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周黄】愿时光许你温柔

认床睡不着,来写这一年的第三个故事《愿时光许你温柔》。青年精英周x少年混混烦。

原耽里我非常喜欢炮姐的文,文风极对我胃口,萌点笑点泪点统统能被戳中。炮姐的文最初看的就是《大哥你饶了我吧》,待后来陆陆续续地看完了,许是我不喜欢互攻的缘故吧,到最后记得最深的还是这一篇,前两天突然就想起来这篇文的梗,暗搓搓的脑补了起来还挺带感。

梗来源《大哥你饶了我吧》by:炮姐(又鸡血了),侵删。


人物属于虫叔,梗属于炮姐,ooc属于我。



《愿时光许你温柔》

01.

周泽楷那天去越云中学是去逮他侄子孙翔回家的。

大约是因为前两年父母离婚这事对孙翔伤害太大了,学校放假别的住校生是欢天喜地的回家,孙翔却对回家这事避之不及,远远地瞧见他爸或他妈能一蹦跑开三里地,然后不知道跑到哪儿去窝着。

不过是十几岁的孩子成天到晚见不到人哪能让人放心得下,孙翔父母不得已只好四处找亲戚朋友帮着照看,而这些长辈里孙翔只对周泽楷有那么点青眼相看的意思,还听得进他两句话。

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周泽楷这人不爱说话,不像其他个亲戚似的把他接到家里就演苦情戏,一面哭一面叨叨他父母是如何如何作孽,又是如何如何辛苦,听在孙翔的耳朵里简直就是个自相矛盾的笑话。二则更简单粗暴,周泽楷荣耀打的好。

第一次被周泽楷提溜回家的时候孙翔心里是不乐意的,板着脸一言不发,没想到周泽楷不仅不吃他这套,还因此暗暗窃喜不用思考如何搭话。

那天晚饭过后孙翔实在是有些憋不住了,他玩性大,此前在沙发上看了俩小时天花板已经是极限,只好闷闷的开口问:“有东西可以玩吗?”

沉迷于工作的周泽楷半晌才从笔电里抬起头,他看了眼孙翔闷闷不乐的脸,然后指了指书房示意他可以去玩里面的电脑。孙翔撇着嘴在心里吐槽不知道这个在亲戚们口中的精英叔叔的电脑能有什么好玩的,然而当看到电脑桌面后他忍不住嗷了一嗓子。

桌面上除了几个常用软件外,就只有一个荣耀客户端。

然后他兴高采烈地向周泽楷邀了一场竞技场。

周泽楷答应了。

再然后他从此服了周泽楷。

可这个年纪的孩子傲娇得不行,放了假还是东躲西藏,非得周泽楷亲自出手逮回家才安分。

周泽楷那天是在离校门口不远的巷子里找到孙翔的,小孩背对着他被一个瘦猴往后拗着手臂压跪在地上的画面实在有些诡异。

不过瘦猴的声音倒挺好听,像是清晨的雾化作的第一颗露珠敲在夏日荷花艳艳的湖面,又清又亮还带着初阳的暖意。



02.

黄少天那天去越云中学是去拦路抢劫的。

他窝在巷子里潜伏了许久,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浑身名牌看着就人傻钱多的,小心翼翼地观察了四周发现没啥后患以后立马冲了上去。

初三学生孙翔发育良好,身高已过一米八,他看着眼前黄少天凶神恶煞的模样噗嗤笑出了声,就这还没他高的小身板还来打劫,搞笑的吧?没等他摆出跆拳道的架势,就结结实实地挨了对方一拳,跟着一个撩脚把他扫到了地上。

孙翔这还发蒙呢,对方已经绕到了他身后死死地困住了他的手臂将他压跪在地上。

黄少天在他身后翻了个白眼,腾出一只手就朝孙翔衣兜里掏,嘴里还叽里咕噜的说话:“小哥儿,别挣扎了,放心哈,你只要乖乖地让我把钱拿走我绝对不打你了。你说你也挺逗,这真枪实战地打架呢还有功夫先凹个姿势,就你这样的打得过谁啊?”

黄少天掏了半天衣兜就掏出个皱了吧唧的纸团,那是隔壁班小女生给孙翔写的情书,黄少天瞧也没瞧很厚道地塞了回去,随即就去摸裤兜。他还没碰着孙翔的裤子边呢,便有一只手从他的手边擦过然后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腕。

那一刻黄少天脑子发懵地想这手真好看,修长白皙,骨骼分明。等他回过神已经被手的主人拉着送开了孙翔,这才意识到是被抓了个正着,连对方的脸也没看拔腿就要跑。

周泽楷看透了黄少天的念头手上使劲不单没让人逃走,还拽得更近了些。这时不知道从哪蹿出了一堆毛孩子唰地围住他们吵吵嚷嚷地说:“叔叔,这人老欺负我们,你把他送去派出所吧。”

黄少天心里有苦,但他不说。越云这块地是他用两包烟从上一个小混混手上换来的,万万没想到能在第一次出手就出师未捷身先死,只能默默在心里吐槽这群小破孩脸盲。

那边孙翔被吵得烦了,黑着脸打开车门蹿了进去。周泽楷皱着眉头也觉得烦,他低头看了眼黄少天,暖橙色的夕阳照着少年的侧脸,像是有金边勾勒出他面部并不硬朗甚至有些稚嫩的轮廓,少年埋着头,整张脸写满了惶惶不安。

这只是一个大不了孙翔几岁的孩子。周泽楷心里觉得有些好笑,谁又会和个孩子计较呢?他并没有想把黄少天送往派出所的想法,却还是鬼使神差的把少年塞进了后座上,然后绝尘而去。

日后周泽楷才知道,在那过去的近二十年曾有许许多多的人与这个纤细单薄的孩子计较,甚至有意为难。

孙翔没好气地瞪了瞪被塞进来的黄少天,问周泽楷:“送派出所吗?”

黄少天一下子紧张起来,背绷得笔直,他死死地盯着前面的周泽楷,透过后视镜看见对方漆黑的眼睛。

也看到了周泽楷轻轻的摇了摇头。

跟着怕别人没看见补了一句:“不。”

孙翔小小地切了一声就没在说什么,他也不问周泽楷要把黄少天带哪去,自顾自地地窝在椅背上玩手机。

黄少天心里害怕,他不能进派出所,不能有事,无论如何都不能。虽然对方说了不,可谁又知道他在想什么呢?黄少天是个爱说话的人,满嘴跑火车那都不是个事儿,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恐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踌躇了许久才怯怯地开口:“大哥,你放我下车吧。”

周泽楷没说话,孙翔嗤笑了一声,黄少天没有放弃,他的眼睛依旧盯着后视镜,然后他看到周泽楷摇了摇头。

那一瞬间,手脚冰凉。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