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取名废】Mr.Saotian Huang

前方预警

超级长……

>依旧是14年旧坑,历经磨难的更新……一句话简介:oocoocooc,语死早语死早语死早。十章内完结么么哒,想问问出过无料的太太预算多少_(:з」∠)_

>又名《作死的黄烦烦》ⅱ,ⅲ微修,ⅳ更新。ⅰ老被吞,就不整合了,戳
http://229810.lofter.com/post/40b5fc_3ee026b

>(๑•̀ㅂ•́)و祝方锐大大生日快乐,也祝本宝宝生日快乐!填坑日,Day2。

ⅱ.First meeting

周警官是gay。

巧的是黄老师也是。

更巧的是他俩是一对。

周警官姓周,名泽楷。掐着手指算算,周泽楷和黄少天在一起就快满两年了。两人认识的场合有点小囧,是在黄少天的瑜伽课上。

周泽楷是一名非常优秀的人民警察,各方面的评定都是杠杠的,除了柔韧性。是的,除了柔韧性。就是下个腰劈个叉愣是次次都能搞到韧带拉伤的那种硬骨头。

据周泽楷手下的江波涛、杜明、吕泊远等人猜测,兴许是因为队长太过刚正不阿,怀着一腔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热血,时刻不忘男儿家的钢毅,所以无法曲折笔直的脊柱。当然了,这种冠冕堂皇的说法在后来被黄少天深深鄙夷。

促使周泽楷下定决心去练瑜伽的转折点是他的轮训成绩又一次被柔韧考核拖了后腿之后堂姐的喋喋不休,说实话他真的不止一次认真地思考过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为什么一定要具备柔韧性,又不是要到广场去教大妈们跳舞。

堂姐拍着一马平川的胸膛表示:“泽楷你放心,我已经帮你办好会员卡了,你到时候跟着我去就好了!我跟你说,新来的那个老师特别萌!特别萌!”

事实证明,这个新来的瑜伽老师真的特别萌。

当周泽楷坐在一群大妈大姐三姑六姨中被肆意调戏的时候,黄少天的出现简直就是自带光环的天使,bulingbuling地亮瞎人眼。哪怕天使君穿了身毛茸茸的鳄鱼连体衣,那条长长的尾巴还拖在地上摩擦着地毯也无法影响他在周泽楷心目中的光辉形象。

黄少天见到一群雌性中冒出个汉纸也是吓了一跳,从人群里把堂姐拽到一边,心有余悸,“怎么回事这?”

“我上次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你忘啦?”堂姐也是那种静不下来的,干脆蹲下身子把玩黄少天的尾巴。

黄少天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确实有这件事,可是也没说来人长那么帅啊!再低头瞅瞅自己一身毛茸茸的,尾巴还被别人抓在手里,瞬间一簇火从后颈烧到耳廓,热辣辣的。

他天生是弯的,初恋兼前任是比他大两届的大学学长,当年学长毕业的时候执意要北上,还死了吧唧地要黄少天等他。黄少天怎么可能等他?就算等他又能怎么样?他志在远方,黄少天却只想守在父母身边。所以在纠结了两天后,黄少天果断地和学长江湖不见。

分手至今三四年了,可能是因为空虚寂寞冷久了,猛地见到个小鲜肉,他还真有那么点……怦然心动?这么想着黄少天朝周泽楷的位置看了眼,正巧撞进对方望过来的眼里。

——啾。

就那么一刹那,一束烟火在心里绽开,拖着长长的硝烟尾巴久久不曾消散。黄少天慌乱地埋下头,耳廓的潮红悄悄爬上脸颊,火烧火燎。

那边因为堂姐离开而局促的周泽楷瞧见毛茸茸的黄老师和自己对视后徒然烧红的脸立刻就明白了——黄少天和他是一路人。而且他发现,自带光环的黄老师有那么些小可爱。

“咦?黄老师,你没事吧?脸好红。”

周泽楷在堂姐担心的询问中靠近他们,黄少天看着影子的压近紧张地后退一步,不由握住尾巴根揉捏以缓解紧张的情绪。这是他的小习惯。

然而周泽楷只是站在堂姐身后,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被搁置许久的学员开始喊黄少天回去,黄少天马上打起精神应好小跑过去,没注意到周泽楷投射在他身上别有深意的目光。

接下来的课堂内容是周泽楷一生都不想再经历的痛,在周围学员纷纷跟着黄少天动作时,周泽楷连腿都拗不起来。黄少天见状跑到他身边帮他压腿,一点点地往下压,一边压一边问周泽楷的感觉。周泽楷一直在摇头表示可以继续,突然间脸色变得煞白。

“周泽楷……你没事吧?”

伤筋动骨一百天,加之那段时间上头下达新指示工作繁忙,直至堂姐出国深造前提了一句,周泽楷才意识到他的瑜伽课搁置很长一段时间了。

等工作真正空闲些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一个月,在周泽楷想着明天去上瑜伽课的那天晚上收到了一条来自未知号码的短信。

——你明天来上课吗?

黄少天曾经和周泽楷约法三章不再瞎闹腾,偏偏唯一的一次放肆都被逮个正着。现下脊背冒出的冷汗刷刷地往下落,被钳住的肩膀又酸又疼,也只敢笑脸迎人。

烟雨酒吧此刻灯火通明,平时不会开启的白炽灯大大咧咧地照耀着,人们这才发现酒吧的右边角落竟还有人沉醉在温香暖玉中。门口杵着的一群警察都挺无语的,立刻分了几个人黑着脸上前打断。

有人伸着懒腰从“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的二楼迎着众目睽睽往下走,嘴里还念叨着:“周警官,你看我多配合你工作啊,有什么事记得多多照应。”说完居高临下地环视一圈,乐了,“黄少天你好久没来了,这是怎么了?”

黄少天听到这声音真恨不得挖一个坑跳下去,不然把头埋起来也好啊!

来人是烟雨酒吧的老板之一,楚云秀。楚云秀和黄少天是同届不同系的同学,因为都有参加学生会的关系颇有几分交情,黄少天因此对女人传播八卦的能力深有体会:被女人知道了就等同于全世界都知道了。

周泽楷毕竟是和黄少天睡了两年的男人,一瞧黄少天的脸色就能猜到几分。本来吧,按照周泽楷的性格实在是不可能让黄少天难堪的,可是转念想想不给黄少天点教训,他这辈子都无法安生。当即钳住黄少天的手腕和副手江波涛示意后转而问楚云秀,“有空房间?”

楚云秀半晌才反应过来点头,“这点小事,楼上随便挑一间去!”字字铿锵,还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黄少天还来不及苦笑,就被周泽楷拽着上楼去,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围观群众。宋晓、徐景熙那帮知晓他们关系的损友早就幸灾乐祸地笑做一团,李远还挤眉弄眼地冲扭过头向他们求助的黄少天做口型——祝xing福。

至于是幸福,还是性福,就不得而知了。

ⅲ.Short message

——嗨,周泽楷,我是黄少天,你还记得我吗?就是那个雷霆美容健身俱乐部的瑜伽老师。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记得多啃点大骨头补补钙,还要多晒晒太阳啊!还有就是你好久没来上课了,办张卡也挺贵的,别浪费呀!嗯……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你明天来上课吗?

一板一眼的规整汉字塞满了短信框,黄少天愁眉苦脸地斟酌着用词在原文上删删改改,最后发送出去的竟只剩下“你明天来上课吗”七个字加上一个婀娜的问号。

在发这条短信之前黄少天犹豫了很久,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他和周泽楷交集不深仅有一面之缘,这样发条短信过去似乎太过唐突,何况黄少天的心里还图谋不轨地揣着不可告人的小九九。

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三个星期……眼瞅着周泽楷已经一个多月没来过会所,黄少天有些担心周泽楷会不会没打算再来上课,到底没忍住向前台的会员登记处要来号码。

这个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要凭空遇见也不是件容易事。茫茫人海,难得遇到个挺合心意的,黄少天可不想连对方是不是同道中人都没搞清就轻言放弃。

周泽楷看到短信内容的同时脑海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拽着尾巴脸红的黄少天,于是在保存号码的时候在姓名那一栏很是认真的敲上黄老师。光标紧贴着“师”字闪烁,下一刻却移动到“黄”字前面,周泽楷的手指跳跃着在最前方加上一个形容词,随后盯着那七个字没由来的笑了。

盯着看了一分多钟,却在点下保存后又觉得不满意,重新点开编辑把“毛茸茸的黄老师”删去尾巴的四个字,只剩下了毛茸茸。做完这些才发现因为连日劳碌而压制的心情不知何时竟明朗起来。

黄少天收到短信时的反应和周泽楷可谓大相庭径。他拿着手机颠来倒去的看那一个“嗯”看了将近半个小时,也没能揣测出周泽楷的意思。

这份纠结甚至延长到了午夜。黄少天在自己柔软宽大的床上从东滚到西,又从西滚到东折腾了半宿,闹得连他养的猫都不乐意地蹿上床给了他一爪子。

第二天黄少天在洗漱时对着镜子里顶着天然熊猫妆的自己竖了个中指,然后为了节省时间套上教学时穿的动物连体衣喂完猫就匆匆忙忙地走了。他起的有些迟了,这个点该上课了。

黄少天用了五分钟小跑到会所,一拉开教室门,就见背对他坐着的学员们齐刷刷地扭过头用真诚的眼睛望着他,其中包括久违的周泽楷。

连忙一溜烟地跑到前方又是鞠躬又是道歉,愧疚得不行。反倒是学员们看黄少天气喘吁吁的样子大度地让他别内疚,先歇一会儿再上课。

黄少天今天穿的是身熊猫的连体衣,帽子上的耳朵随着他的大幅度动作兜在了脑袋上,两只圆圆的耳朵支楞着,屁股上的尾巴也一颤一颤的,周泽楷看着那团圆嘟嘟肉乎乎的尾巴特别想,特别想捏一把。

上课的时候其他的人跟着黄少天的动作,周泽楷则独自在墙角拗胳膊拗腿,因为位置的原因全程都能看见黄少天的屁股……上肉乎乎的尾巴颤呀颤,惹得他更想捏捏了。

优秀正直的周警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拥有一颗热爱萌物的少女心,尤其对毛茸茸肉嘟嘟暖呼呼的东西毫无抵抗力。

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致使正直的周警官下课后做了一件非常不正直的事,他毫无意识地尾随毛茸茸的,尾巴一颤一颤的黄老师走过了两条街。

心里盘算着回家换身衣服后出来该买什么菜,和周警官见第几次面时试探好的黄老师完成没察觉到身后跟着的就是让他发条短信都能纠结了个把月的周警官。

直至到达单元楼下等电梯时,黄老师才突然发现电梯门印出的那个模糊身影怎么那么像周警官呢?随后他一回头就给吓着了,周警官微垂着头目光炯炯,黄老师顺着他的视线低头往下瞧,看到的是自己裆部……同位对换,也就是说周警官盯着自己的屁股瞧了一路(◎o◎)?

他需要报警吗?黄老师忧伤地想。

周警官仿佛看出了黄老师的想法,羞红着俊美的脸,声音里含着微微的颤抖解释道:“我能捏捏你的尾巴吗?”

黄老师继续忧伤地想他现在该震惊于周警官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句话,还是该打电话报警说警察叔叔,这里有怪蜀黍。

然而下一刻黄老师更忧伤了,因为他意识到眼前的怪蜀黍周貌似就是警察叔叔。

黄少天露出八颗牙的标准笑容时给人感觉特别阳光开朗,只有当他静下来的时候才会发现黄少天其实长得有点艳。

他眼角和唇角都有些微微的往上挑,下唇比起上唇有些肉肉的,咬着唇不说话或是上挑着眼睛看人的时候能生生把人的魂勾了去。这一点周泽楷深有体会。大学期间还曾被学生会文娱部的“伯乐”苏沐橙拖去反角参演舞台剧,黄少天本来是宁死不从,直到被辅导员日日的促膝长谈烦透了才勉强应下。结果那一次的舞台剧大受好评,甚至有人在校园论坛发帖寻找那天参演舞台剧的那位不知名美女。不过这事被黄少天彻底地归入打死不能说系列的黑历史。

再加上黄少天这人爱玩又放得开,在和周警官在一起前的感情空窗期不是没去过gay吧,也不止一次在同路人的损友怂恿下穿着性感地露出锁骨和大腿去勾男人。只是勾来勾去都没瞧见称心如意的,到最后倒多了不少同道的朋友。

虽说黄少天人骚包了点,好在洁身自好没出过什么事。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有一回就险些惹了大麻烦,幸而周警官及时赶到才避免了祸事。自那之后黄少天和周泽楷约法三章,其中一条内容就是再也不去任何营业性娱乐场所,括弧,周泽楷陪同除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黄少天身边较亲密的朋友都知道他们的关系。毕竟每每相聚,周泽楷都像个门神似的杵在一边。

这次实在是因为久未见面,黄少天不好扫兴就跟着来了,心里还侥幸说周泽楷接到了临时带队任务不会被发现。谁能想到会变成这样?

烟雨酒吧的二楼被分割成几个大小均等的房间,昏暗的走道幽长深邃,壁灯投射的暗紫色灯光将墙上的装饰画照得分外诡异。

周泽楷走路是没声的,接近黑暗的空间里只能听见黄少天拖沓的脚步声和楼下的隐隐人声。黄少天用自由的那只手握住了周泽楷拽着他的那只手,触到一片凉意,于是又握紧几分。

现在天气转凉了,周泽楷的手脚在晚上总是冒着冷气。说来奇怪,周泽楷明明是冬天出生的,却一点都不耐冻,更奇怪的是你问他冷吗,他还会告诉你不冷。可是透骨的凉是骗不了人的。

黄少天握住周泽楷的手连声喊他的名字,“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他有点夜盲症,黑布隆冬地看不清前方的人有些不安心。

周泽楷心里生气,却还是黄少天喊一声他应一句。他俩在一起的时间差几个日头就满打满两年了,周泽楷却没一点腻歪的感觉,相反的越发想要跟对方过一辈子。虽然黄少天会把他那只叫大王的猫抱到床上,会偷懒不做家务,会瞒着他跑出去玩,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假装闹脾气,可是他喜欢他的那份心情和他喜欢他的一样清晰而浓重。

五步外的房间门突然咿呀一声往里拉开,黄少天立刻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个箭步蹿到了周泽楷身后紧贴着他的背,周泽楷的那点气瞬间烟消云散。

大开的房间探出了两张一模一样漂亮的脸,一个说:“诶,是黄少和他家那位。”另一个接,“黄少你们怎么上来了?”原来是烟雨的两位双胞胎驻唱,舒可欣和舒可怡,她们因为楚云秀的关系和黄少天挺熟的。

两个娇俏的姑娘一唱一和地继续往下说,“笨,上来肯定是要那啥!”“嘿,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不如我们出去逛街吧?”“好主意!对了黄少,你们需要套套吗?”“润滑剂呢,要吗?”

黄少天面红如火,“要什么要?要什么要!你们俩个小姑娘说这话都不会不好意思吗?”

周警官淡定如昔,“要。”

——嗝。

黄老师一如既往地被周警官的一字真言噎住了。

ⅳ.Money boy

“你才MB!我像那样的人吗?像吗!要怎么说你才信啦?啊啊啊,好烦啊!我是教练!瑜伽教练!”

再次见面是在任务中,斑斓流转的斛光印照在黄少天微醺的脸上,他似乎醉得有些厉害,摇晃着步子却作出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掷地有声地和新入队的后辈孙翔争论,气呼呼又有些委屈地吹鼓红彤彤的两颊,活脱脱像只进食的仓鼠。他脚边蹲着的似乎是他的朋友,懒洋洋地打着个哈欠,有一句没一句地劝着,“算了黄少,有什么好吵的。”

周泽楷下车后看到的就是这番情景,询问了暂代他带队的江波涛才知道他们闯进去的时候黄少天正和他脚边的郑轩摊在沙发上缠作一团,嘴里还嘀嘀咕咕地说着胡话。孙翔觉得有理由怀疑他们吸毒并存在非法性交易就把他俩从酒吧里逮出来吹西北风。只是打死孙翔他也没想过会遇到被抓住还这么理直气壮的MB,初入社会年轻气盛的小警官当即和黄少天据理力争,恨不得搬出法典给他读一遍。

小年轻不懂事才会和醉鬼争论。黄少天撑着郑轩的肩膀勉强站稳,懵懵懂懂地听孙翔滔滔不绝,等他停顿的时候不明所以地插上一句,险些把孙翔气得跳脚。

“哈?你说的哪国语言啊?中国人不好好说中国话,拽什么外语啊,真讨厌!”

“噗——”蹲着的郑轩与孙翔的若干同僚全笑了,周泽楷也没忍住,不同的是他的心下除了好笑还多一份陷下的柔软,黄老师不经意表露出的孩子气真的太可爱了。这么想着不由自主地往黄少天被包围的圈子里挤了进去。

“真是的,有什么好不相信的。”酒精在身体里翻滚的感觉并不好受,腹部的翻江倒海更是雪上加霜,突突跳动的太阳穴引起的延绵痛意同样令他感到不适。随着身体不适而来的是恶劣的心情,黄少天此刻完全不想与这群一惊一乍的警察们争辩,只想立刻回家躺在他柔软的床上沉沉睡去。这样的想法撞上被酒精混沌的大脑,促使他做出清醒时绝对不会做出的举动——黄少天随手拉过身边的一个警察,单手扶在他的肩上,随后冲孙翔喊看好了啊,紧接着他的鞋尖就与那只手位于同一水平线。

意外之所以是意外,就在于它的不可预估。还不等围观群众从震惊中缓过来,意外就发生了。

劈叉对于黄少天而言不过是轻而易举的小动作,可是要用一只腿支撑住全身的重点对此刻的黄少天来说简直就是难于上青天。就那么一个脚软,黄少天差点就跪在了地上,幸亏被他当做工具使的那个警察及时揽住他的腰,才得以避免尴尬。

周泽楷从被黄少天拉到身前的莫名其妙转变为对其的无可奈何,心里暗自发笑面上不动声色地揽紧黄少天的腰帮助他站稳身子。

黄少天嘤嘤叫了两声,双手攀在好心警官的肩上凑近脸去看他。

咦——这人怎么在晃呢。

咦——这人长得真好看。

咦——这人长得挺像周泽楷。

咦——这人长得真像周泽楷。

咦——这人好像就是周泽楷。

咦——这人就是周泽楷。

咦?咦!这人是周泽楷!

“周泽楷,嘻嘻。”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笑嘻嘻地贴近,白皙的脸颊晕成一片绯红,洁白的牙齿隐在唇瓣后若隐若现,他的眼睛不复往日的澄澈蒙上了层水雾,宛若镶进了绵绵的春水。黄少天将额头抵在周泽楷的额头上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

平平仄。

“周泽楷”三个字从他咬合的唇齿间跳跃而出,自带瑰丽的色彩,缀亮黑暗。紧贴在身上属于另一个人的滚烫皮肤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沸腾起来,引得人蠢蠢欲动。无论是地上蹲了一排的烂醉如泥的酒鬼,还是身旁站得笔直的同僚,周泽楷觉得他们的目光都凝聚在了他与黄少天身上。

他自然地揽住黄少天的腰,黄少天亲昵地呢喃着他的名字,他们的举动仿佛是在宣誓主权,告知天下对方属于自己。

事实上呢?事实上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尽管周泽楷能够感受到黄少天对自己额外的好感,而自己对他同样存在别样的感情,可是在此之前那些小心思都不过是小心翼翼的试探,暗渡陈仓。

然而这一切都将发生变化。

名为喜欢的嫩芽并未被凛冽的寒风扼杀,反倒颤巍巍地抽枝发芽茁壮成长,在顷刻间骤然长成参天大树。

I think i love you.

我觉得我喜欢你。

一旦说出口,我将会越来越喜欢你。

从小到大受到的良好教育使周泽楷养成认真严谨的性格,对待感情亦是如此。他没有想过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暧昧把戏,也没想过在还未确认自己心意时就贸然开始一段感情,他不能否认他对黄少天有好感,但是这份好感含量有多少?将来是否足以作为他包容对方缺点的理由?在此之前,不得而知。

可今晚的事就像化学反应中的催化剂,如同滔天巨浪将隐晦的心思拍打在海岸上,赤裸裸地暴露在阳光下,并由于光照迅速发生变化。或许人际关系就像是不可逆的化学反应,一旦发生改变,就不可能再回到最开始的模样。

心动往往发生在一霎那。

周泽楷寡言、内敛,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他都多以沉默待人,言语对他来说似乎并不重要。但这不代表他的头脑与口蛇一样笨拙,此时此刻脑中的百转千回恰好说明。更可喜可贺的是周泽楷不仅头脑灵活,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实干家。

在送黄少天回家的路上周泽楷考虑了许多,他想,他可以开始追求黄老师了。

中途遇上红灯的时候周泽楷就扭过头去瞧副驾驶座上的黄少天,他一反先前糟糕的醉态,安静地歪在座椅上睡得安稳,还时不时地吧唧下嘴。黄少天大概属于喝酒上脸的那种人,饶是吹了半宿的冷风,脸还是红得像只新鲜饱满的苹果。

几次近距离观察下来周泽楷发现黄少天不止长得跟他上初中的侄子一样——嫩,细细打量还能瞧出抹惊艳来。不多,仅仅一抹,却已足够令心怀不轨的人蠢蠢欲动。

周泽楷背着黄少天打开他家大门后第一眼看到的是双绿幽幽圆嘟嘟带着深深哀怨的眼睛,黄少天养的那只叫大王的苏格兰折耳猫如临大敌地冲周泽楷弓起背发出低沉的叫声,地上铺着的地毯被它刻意露出的锋利爪子抓出条条道道的白色痕迹,有的地方甚至被抓出了个洞,黄少天醒后瞧见准得鬼哭狼嚎一阵。

大王很不满。对于黄少天放置了它一晚上出去晃荡它姑且可以大度地原谅,可他竟然在这三更半夜的把一个男人带回家!这个男人就是它的阶级性敌人!喵那个咪,怎么能让他得逞!

正当大王摩拳擦掌准备扑上去给周泽楷那张人猫共愤的俊脸一爪子的时候,它的主人“醒”了。

黄少天把脸贴在周泽楷的脖子上呢喃着:“留下来。”

为了我留下来。

温热的泪水悄然滑落,浸湿了那一片裸露的肌肤。

黄少天的脸上写着一个大写的蒙逼。他一只手被周泽楷拽在手心里,另一只手拽着舒家两姐妹硬塞进他手心里的东西 ,脚步拖沓地跟在周泽楷身后,企图拖延短暂的时间用以稍稍平息身前人的怒火。

两年的时候够不够彻底了解一个人?

或许够。像黄少天就非常清楚周泽楷的喜好。谁能想到酷帅狂霸拽宛若高岭之花的周泽楷是个极度挑食的家伙?

在他们刚决定在家里开伙的那段日子里黄少天险些纠结死。尽管无论黄少天炒出哪些菜式周泽楷都会津津有味地吃下并眨巴着双黑漆漆的眼睛特别真诚地称赞一句:“好吃。”可是番茄炒蛋剩番茄,青椒肉丝剩青椒都是什么鬼啊!最让黄少天恨不得给周泽楷一锅铲子的是紫菜蛋汤剩紫菜,剩紫菜!你先把手里的美X时光海苔放下啊摔(ノ=Д=)ノ┻━┻!

又或许不够。像黄少天就因为总看着在家偶尔哼哼着不愿意起床的周泽楷,在家经常懒洋洋地枕着他的大腿小歇的周泽楷,在家总是像小孩子一样挑食的周泽楷,所以误以为这样的周泽楷就是周泽楷。

其实不然,可能是因为过份贴近才忘记了周泽楷是强势且强大的存在。尽管现在因为种种原因周泽楷现在仍委身在这个小小的队长职位,然而黄少天亲眼见识过强大的周泽楷,只是他见到的更多的是与他在一起因为生活的琐碎而手忙脚乱的周泽楷。

无论哪一个周泽楷,都是周泽楷。

黄少天觉得自己是了解周泽楷的。

所以在拖拖拉拉快走到走廊尽头的房间前他停住了脚步,等周泽楷如他所预料的那样疑惑地转过头时像是一只饿坏了的小豹子猛地扑了上去啃咬周泽楷的嘴唇。

周泽楷猝不及地被黄少天一撞,后背撞上走廊尽头的墙壁发出一声闷响,想来即使没有淤青,也是通红一片。不过这并不妨碍周泽楷对黄少天的投怀送抱颇为受用,他舔了舔被黄少天咬破的嘴角,舌尖上带着血液的铁锈味扫过对方的口腔,色情的吸吮着舌头纠缠。他原本扣住对方手腕的手早已转移阵地揽住了对方的腰,另一只手在黄少天的尾椎上方轻轻地搔了搔。

黄少天的呼吸很明显的因为周泽楷的动作有些乱了,分开的时候黄少天恶狠狠地瞪了周泽楷一眼,复又泄愤似的埋下头啃了啃对方的耳垂,轻飘飘的,没敢用力。

然后一弯腰从周泽楷的虚抱中蹿进了房间里碰地甩上门,反锁。

小旋风般地做完一系列动作,黄少天扑在床上哈哈大笑,两颗尖尖的虎牙抵在唇瓣上笑得活脱脱像只狐狸。

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的那种。

评论(1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