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无耻占tag系列】叶黄周黄/未成形脑洞

黄少天登基那年只有四岁,年幼小儿万事不知,朝野上下不知多少人虎视眈眈地想要取而代之,未有动作不过是畏惧于摄政王叶修。

叶修虽不过先帝表亲,可先帝向来命众皇子称这位王爷一句皇叔,其地位可见一斑。

先帝驾崩,皇后哭泡了眼睛请叶修帮助幼子稳固帝位,叶修两番推辞,皇后无招,唯有一字一泣道出先帝遗嘱。

叶修念及先帝与他的兄弟之情,君臣之礼,终究还是应下了这桩麻烦事。

叶家历来皆为文官,唯这一脉长子叶修乃武将出身,十四岁出征,历经沙场多年平西征北立下赫赫战功从无败绩,被世人尊为斗神。

手中兵权之重,令人生畏。

有这样的一个存在,身为帝王又该如何安心享受太平盛世?

随着黄少天的成长,这个在儿时的他眼里无所不能的保护自己的皇叔是否会变成权侵朝野的逆臣贼子?

黄少天登基第十年,太后染病,久治不愈。

躺在床榻上的太后紧紧抓住黄少天的手叮嘱他小心叶修。

这之后不过三五日的光景,太后便去了。

举国奔丧。

黄少天望着眼前仿佛没有尽头的白,心下也正如此景。

与此同时叶修在外出兵再胜,班师回朝。不过二月,他国为显臣服之意将皇子周泽楷作质子送往国都。

同年八月,周黄二人结识,为日后的结盟奠定基础。

叶修万万也想不到这次胜战将给自己带来最大的敌人,他的君主——黄少天。

多年之后,当黄少天回忆起第一次夺权计划失败后的场景不知是笑是哭。

——大殿之上,叶修看着眼前日渐拔高的少年不由笑了,他看着当初的猫儿一点点长成虎,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他的第一个猎物。

叶修说:“你真以为我在乎这权势?”

这一句本不过表明心意的话,却被当作挑衅激怒了黄少天,他瞪圆了眼冷笑一声。

或许该笑也该哭。

笑自己年少气盛。

哭自己不知好歹。

他终究……

是负了那个人啊。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