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all黄断章】郑黄/假如我们相遇

传送戳tag:all黄断章,不接受谈人生。

本章防雷

负能量。含剧透。

一直一直没有细化过的郑黄部分,黑到没朋友【不是】,慎。

这是一个关于真(扯)爱(淡)的故事。

全文防雷预警

>涉及:叶→←黄,周→黄←乐。其他右黄不定期上线,注意是叶→←黄,不是叶↹黄!

>这其实就是一个杰克苏!!!确定要看吗?

>又黑化又贵乱,雷到没朋友!确定要看吗?

>雷雷雷雷雷×N,确定要看吗?

>这个烦烦不阳光开朗,确定要看吗?

>这个乐乐不欢脱,确定要看吗?

>这个小周不是百事小能手,确定要看吗?

>这个老叶不大苏甚至有点渣,确定要看吗?

>看了不接受打脸,确定要看吗?

>逗比文风,小学生笔力,ooc属于不可抗因素,确定要看吗?

>节操,三观,下限什么的我都抛弃了,确定要看吗?

>别怪我没提醒,最后说一次确定要看吗?

>如果以上答案都是是(❌),那么就往下吧。






【郑黄】假如我们相遇
片段一

郑轩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往后一躺整个人瘫在沙发上,仰着头瞅着天花板一言不发,半晌才冷地笑了一声,语调依旧是那样慢吞吞的说:“黄少啊,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这世间上比你要无可奈何的人可不在少数。”

黄少天瞧他一眼,不言语,因为伤痛而消瘦的脸颊苍白得像一张单薄的白纸,冷冷清清,不带色彩。郑轩见状也不再说话,百无聊赖地盯着客厅中央那盏格格不入的水晶灯在心里数数。

数到十的时候他想黄少天马上该发声了,数到三十的时候他想黄少天这会儿也该发声了,数到五十的时候他想黄少天这下子总该发声了,数到八十的时候他想他就不信黄少天不发声,等数到一百的时候他就明白他自打脸了,黄少天这是认准了不吭声坑他呢。

郑轩蹬了拖鞋盘腿坐在沙发上,顺手捞过一个抱枕搂着,又是一阵沉默。倒不是他打定主意不说,既然透露了出来就没有打算隐瞒的意思,只是该从何说起却是没有头绪。想了有十来分钟,打破的沉默的第一句话是问黄少天:“你猜,我为什么给魏老大做事?”

黄少天怔了怔,一头雾水地想随口说几个可能性,还没等他开口郑轩就自己接话道:“人人都知道我的德行,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可这么多年来,我为魏老大什么事都做过,只要能挣钱。”

“只要能挣钱。”郑轩看向黄少天,他的手腕上还颤着一圈又一圈的厚纱布,白皙的手背因为注射一片显眼的淤青,他看着黄少天蹙起的眉头继续说:“黄少,你瞧不上强子他们,可我和他们是一路货啊。我十几岁就跟着魏老大,这双拳头不知道打折过多少根肋骨,这双脚不知道踏过多少次血泊。好难想象吗?一点也不……如果可以,谁不愿意选择清清白白地出世,清清白白地活着,我们可没那么贱。”

“偏偏我们生来就是脏的。”

“是不被报以期待与祝福的出现。”

“连怀胎十月的母亲都能毫不犹豫地为了蝇头小利把自己卖出去。”

“我拿着刀在街头巷尾砍过人,也拿着吉他在闪光灯下弹唱过。”

“他们看我的眼神,或绝望,或好奇,或憎恨,或兴奋,可更多的是麻木。对这个世界的麻木,或对自己的麻木。”

“我顶着瓢泼的大雨狼狈不堪地逃命过,也在舞台上享受过歇斯底里的欢呼。”

“他们喊我的声音,有恨之入骨的,也有一味迷恋的。可他们根本不会记住我,那一章掀过后,我仍是一个孤鬼。”

“让我想想…大概是我十四岁那年,我妈死了,嗑毒嗑多了,死在了那张冰凉硬挺的木板床上。那天早晨我熬好了粥盛在桌上,收拾好前一天晚上她喝得烂醉吐得那片狼藉后去敲她的房门。一声,两声,没有回应,其实也没什么,她经常喝得烂醉睡死过去,可我突然就慌了。”

“我使劲拍打她的门房,喊她妈妈。里头没有半点声响,连一声咒骂也没有。我对着门房又踢又踹,它仍是紧紧闭着,所以我到外头搬了梯子,抡着板凳砸碎了她房间的窗户。我从破碎的裂口钻进去,后来才发现胳膊腿都被割伤了不少。”

“屁点大的屋子,黑漆漆的,满地都是药,什么颜色的都有。她趴在床上,手臂垂在床边,床脚有针头,还有堆碎纸片,那是我昨天放学回家放在她屋子里等她签字的试卷。”

“97分。那个数字在我眼里变成了一片红,尖锐的让我想要尖叫。”

“我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冷得令人发颤。我拉过被子给她盖好,用衣服兜起那堆碎纸打开房门,踏出她房间的那一步我忍不住哭了出来。我已经好久好久没在她面前哭过了。”

“然后我去找了魏老大。我想活下去。两个月后,魏老大去找了你。”

“黄少你知道吗?在你跌下黑暗的时候,我在比你更加黑暗的地方。所以我会把你推出去,所以你要活下去。”

片段二

黄少天把从魏琛那里拿到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取出纸袋,是张剪辑的旧cd,连专门的cd盒也没有,只是随意装在个袋子里。

那天下午黄少天都在看那张cd,反反复复地看了一遍又一遍,电视屏幕上那个十几岁的大男孩在不同场景穿着不同的衣服抱着吉他,用同样的温柔唱着不同的情歌。

慵懒的气质掳获无数少女。

那年他十七岁,被誉为颓废的唱片市场的新希望。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半年后的他便在荧幕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从此乐界少了一颗璀璨的新星,黄少天的身边多了一位金牌经纪人。

黄少天想起很久以前的那个黄昏,郑轩窝在窗边的墙角,弹着公司为黄少天新购的吉他轻轻地哼唱黄少天要学的电视剧主题曲。黄少天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跟着学,更多的心思是在考虑晚上吃些什么好。新剧导演委婉地向他表示他还需再清瘦些才符合人物形象,这意味着他必须放弃许多美食。

郑轩显然看出黄少天的心不在焉无奈地叹了口气,手指拨动悄然换了旋律。等黄少天发现郑轩唱的不再是那首恶俗的口水歌时反倒静下心来,他静静地看着郑轩,听着郑轩的声音。

暖橙色的夕阳透过干净明亮的玻璃窗户照印在郑轩的脸上,勾勒出他侧脸的线条,干净又明朗。

那是他第一次听郑轩唱他自己的歌,遗憾的是,那也是唯一的一次。

黄少天个半音痴最终也没学会弹吉他,那把崭新的吉他便成了客厅里的摆设,不再过问。郑轩每每来时都会细心地拭去它上面的尘埃,却也再未弹奏。

那把吉他最后被郑轩转赠给了黄少天身边的小助理蓝河,那个大男孩喜获偶像的吉他高兴坏了,大大的笑容宛若夏日的艳阳。黄少天见了在心里默默地吐槽那把吉他比较像是郑轩的东西。

郑轩见大男孩兴奋的样子也笑了,黄少天继续在心里吐槽郑轩笑得宛若一个慈父。黄少天其实并不在意那把吉他的归属,却还是借此讹了郑轩一次。

他们在一起太久太久了。从郑轩来到黄少天身边起,无论忙忙碌碌还是偶有闲暇,两人几乎每天都是在同一屋檐下,食则同案,寝则同眠。太过习以为常。

他是他的王牌经纪人,他是他唯一的艺人。

郑轩是了解黄少天的,而黄少天却在犯傻后才了解到郑轩。

后来呀,他们说郑轩死了。

再后来呀,黄少天知道郑轩死了。

从此只得朝花夕拾,再无朝朝暮暮。

电视里的大男孩唱着曾经给他唱过的那首歌,灯光打在他的脸颊上,勾勒出他侧脸的线条,干净又明朗。

黄少天像从前那样静静地看着他,听他的声音。

泪流满面。

片段三

假如我们相遇,是在菁菁校园。

你我同窗,该有多好。

假如我们相遇,是在闹市繁街。

你我偶识,该有多好。

假如我们相遇,是在街头巷尾。

你我擦肩,该有多好。

假如我们相遇,只是相遇。

从此各为陌路人,该有多好。

假如我们相遇……

ps:
后来呀,他们说郑轩死了。【这里是烦烦闻得郑轩大大死讯。】

再后来呀,黄少天知道郑轩死了。【这里是烦烦面对了郑轩大大的死亡。】

黄少天是郑轩另一个更为幸运的自己。同样是单亲家庭,在同样的年纪失去了母亲,不同的是郑轩想要生存下去比黄少天更为不易。他在母亲死后主动去找了老魏,成为他的打手,在黄少天无所事事的那几年里他终日在黑暗中游走,为了生存而杀戮。至于为什么会想到去找老魏,是因为郑轩妈妈是那个啥【】,郑轩妈妈归老魏手下管。

黄少天也是郑轩另一个更为可悲的自己。因为黄少天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而郑轩有他的音乐梦,尽管不得不放弃,可也曾为其努力。不再弹奏那把吉他是因为郑轩清楚,他再也触及不到他的音乐梦了。所以他甚至将其送给了蓝河,连同那之后照顾黄少天的责任。

“在你跌下黑暗的时候,我在比你更加黑暗的地方。所以我会把你推出去,所以你要活下去。”

这是郑轩对黄少天承诺,而最后也确实实现了承诺。

开头一段时间线在烦烦割腕之后,第二段在全文结尾之前。郑轩大大死亡的原因大概是老魏想洗白退出黑道失败了,郑轩大大离开烦烦身边去帮老魏被人砍死了【啊喂】,然后老魏被人设计哐当入狱啦,蓝雨破产啦,烦烦退出娱乐圈啦,在小周家势力的保护下从此做一个简简单单的普通人。

郑轩大大用生命为代价,将烦烦推出了黑暗。

从此黄少天不再游离黑白之间,不过是与最了解自己的那个人黑白永隔。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