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自爽文】九王爷

>自爽大纲文,ooc属不可抗因素_(:з」∠)_

01.
九王爷邑卿薨了。

太后听到消息时险些厥了过去。

黄少天听到消息时扑通一声跳进了轮回井附身到九王爷身上。

大约半个月前因为地府的失误,21世纪的在读大学生黄少天扑通一声坠入水井里一命呜呼,等阎王老儿发现不对的时候黄少天的身体早成了一抔灰,倒出骨灰盒用不着一分钟就散得一干二净。

阎王老爷愁啊,两手揣在袖子里直叹气。黄少天也愁啊,两眼瞪着阎王爷直叹气。

阎王说:“唉……兄弟啊,你那身体怎么着也是回不去的了。诶,你别挽袖子啊!别急别急!听我说完。人在世上走一遭不过几十年,躯体不过是个容器,换一个又如何?你看这个楚邑卿,他可是魏王朝的小王爷,太后之子,皇上胞弟,真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你再瞧这长相,嘿!可不就是和你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吗?你且安心在地府住下,这小王爷不出一月便来报道,到时候你悄悄地蹿进他肉体里,谁又知道你是黄老弟而不是楚邑卿呢?”

于是黄少天就在奈何桥上等了半拉月,终于等到那九王爷一壶鸠酒毙了命,还没等他搞清楚状况就被黑白无常撩进了轮回井。那阎王爷站在井口假惺惺地抹着泪喊:“黄老弟你就放心去吧!别挂念我!”

黄少天翻个白眼的功夫,他的魂已然到了睿王府上。灵堂里都是人,乌泱泱地跪了一地,哭声肝肠寸断,细瞧过去黄少天的心顿时寒了大半,这睿王爷得多招人恨啊,连个真正为他掉眼泪的人都没有。

“太后驾到——”尖细的嗓子远远的喊到。

一个衣着华丽的美妇人在众人簇拥中走进了灵堂,也不忌讳地一把抓住小王爷冰凉的手埋着头哭。

其他的人见了也鬼哭狼嚎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劝:“太后使不得啊!睿王爷刚去,阴气重。请太后节哀!”

太后不理会那些劝告,哭了半晌才问:“皇上可来过?”

“回太后,未曾来过。”内侍太监回话。

太后听了又埋下头哭。

黄少天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轻飘飘地附到了睿王身上,跟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眼前一片黑漆漆地啥也没有,意识渐渐模糊,连哭嚎声都听不见了。

——阎王又唬我。

醒来也不知过了多久,费劲地撩开眼皮看到的是一片澄黄,还随着呼吸上下伏动,伸手一捞才发现是块黄绸。

黄少天伸手扒拉着棺材边缓缓坐了起来,许是这小王爷的身体躺太久了,他还是感到天旋地转。

和黄少天睡过去之前一样,棺材前跪了一地的人,鬼哭狼嚎地假哭着,那个真正掉眼泪的太后已不知哪去了。

黄少天在棺材里坐着看他们哭,竟没一个人抬头发现小王爷又活过来的。黄少天这人吧,娃是个好娃,就是爱说话受不得静,所以他就咳了两声。

“……”

满堂寂静。

有胆大的偷眼抬头瞅了眼瞬间吓得魂飞魄散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嚎:“了不得啦!睿王爷诈尸啦!”

不消片刻,乌泱泱的人头只剩下几个腿软瘫在地上的,个个睁大眼见鬼似的瞧他。

黄少天一一和他们对视,安慰道:“莫方,我活过来了。”

跟着顿了顿,才又说:“谁能给我倒杯水?”

嗓子都快冒烟了。

02.
花洛来的时候黄少天正坐在廊上嗑瓜子。

他每每看到花洛都忍不住琢磨这小王爷是怎么想的,愣是给贴身的人起了这么个丧气的名字。

花洛,落花。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可不就是应承上了!

那日诈尸后,黄少天装傻充愣了两日总算是明白了。这九王爷封号睿,排行十四,是先帝最小的儿子。生前最是个放浪的主,只要他瞧着高兴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不知多少人在背后戳着他的脊梁骨咒他早些死了干净。朝堂上不时有忠臣谏言夺了这个做啥啥不会,吃啥啥不剩的废物王爷的爵位或是打发到爪哇国去省得他兴风作浪,偏生他又是皇上打一个娘胎出来的胞弟,纵是皇上不顾情面,也奈不住太后求情。

睿小王爷生性风流,身旁莺莺燕燕不计其数,个个都是柔情似水的娇娘,却不知这次是着了什么道,非要娶那周家的小公子,闹得满城风雨,街巷所谈皆是此事。

可了不得!周公子之父位列丞相,且那周家世代忠良,打开国起便死心塌心辅佐圣上治国安民平天下,又恐有功高盖主之嫌惹人非议,家训明言子不承父业。就是说如果老子当了官,儿子便永生不入朝廷。

先帝曾云:“魏囯之天下,三分姓楚,三分姓周,剩下的四分则归天下百姓。”

瞧瞧!瞧瞧!这小王爷瞧上谁不好,偏偏就瞧上这么个惹不得的人物!先不说周丞相瞧不起这草包睿王,他膝下只有一子,名泽楷,自幼聪颖,若非先祖规定,如今在朝堂上绝对是无双的人物,堂堂男儿怎可能嫁作他人!

周丞相得知睿王的意思后气得吹胡子瞪眼,当即入宫向圣上表明:“周家宁可一死,也绝不玷污先祖之名。”

话已至此,圣上自然该应下,谁知赶巧了,睿小王爷也入了宫,与周丞相求的还是同一件事,“皇兄打扰了,想来皇兄已有耳闻,不知可否承臣弟心意?”

乖乖,这算个什么事啊?

皇上左右为难。周丞相瞪着睿王爷,睿王爷笑着给丞相做了一揖:“未曾到府上拜见,还请岳父大人见谅。”

一时气急攻心,周丞相厥了过去。这事的答案也就耽搁下了。

周丞相回府之后怎么也安不下心,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他周家世代都为圣上尽心竭力,纵是皇上不顾情面应承了睿王,他也断是不能带着夫人儿子抹了脖子,为皇上留下骂名,那样实属不忠。思前想后只好连忙打发了人收拾收拾趁夜带少爷到灵台山上去躲着睿王,等小王爷新鲜劲过了再回来或是回南方老家去。

谁曾想周公子一行人刚出门两个时辰,天降大雨电闪雷鸣,马车在山路上撵不过碎石翻了车,周公子直直滚下坡去。幸而老天眷顾,小伤不少,大伤没有。

隔日坊间便传周公子气不过睿王爷,半夜跳崖寻死,丞相府好不容易寻了回来,却是生死未卜。

小王爷听了浑浑噩噩,忙打发人去丞相府探听,回来的人说:“王爷!了不得了!丞相府都给周公子备下棺木了!”

当夜小王爷就饮了鸠酒,一命呜呼。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人人都道没想到风流成性的小王爷动了真情成了个世间少有的痴情种。

最后这句话是花洛告诉黄少天的,黄少天听了也颇为唏嘘地应了两句,爱情呀,多么虚无缥缈的的东西,却令多少人心驰神往。他虽然是个单身狗,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

花洛见他满脸遗憾却是笑了,柔声道:“王爷,花洛这还有个好消息没说呢。”见黄少天抬眼望她才继续说道,“这事虽闹翻了天,却终于得了个好结果,太后昨日宣了周丞相入宫长谈,周丞相可算是应了。”

黄少天直愣愣地望着花洛,猛地呛住咳嗽不止。

觉豆麻袋!他不是基佬啊!

评论(1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