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紧跟着两个赛季之后,黄少天也退役了。

十二赛季,轮回蓝雨再次在决赛上狭路相逢,然而这一次的结果却是四年前的倒转。

当他们结束采访从后台通道黯然离开时,周泽楷鬼使神差地停止了脚步转过身望向舞台中间。在那里胜利的对手被记者团团围住,黄少天被队友簇拥着处于最中央的位置,台底下还有没散去的粉丝,他们或泪流满面或撕心裂肺地高声呼喊着“蓝雨”,“黄少天”,“剑圣”,“夜雨声烦”,“剑与诅咒”等字样,那些声音混淆在一起,吵闹杂乱并不好听,可对胜利者来说却是最美妙的赞歌。

因为距离太远,周泽楷看不清黄少天的神情,可他就是觉得黄少天一定是在笑,一定是在咧着嘴笑,尖尖的虎牙会抵在他柔软的唇瓣,生动地像一道劈开黑暗的光感染着身边所有的人。思及此周泽楷也忍不住弯起嘴角,只是那个小小的幅度刚刚出现便被心头涌上的酸涩抹平。

蓝雨夺冠了,从轮回手上。

黄少天夺冠了,从他的手上。

周泽楷猛然想起四年前利用赛制将夜雨声烦杀死在上场前的第八赛季,那个时候站在昏暗的通道里黄少天会想些什么?或者是什么也不想?

可无论如何,四年前的他一定比此时此刻的自己有更多的不甘……

周泽楷忍不住难过起来,他最后看了一眼被围在人群中央的黄少天,然后转过身跨步追上走远的队友,将鼎沸人声抛之脑后。

赛场里,黄少天收起了笑容,他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台下激动的粉丝,然后说:“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就退役啦。”

十二赛季,蓝雨夺冠。黄少天可谓功成身退。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