己都嫌弃的校刊,那上面刊登的一般是怀春少女yy的霸道总裁爱上我或是自认文青的屌丝创作的狗屁不通的情诗。

可最近不同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一篇又一篇语序混乱逻辑硬伤不知道能不能称作文章的文章里出现了一个异类。

哦不,是两个。

它们宛若夏日的一股清流,冬日的一缕暖阳,更像是盛世里的一朵奇葩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它们就是莫敢回手和谁不低头,笔下的文章。

这两个作者的文风如他们笔名一样,硬朗果决,啥都敢说,啥都敢写。昨天痛斥学生会官僚主义,今天批判邓研会活在梦里,明天透露点冯校长的小道消息,后天扯扯学院里的一群傻逼。一时间学校里闹得风风火火,教室里食堂中操场上,人人都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地讨论莫敢回手和谁不低头昨天又爆了什么黑料,或是笑说谁谁谁像那两人笔下的那群傻逼,管它孰真孰假孰是孰非,反正他们有热闹凑就成了。

由此可见人都是八卦的,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即使正直如学长韩文清,也做不到两耳不闻八卦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有好事者在校园BBQ上开贴,断言莫敢回手与谁不低头肯定是同一个人,如果不是,他就直播吃键盘,并在贴中洋洋洒洒地从文章风格、叙事角度与描写手法作为分析写了一长溜以证自己的观点无误。此举果然夺得了广大吃瓜群众的注目,那段日子随便你在校园里拉住一个同学,谈起对此贴的看法,他们的回答必然都是千篇一律的。

无聊。真无聊。特无聊。怎么会有人无聊到那种程度呢?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有人无聊到那种程度,但是我知道楼主欠我一场吃键盘的直播。

莫敢回手与谁不低头还真不是一个人。

任谁都想不到,这两个硬朗朗的笔名下是一对娇俏可爱的姐妹花。舒可欣与舒可云是一对大一的双胞胎姐妹,一样的模样,一样的专业,一样的社团,一样的愤青。

这俩姑娘左看学生会觉得太傻冒,右看邓研会觉得太白痴,上看冯宪君觉得二百五,下看对面男生宿舍,觉得全都是群笨蛋。

舒家姐妹读的就是新闻专业,对这专业的热爱源于熊熊燃烧的八卦之魂,俩姐妹的人生格言就是“生命不息,八卦不止”,估摸着按这势头发展下去,总有天得超越卓伟。

一开学俩姐妹就手牵着手风风火火地闯进了新闻社,势必要闹出一番名堂来。好不容易熬到可以自己写稿登上校刊的时候,偏偏又没几个人看,可俩姐妹不抛弃不放弃,坚持每刊必上,从期中写到了年末。

出生牛犊不畏虎,舒家姐妹到底年轻,仗着不怕天不怕地的气势一轱辘地把别人知道的不知道的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抖落了出来。



可无论她们说的到底是确有其事还是虚言假语,这样带有反动意味的舆论怎么可能任它们肆意传播?


很快辅导员就上新闻社办公室找楚云秀喝茶了,就算全世界都不知道莫敢回手和谁不低头究竟是谁,身为社长的楚云秀也不可能不知道。

辅导员语重心长。

楚云秀一言不发。

辅导员苦口婆心。

楚云秀一言不发。

辅导员字字泣血。

楚云秀一言不发。

辅导员哭唧唧。

楚云秀笑眯眯。

辅导员说不行!这事必须有人担。

楚云秀说放心!这事一定有人担。

待辅导员走了以后,楚云秀从抽屉里拿出了舒家两姐妹今天刚交上的稿子放在桌上,她低着头看着洁白的纸张上娟秀的字迹,直到脖颈发酸才伸手把两份稿子拿了起来。

然后撕成了碎片撒向空中,那些白色的纸片像是翩然的蝴蝶,又像是纷飞的枯叶。

楚云秀笑了笑,然后疲惫的闭上了眼。



随着期末考试的到来,各个社团先后停止了一切的活动,新闻社亦按照惯例暂停了校刊的发行。考试过后便是假期,等到一两个月醉生梦死的假期结束后回到学校,再听到莫敢回手与谁不低头这两个名字大多数人都是一脸茫然,跟着吐槽这么中二的名字谁取的呀?

新年新气象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新闻社同样迎来了新气象,大三的学姐楚云秀引咎辞去了新闻社的社长职位,听闻这个消息的舒可欣与舒可云面面相窥,晚上熄了灯也都愣是没睡,在黑布隆冬的宿舍里看着对方模糊的身影一声不吭,等到日头攀上天际的时候,彻底治好了愤青的毛病。

楚云秀本人倒不是很在意这个社长的位置,反而乐得当个无事一身轻的野党,反正以后找工作的时候谁又能从简介里看出她是当了几年的社长呢?舒家姐妹一如当年刚刚踏入荣耀大学的她,年少嘛,难免轻狂。

一定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大概就是她的那封入党申请书永远的藏在了新闻社办公室的柜子里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