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叶黄/周黄】三人两段

>么么哒少天生日快乐第三年啦!

>雷雷雷雷雷,下了一场雷阵雨,流氓abo。人物属于虫叔,ooc属于我。

加个bgm:三人两段

一.

黄少天在和叶修婚后的第五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他掰了,其动作的干净利落宛若当年赛场上切瓜砍菜的夜雨声烦。

这一年同时也是叶修退役的第五年,叶修31岁,黄少天28岁。

这个消息像是深水鱼雷炸弹在两人共同的朋友圈中炸开,惊起重重骇浪。当年的队友、对手,如今的旧友们纷纷表示不解与惋惜,黄少天更是频频收到喻文州、郑轩一行人的慰问。

——少天? from:队长

——黄少,怎么搞到离婚了?有事好好说呀!你别不回复,压力山大啊…… from:郑轩

——黄少!!!是叶神对你不好吗? from:小卢

……

面对这些昔日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好友们的关怀,黄少天的回复简单粗暴又统一:别担心,我没事。离婚是我要求的,跟叶修没什么关系。有空大家再聚一聚喝几杯,好久不见了。

当然,以黄少天的好人缘收到的慰问自然不单单来自于蓝雨队友,其中不乏楚云秀肖时钦等黄金一代和亲切关怀后辈的魏琛等人。同在北京的王杰希更是一个电话call过来邀他去喝茶,黄少天纠结了半天还是咬咬牙去了。他是真不想多说这事,却也不好推辞对方的好意。

幸而王杰希这人门清,耗尽一个下午真只是喝喝茶聊聊琐事,只在分别前才提了一句:“为了什么?”

黄少天当时正抢着买单,咦了一声半晌才反应过来,手里抓着叠钞票一抬头瞅见对方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那番固定敷衍的说辞竟一个字都吞吐不出来,缄默许久才含糊地说:“他家要孩子。”

叶家不是普通人家,本家分家条条蔓蔓的本就繁琐,更何况叶修是本家长子,导致婚后人人都成天盯着黄少天的肚皮看,他哪天一不小心吃撑了都能让长辈们开心半天。黄少天真是应了郑轩那句口头禅——压力山大,家庭聚会能避则避,能躲则躲,逃不了的恨不得在角落里缩成朵香菇掩人耳目。

可惜别人在期待,黄少天的肚子也没半点起色。时间久了,分家同辈的亲戚没少冷嘲热讽,黄少天起初还会呛回去,后来真的是累觉不爱。

转眼间,晚叶修结婚两年的叶秋的孩子都开始牙牙学语了。黄少天表面笑嘻嘻的逗孩子玩装作不在意,心里却嘀咕着真的不能再耽误叶修了。

毕竟他们的结合本就不是因为爱情。

第一届世界荣耀赛中国队夺冠,大伙高兴,全喝挂了。黄少天迷迷糊糊地半挂在沙发上,突然感到一股邪火蹿到下腹,越烧越烈。

当时他混沌的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完了。

赛事临近结束时黄少天迎来了他的发情期,这些天纯靠大量的抑制剂强压下去。夺冠的喜悦让他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这会儿箭在弦上才猛地想起来。

浓郁甜腻的信息素气味宛若绽开的烟花在禁闭的空间里胡乱瞎蹿,队伍里的Alpha似乎都受到了影响睡得并不安稳,离黄少天直线距离最近的孙翔甚至嘀咕着翻了个身。

黄少天被他的动作吓出了一身汗,脊背上的汗珠滴滴答答地滑落在单薄的T恤上,浸出斑斑点点的水迹。

——不能呆在这里。

被情欲与酒精共同侵蚀的皮肤越发滚烫,他勉力撑着沙发的扶手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跌跌撞撞地越过地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人,却不想突然被抓住脚腕。

软绵无力的双腿无法维持平衡,黄少天就这样被那只修长白皙的手给拽倒,砰地一声砸在手主人的胸膛上。

黄少天听见叶修闷哼了一声,连忙手忙脚乱地要起身,却被扣住了后脑勺,随后连唇都被堵上。他没有闭眼,因此看见了叶修眼睛里熊熊燃烧的烈火。

与此同时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嗅到了Alpha强势的信息素气味,连同那簇火光将黄少天身上的邪火引得更旺,烧得四肢百骸瞬间化作了一滩水。

“少天。”叶修长年被尼古丁浸染因为情欲越发低沉,“可以吗?”

两目相对,久久沉默。

“可以吗?”叶修看黄少天像是没听懂的样子重复道。

这次终于得到了回复,黄少天点了点头,立刻被叶修揽着腰带出包厢往楼上的房间去。

当大A遇到小O。

当干柴遇到烈火。

当易感期遇到发情期。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发生的顺理成章。

门关上的同时,还未完成清醒的周泽楷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他的眼睛还紧闭着,下一刻又晕睡了过去。

ˇ

黄少天吃过晚饭后又收到了一条短信,与先前不同的是这条短信既不是来自他的蓝雨好队友,也不是来自不久前分别的王杰希。

——? form:陌生号码

黄少天顺着这唯一的问号猜到个人,轮回的前任队长,被粉丝美誉为除了加血无所不能的枪王大大周泽楷。不过转念想想又不可能是他,他们的关系不过泛泛之交,没好到关心这种私人问题的程度,也就没去理会这条莫名其妙的短信。

看了眼时间都快八点了,黄少天勾上车钥匙离开酒店前往叶家,他还有些东西没收拾妥当,这回一并带走。

黄少天万万没想到的是到叶家时是叶夫人亲自给他开门。

这位保养得当的妇人在见到他的一瞬便红了眼眶,毫不顾忌地握住黄少天冒着寒气的双手把他往屋子里带,“手怎么这么冰?天气越来越冷了,你得多穿些,可得好好照顾自己。”

黄少天笑着应诺,陪着夫人聊了会儿天才上楼去房间收拾东西。这些年夫人待他如亲生儿女,他何尝不是把夫人当成母亲。

房间里的一切都是黄少天所熟悉的,他用了四年多的时间将这间屋子改头换面,以至于现在几乎都无法想起他最初住进这里时是什么模样。黄少天深吸口气,利落地将零零碎碎的东西一件件收入带来的行李箱中,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时还是不免有几分感伤。

这个抽屉里只有一样东西——冠军戒指。他的,叶修的,他和叶修的。

红色的锦盒格外喜庆,黄少天还记得这是婚礼那天自家老妈送的。里面的并排的戒指更是铭刻着他与叶修当年各自的青春、努力、奋斗和荣耀。

他十四岁入蓝雨训练营开始认识叶修,从未想过他们会在一起,更未想过他们会在一起之后再分开。

至于那些日复一日扎进荣耀的日子,想起来简直像是做梦一样。即使退役后他还会在闲暇时登上那个练起来的小号流木,可是到底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的。

他把十几年的岁月投入荣耀,换来两枚冠军戒指和一枚世界冠军戒指,也算值了吧?

“岁月匆匆啊。”黄少天把属于他的三枚戒指取出来塞进口袋,一回头吓着了,“卧槽,老叶你这人怎么走路没声的。”

叶修靠在门上抽烟,听到这话笑了,“是你自己太投入了,想什么呢?”

“得了吧!来帮我收东西。”这些年下来黄少天自知辩不过他,现在更无心和他辩,招呼人帮忙却不客气。等说出口了才惊觉唐突,自己凭啥那么顺其自然地让他帮忙呀?可是现在说抱歉,更尴尬!

“我可忙着呢。”

叶修边说边走到书桌前坐下,黄少天嘴里嘀咕着没良心啊自顾自地收东西。等收拾妥当了再看看叶修哪里就忙了,正盯着他瞧呢。

“说好的忙着呢?”黄少天这下是真有些不高兴了,就算不想帮忙也装装忙的样子敷衍下他都好。

却不想叶修理直气壮地说:“忙着再看看你呀。”

……尴尬症都要犯了。

黄少天连手该怎么摆都不知道了,还是叶修转移了话题,“什么时候的飞机?”

“明天。你问这个干嘛啊?”

“上午下午?”

“下午。你问这个干嘛啊?”

“几点?少天呀,几天不见你怎么说话这么磨叽了,说好的能言善辩黄少天,沉默寡言周泽楷呢。我怎么不知道你和小周有联系。”

“两点四十啦两点四十!烦死了!你问这个干嘛啊?别说你要来送我,你工作忙,没必要。再说我又不是小孩子……”

他都已经28岁了……


①还是祝少天生日快乐!黄少天生日快乐!!!

②这是个旧坑,但是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夭折了,只是时隔这么久我仍旧挂念……如果有当初看到过现在看到仍感到不悦的姑娘,我很抱歉。叶黄是我的初心,我能够起誓我绝对无意黑文中出现的任何一个角色,任何一段感情。

③再次抱歉,七夕生日两连发的日子发不是甜甜哒好吃哒的东西【】

评论(7)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