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好难写_(:з」∠)_一点也写不出恐怖的气氛啧

皓月当空。

一袭红衣的女子在月下紧紧依偎在爱郎身旁。妆容精致,楚楚动人。

涂染了凤仙花汁的纤纤玉指不时抚过爱郎的面颊,软声细语地喃喃着相思之苦,“黄少可知这几日笑梅好生挂念着你,若非你府上阳气太重,笑梅必日日相伴寸步不离。”

刺骨的寒气宛若透过李笑梅的指尖一点一滴地渗入黄少天的骨髓中,惹得黄少天不由打了个寒颤。

黄少天低垂下眼看伏在他身前的女子,正瞧与她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她的深情与哀怨写进了眼里,一双水眸似泣非泣,发现自己瞧她时又免不得多了份欣喜,又一次抚过他的面颊。黄少天猛地感到刺痛,大抵是她尖锐的指甲划过了他的皮肤。

一滴小小的血珠从伤口渗出,李笑梅慌张地伸出手想要抹去,不料失手又划出一道伤痕。

李笑梅望着那点猩红愣了愣,复又痴痴地笑了起来,她踮起脚尖双手环住黄少天的脖颈,轻轻用舌尖舔去他脸上渗出的鲜血。

柔软,冰冷,略带粗砺。

就像是一条滑腻的蛇在脸颊上蠕动,舔舐与吸允温热的鲜血。

黄少天渐渐感到了窒息,李笑梅的双手越束越紧,身体已经完全贴在了黄少天身上,贪婪地从细小的伤口不断吸吮鲜血,直到黄少天闷哼了一声她才恍然惊醒般猛地后撤几步,双目含泪喃喃道:“黄少……快走。”

“李小姐?”黄少天闻言微愣,后才惊觉他已可以行动自如。

“快走。”

李笑梅一挥长袖,黄少天便已在百米之外。他回头张望,寂夜之中唯能瞧见两点骇人的红光时隐时现,只得苦笑。

并非他不想走,若是可以选择他恨不得早早逃离。可是能往哪逃呢?尽管他对此地形熟悉万分,可谁又能说这就是他所熟悉的庭院屋舍?

黄少天东走西窜又走出百米远,忽地阴云遮月,伸手不见五指。

万籁俱寂。

莫说人声,连虫鸣皆不可闻。唯有一个如重物拖拽的声音不知从何响起。

“沙沙……”

“沙沙……”

黄少天脸色一凛,摸索着退至墙角。

魍魉之地,鬼魅不散。

今日只怕,凶多吉少。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