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表要脸占tag系列】关于《时光倒影》

看到有人给久远的《时间倒影》点了小红心,来简单交代一下后续030。前篇正文打了tag,欢迎同好们提意见和想法啦♪(๑ᴖ◡ᴖ๑)♪

太久没写我自个都把有的设定忘了……

按时间线来讲就是:第三赛季周黄初遇→第四赛季周黄初识→第六赛季周黄相恋→第十二赛季出柜门爆发,同年黄少天退役→第十三赛季轮回夺冠,周泽楷退役→同年小周退役后烦烦开始躲避周泽楷→十年后周泽楷成家→许多年后黄少天得知小周去世→黄少天去世→周泽少与黄若思回到过去,改变过去。


烦烦之所以选择躲避小周是因为他不得不放弃小周,却也不愿小周如他一样为难,可他终究不愿意背叛或者说遗忘这份感情,他的人生里始终贯彻着一个名字——周泽楷。他一直关注着周泽楷,听着那些零零碎碎的消息,为小周构想出一个幸福美满的人生,为此他不惜离开广州,那个他出生的,成长的地方。他不知道的是周泽楷也一样,也在努力打听着他的消息,不同的是他找不到一点关于他线索,只能期盼着黄少天能过的好,在任何方面,直到母亲哭着说已经十年了,如果他还爱着你,怎么可能音信全无。

他不怕别的,只怕十年的时间已足够让黄少天提起那段往事时笑说一句从前,只怕十年的时间已足够让黄少天将他的名字忘却,更怕的是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别的人,尽管口口声声要他幸福的也是自己。

于是他在母亲哭求之下与父母喜欢的女孩子结婚了。第一次见面,那个开朗的女孩子笑嘻嘻地说枪王大大,我也是荣耀玩家哦,而后又俏皮地眨了眨眼说虽然我是剑圣粉啦。

在荣耀二十年的生涯里,除了黄少天还有两位剑客玩家被誉为剑圣,周泽楷不知道她说的是谁,只知道在听到剑圣那一刻时他的脑子铺天盖地的全是黄少天。

他十六岁第一次在萧山体育馆见到黄少天,黄少天喷了他一头一脸的牛奶。

他十七岁再次见到黄少天,黄少天已成为了蓝雨的副队,大显示屏上满脸冷漠的夜雨声烦与记忆跳脱的少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十八岁终于有机会告诉黄少天自己的名字,对方却是一脸懵逼的样子,然而后来当轮回被淘汰他和队友从通道匆匆离开时,是黄少天突然从前面的拐角冒了出来朝他手里塞了一盒牛奶并笑嘻嘻地说是从前的赔礼,然后挥了挥手向着他们相反的方向回到了会场。

他十九岁,黄少天就站上了荣耀的顶峰,他当时在台下抬头看着黄少天,以为看到了一轮永不落的太阳,耀眼到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他那样不善言辞还是进了后台通道,在黄少天和队友嬉闹着路过时拉住了他的手。对方愣了一会儿,然后笑嘻嘻地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说话,热气呼到耳朵上,连同心都痒痒的。黄少天说:“小周,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是呀,怎么能不喜欢呢,我的太阳。

直到后来他以为他永不落的太阳在广州台风席来的暴雨天里冲出家门狠狠地推了他一把,往日脆生生的声音不单因为水汽氤氲而沙哑地喊:“你走啊!走啊!”那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意识到黄少天并不是太阳,可他早已爱他入骨,无论他是否温暖,于他来说都是最耀眼的那一道光。

婚礼那一天下了很大的雨,像是多年前他去黄少天家找他那次一样,只是那个人再也不会冲出来让他走了。如果这一次,他出来就好了……

黄少天退役不久,父亲就去世了,头七过后黄少天坐在那棵榕树对母亲说:“妈,我想去别的地方走走。”

在外飘荡数年,黄少天选择定居的地方是上海。

2036年的最后一天,上海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雨,黄少天站在阳台的窗前看着那场雨从清晨落到了夜晚,就像是十年前的那一天一样,他忍不住地回头看着黑漆漆的屋子,哪怕不开灯他也清楚里面的布置,那是多年之前他与周泽楷商量的模样。

几天之后他从郑轩那里听说周泽楷结婚了,他嘴里吃着凤梨酥含糊地应了声,又过几天他卖了房子离开上海,回过广州,最后余生都定居杭州。

没有多少人知道,那是他与周泽楷初次见面的地方。

那一年的杭州很美,他们也很年轻,不曾想过将来的模样。

后来的杭州依旧很美,他们不再年轻,只能想着过去的模样。















后来周泽少与黄若思回到了过去,黄若思负责跟着黄少天汇报黄少天的位置,而周泽少则自称是未来的周泽楷找到了周泽楷,当然,也被识破。^O^/


可是计划依旧顺利进行o(〃'▽'〃)o,周黄二人happy end,然而也因此周泽少与其父亲因为历史的改变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历史的齿轮转动着,2037年周黄二人收养了一个孩子,取名黄泽言,又过二十几年黄泽言娶妻然后生下女儿黄若思。多年之后周黄二人皆已离世,早该谈婚论嫁的黄若思却仍孑然一人甚至不曾恋爱,又过十年她对目前的生活感到厌倦辞去工作,朋友笑说既然如此不如来我这体验体验人生吧,黄若思应好前往北京,不想朋友所谓的人生是回顾过去,黄若思思前想后选择了回顾两位爷爷的过去,她想知道究竟什么是爱情?

因为周泽少及其父亲是回到过去研究的核心人员,失去了这两位此项研究即使多花费了十年时间,也仅仅能够回顾过去。

在周泽楷与黄少天的过去里,黄若思看见一个半透明年轻时的自己和一个同样半透明与周泽楷相似的青年总在窃窃私语,直到那天台风来袭大雨倾盆,那个青年拉着榕树下的周泽楷不顾黄少天母亲的阻拦义无反顾地冲上了楼,而那一个自己则抓着黄少天打开了房门。

当四人相遇的时候,那个青年竟渐渐的消失了。

那一瞬黄若思知道了一切,周泽少即是她丢失的爱情,在上一个被修改的历史里的时光旅行她渐渐喜欢上了周泽少,尽管这份感情无从诉说,也不能诉说。

回顾过去的时光之旅到此为止,黄若思睁开眼的时候朋友急切地询问她怎么了,怎么哭了?

黄若思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落下了什么,从她睁眼那一刻起便再记不得曾经有一个人,叫做周泽少。

滚滚红尘,命运齿距,终究有人得承受,孤独终生。



一些乱七八糟的小片段↓

1.

黄少天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是台风天,他从窗子口望出去,周泽楷就站在他窗前的那棵榕树下。

冰冷的雨水连绵不停地砸落在他身上,他的头发狼狈地贴在脸上,可是他的眼睛还是那么亮,黑亮黑亮地像是晚上的星星闪呀闪地不知疲惫。

黄少天刚打开窗户就有狂风携带着雨水扑面而来,他扬起嗓子让周泽楷回去。周泽楷听见声音抬头看着他笑,依旧是那种浅浅地弯起嘴角的笑容,带着周泽楷独有的温柔。

楼下的黄妈妈也听见了声音,拿着街角八块钱买的大扫把冒着雨就奔了出去。一面冲周泽楷挥舞着扫把一面喊作孽哦,你这样子的人干嘛就要搞到这种德行。

沾了水蔫吧成一团的毛扫把扑头盖脸地往周泽楷身上砸,周泽楷也不躲,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撒泼的妇人,抿紧唇,低垂着眉眼。

黄妈妈一下没了力气,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你这样子的人何苦就要赖上我家的毛小子!你就是天天呆在这里不走我也不会让他和你的呀,你还不如回家讨个漂亮媳妇实在。我就这么一个小子,不管怎么说都不会放他发傻的!”


2.

“周泽楷。我妈总说我幼稚,浮躁,还是个孩子。她以前老夸你,说男人就是要光做不说,我这嘴皮子利索反倒成了错。”黄少天顿了顿,把洗好的碗叠在一起,又接了盆水冲一遍,“周泽楷,我们不能一起长大了,”

他说着不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过头看着空空如也的沙发,茶几上还放着几天前的报纸,周泽楷总是很安静地坐在那里听他吐槽或是抱怨,在他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听的时候结合语境恰时地接上一句嗯、哦、啊或是知道了。

两个人在一起的记忆总是他在说,他在听。

现在一个人的情况下还是他在说,只是没了人听。

 

3.

“嘿,已经够了啦。有多少人可以像我们一样做自己喜欢的事赚着软妹币啊?荣耀女神赏口饭吃,我乐乐呵呵地吃了这么多年也该满足了。别说我真挺得瑟的,有多少个人可以站出来说荣耀打的比我好?你别笑啊周泽楷,我说得有错吗有错吗?得得得我承认你荣耀打的好成了吧。”黄少天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摔扑到周泽楷背上继续说,“周泽楷你有什么打算都没见你和我说说。天天都听我巴拉巴拉你烦不烦啊?叶修那混蛋成天嫌我烦。” 

 

“喜欢听你说话。”

 

周泽楷拉过黄少天的腿盘在腰上,黄少天喊了一声妈呀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随即就被背了起来。




最后,写完这些之后我想起来了最开始我是想写竹马梗,所以定题《我们一起长大吧》,后来亲友都说太虐了要给我寄刀片我就追加了科幻设定变成了回到过去把竹马梗划掉了,然而把今天这些写完我发现好像有个更贴切的题目《SAMSARA》,轮回。

最后的最后,喜欢请点小红心!很喜欢请点小蓝手!入坑请留言!催坑也请留言!爱我的话更要留言大声说出来!【】寄刀片的话,就算了,谢谢谢谢♪(๑ᴖ◡ᴖ๑)♪大概十一月份,酷爱见我发本宣【】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