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某篇没写完的文的番外,肯定没人能猜到_(:з」∠)_。

我真的爱极了贵乱……感觉大概有点儿病……

每一颗鹅卵石都被雨水打磨得澄亮,圆润的雨珠从舒展的叶片滚落,啪地砸在卵石上溅成花的模样。

张佳乐蹲在黄少天身边指了指自己的背示意后者上来,黄少天犹豫了会儿还是驾轻就熟地爬上熟悉的后背,双手成环圈住他的脖子,努力伸长脖子凑到张佳乐耳边嘀嘀咕咕地说话。张佳乐两手勾住卡在腰间的腿平稳地站起身走下阶梯,双脚都踏进了漫起的水里。

他走的不快,连着黄少天的语速也慢,平日里清亮的嗓音也添进了水汽,语调悠长,像是在回味风花雪月的旧年时光。实际上也确实是在回忆旧时光,却和风花雪月没半点关系。

他六岁那年看张家院子树上红彤彤灯笼似的的枣嘴馋嚷着要吃,张佳乐二话没说就攀着树枝往上爬,胳膊腿被树杈刮得一道一道擦伤给他摘了一捧的枣,他却只吃了两口嫌酸全丢了。现在想来还真是没心没肺。

八岁那年参加运动会跑200米在终点前20米啪嗒摔了,膝盖一片擦伤疼得哇地哭了。第一个跑到他身边的是张佳乐,背着他就往医务室走,一路走一路哄。那年的张佳乐也才十岁,谁也不知道他那瘦弱的肩背是如何背起黄少天的。

黄少天还记得小学五年级前他叫张佳乐是叫哥哥,乐乐哥。后来觉得这么叫傻了吧唧的便改了口叫张佳乐,一改就是十年。

觉醒成omega是在十四岁。他从原来的班级分到omega的班级后每天郁郁不得志,死活都想不通为啥自己就成了个omega,任人推倒任人压什么的也太尼玛恐怖了。彼时的张佳乐已被扔到了专供军部子弟的封闭式学校里,听到消息的时候愣是凌晨一点爬墙而出骑辆小毛驴飞驰了两小时从郊外赶到黄少天家楼下,用两颗石子砸破了黄少天房间的窗户。

巧的是黄少天那天有些失眠了,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好不容易酝酿的几分睡意却和那玻璃窗一起被石子砸破了。

“张佳乐你大爷!”愤怒地推开窗子往下望,也没想过张佳乐此时此刻不该出现。

张佳乐干脆果断地翻了个白眼,“狼心狗肺的东西!得,你没事我就回去了。”说完跨上小毛驴留下一溜烟就走了。

黄少天盯着窗户上那个窟窿半晌才后知后觉张佳乐是担心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突地销声匿迹再寻不到踪影,莫名其妙地接受了成为omega的设定,裹着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就睡死过去。

omega吧就omega吧,有什么的,又不是天塌下来了。再者说了,就是天真塌下来了,还有个高的顶着不是?

你看,命运无常。从小到大张佳乐背过黄少天无数次,却无法背负起他的未来。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