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穷乡恶水出刁民

01.

黄少天刚到山城的时候是八月底,前一天下了大雨,空气里都是潮湿的气息。

拖着厚重的行李箱踏出火车站的那一刻黄少天还有些恍惚,泥泞的道路和低矮的屋舍昭显着这里闭塞且贫穷。与他生活成长的那个城市截然不同。

负责接待他们的是一位长相斯文的男老师,姓刘,看上去年纪与他们相差无几,却挺着一个大大的肚子。

坐在去学校的小面包车上刘老师说:“我预产期就在下个月,幸亏你们来了。”

黄少天与同行的难兄难弟肖时钦对视了一眼,双方的眼里都充斥着浓浓的无奈,如果可以选择他们并不想来到这里。

黄少天和肖时钦都是师范学院今年刚毕业的学生,父母为了能让他们分配到本地的学校费劲了心思找关系,好不容易事情十拿九稳了,教育局那位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关系”却落了马。

这下可好,牵扯出一溜师范的学生来。上头为了杀鸡儆猴,把这些无论早些分配到哪的学生全扔到了穷乡僻壤去。

刘老师似乎看出了他们的想法只是笑了笑,没安慰也没劝告。他望向车窗外大片的稻田,刚插秧不久的晚稻随风摇曳着,像是一波又一波嫩绿色的波浪在翻腾。

他想或许等到水稻成熟的时候,眼前这两个青年就会和自己一样爱上这个城市也说不准呢?

写点片段玩

片段一_(:з」∠)_

这年快入冬的时候,黄少天家里来了个电话,说是他妈妈病了,情况不大好,唬得他忙请了假赶回老太太身边去。

黄少天在火车上的两天几乎就没合过眼,头天夜里好不容易睡下却被梦里的噩耗惊出一身冷汗,打那之后就没敢睡。

他母亲年纪大了,早年间又吃过不少苦,天一凉就总有些毛病显露出来。

没曾想,也没敢想,这一去是不是没那么快回来了。

万万没想到,老太太是唬他的,见黄少天怎么也不愿意回来,索性不避讳地用这种理由骗回来。黄少天听了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恼也不成怒也不成,想着既然回来了就干脆依老人家的愿在家住上两天,他也的确是想家了。

熟悉的街道与乡音,明亮宽敞的房间,色味俱全的饭菜,还有一口热乎乎的汤。

黄少天不是不想念这些,只是当他嘴里咬着排骨,筷子上夹着鱼肉,老太太给他盛了满满当当的一碗黄豆猪肚汤的时候,他就控制不住地想起逼厄的宿舍和难以下咽的食堂菜,还有那些孩子黑白分明的明亮眼睛。

紧接着黄少天就再也无法对着眼前这一桌子大鱼大肉动筷。

他想回去了,回到那个被他抱怨被他嫌弃,被许多人抱怨被许多人嫌弃的山城去。可就算这样他也要回去,因为他是一名教师,因为那里有他的学生。

片段二

周泽楷住在离学校有二十分钟路程的老房子里,听说房子是他爷爷留下来的,虽说有些旧了,倒腾干净怎么也比宿舍住着舒服得多。

黄少天杵校门口值班的时候总能看见周泽楷扑哧扑哧地骑着辆破自行车来学校,他身后那大片大片的稻田黄澄澄的,亮瞎了眼。

_(:з」∠)_感觉麦田更有感觉啊……可是我是南方人……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