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周黄】婚后恋

٩( 'ω' )و 让我们快一点,快一点,再快一点。


01.

        “Hello,大家早上好。今天的新闻速读十分钟第一条是关于AO婚姻状况统计。AO婚姻状况统计报告在昨日晚间新闻公布,从数据上来看AO家庭离婚率再创新高,不少omega坦言无法忍受alpha过于强势的占有欲,而AO家庭家庭的破裂大多数的原因都是因为家庭暴力。对于这一点omega保护协会即时严厉地警告了某些具有暴力倾向的alpha并表示已获取政府相关部门的特殊许可,如果发现alpha的暴力行为他们将采取强硬措施。欢迎广大群众的监督和举报。”

        电视关闭时发出了一声噗呲的细响,斜靠在沙发上的妇人随手将手中的遥控器一掷发出一声长叹。Alpha和omega的结合被视作世上最理所当然的事情之一,各方面杰出的人才往往都是优秀强势的alpha,他们生来就比beta和omega拥有更多的优势。在人类历史长久的发展中形成了统一而理由应当的意识——稀少金贵的omega只能与强大的alpha结合。这个想法似乎无可厚非,可是人非草木。

        随着科技的发展、意识的改变,越来越多的beta发起抗议反对属性歧视。而近年攀升的AO离婚率似乎也在说明在这个时代AO的结合并非就是完美,alpha堪称丧心病狂的占有欲太过可怕。妇人想起昨晚新闻里那个满面泪痕在镜头面前哭诉不过是与身为alpha的邻居多聊了两句便遭到自己的alpha暴打遭遇的omega,一时间alpha受到千夫所指。

        所以这个时代应该属于AB、BO吗?这是不可能的,alpha血液里流淌着对omega的渴望和追逐是无论经过多少代的传承都不会消减的天性,omega对alpha亦然。也因此,有太多的AO自身尚且年少无知即结成了家庭。明明还不了解彼此的脾性,明明还无法确定自己可以无条件的包容对方的缺点,只因一时被浓郁的信息素冲昏头脑便冲动的标记与被标记,那样的感情实在是太脆弱了。妇人从不怀疑AO家庭的恰和,身为omega的自己与身为alpha的丈夫二十多年来的相携而伴是那样的温馨而甜蜜,尽管他们当年是被父母凑合而成的夫妻。

        妇人的指尖在茶几上摊成伞形的照片一一点过,照片里一张张年轻的脸都透着坚毅,这是她细心筛选出的准儿婿候选人,她熟知他们每一位的家庭。挪动的指尖停下了动作,指腹抵着的相片里是好友拥有俊美脸庞的独子,家庭富裕,品行端正,现如今就读于名牌大学,成绩优异。她在脑中细细扫搜最后一次见到那个孩子的时候,刚踏进家门的大男孩在看见来访的她时抿着唇局促不安却极为有礼地向她问好,黑漆漆的眼睛里透着无害和坚毅,随后便躲上了楼,在她告辞之时却又特意从楼上下来告别。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她相信那个腼腆的孩子是个好孩子。心下有了决断立刻拨通电话。

        “请问是美丽优雅的周太太吗?”

        “少给我来这套!怎么,是给我来带好消息的吗?要是不是啊,我可没时间接这通电话。”

        “呦,我们的周董事长夫人日理万机,我就不多叨唠了。下次联系吧,挂了啊!”

        “得得,你呀先把消息给我留下。”

        “你不都猜着了吗,还用我说?”

        “那你倒跟我说说少天什么时候回家,我好准备准备。”

        “说是下周五回来。”

        “巧得了,我家泽楷下周六也回来了。”


        黄少天抱着个旅行包坐在楼道里发傻,硕大的行李箱被他靠在了自家大门上。

        从他心情大好的哼着小曲奔进久违温暖的家到被自家老妈挥舞着大扫把赶出来已有十分钟的时间,可是黄少天的大脑处理器显然还没能把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消化。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咕嘟。”黄少天咽下一口唾沫,又深呼吸了几个来回才将悬挂在山巅被狂风挂得岌岌可危的理智君一点一点地扯回来塞进大脑,他默默钻进记忆的旮瘩角里企图寻找任何可能惹母亲不快的蛛丝马迹。那个点阵图小人摆动僵硬的姿势在大脑里东蹿西蹿没有任何收获,在得到主人同意后改为在小脑东蹿西蹿。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搜寻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黄少天蹬了蹬有些血液循环不通畅的腿,感觉没有缓解干脆站起身原地蹦了两下。然后他就被带走了。

        是的,你没有看错,然后他就被带走了。

        带走他的人不是小区居委会特喜欢调解夫妻矛盾的王大妈,也不是楼下见到他总是笑眯眯塞些吃的给他的蔡爷爷,更不是现在还呆在军校里的损友张佳乐。带走黄少天的是一位气质极佳的女人,穿着藕粉长裙,精心修剪过的指甲涂着薄荷绿的指甲油,衬得本就修长白皙的手更显葱白好看,美艳的脸上常挂着一抹浅浅的笑意。明明是亲切美丽的笑容看在黄少天却是莫名的毛骨悚然,总觉得别有深意。

        “阿姨,去哪啊这是?” 黄少天难得简言意骇,他是认识这个女人的,她是母亲自少女时期的好友,两人时常到对方家做客。虽说他平日里大大咧咧地和谁都能闹作一团,而且口头表达技能点到了顶级,可对方毕竟是长辈,由不得他天南海北的扯,这点分寸他还是懂得把握的。

        “回家。”周夫人笑盈盈地说,她姓周,夫家也姓周,“我和你妈商量着让你在家里住上几天,少天你可别不乐意啊。总归是要习惯的。”

        总觉得哪里不对啊……黄少天笑了笑应下,盘算着随后给母亲打第十二通电话问问缘由。

        车窗外的景色飞驰而过,化作一团团混淆的颜色块,红的白的黄的银的都还未欣赏便化作长长的尾巴只在视野中留下零星的斑点,唯有烈日下越发浓郁的绿在眼中绽放。

        欣欣向荣。


02.

       周翎看黄少天是越看越满意。且不说这孩子皮相好,五官清秀符合omega一贯给人的印象,肌肤白皙水灵,一双眼睛更是漂亮。黄少天的发色和眸色都较浅,浅棕色的眸子亮得很,像是藏了漫天的星辰,一闪一闪的。周翎最钟意的是这孩子活泼的性子,她常来往他家,虽说不上是看着黄少天长大的,但从往常的观察和与和叶晓闲聊中所知,这孩子的性格着实讨人喜欢。

       黄少天有个鲜明的个人特点,那就是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连绵不断天南海北信口而谈,能从北方的皑皑白雪说到南方的细雨绵绵,从AO结合的利弊说到街口麻辣烫的味道,从前天看到的鸡蛋花开说到对古典文学的赏析见地,谈天说地可谓轻而易举不在话下。据说其在校辩论队常年担当一辩,但凡出场总得叨叨得对方辩友头疼,故被誉为唠中之王。

       而她的儿子自幼内向寡言,修得一字真言用以世间百态,能用嗯、啊、哦、额、咦等寥寥几字的语气词表达心境周翎觉得也是蛮厉害的。不善言辞远远不足以说明周泽楷的情况,用无口形容倒是比较恰当。

        周泽楷生得特好,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一定要形容的话就是长了一张酷帅狂霸拽的帅裂苍穹言情总裁脸,帅到惊天地泣鬼神人人嚎着我男神。凭借着好皮囊在群年少无知的omega和beat当中大受欢迎,一个个竖着三根指头起誓“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可谁又能信誓旦旦地保证他们看上的是周泽楷这个人,而不是周泽楷那张脸呢?

        啧,难说。

        找个omega难,找个能够相携一生的omega更难。与其任她这个傻儿子在声色犬马里走一遭沾惹一身残花败柳倒不如她给相个好的。她与叶晓相识三十几载,信她能教出个好儿子,更信自己的眼光,再者说她相中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是黄少天,估摸着儿子也乐得接受。

        “结婚?”

        黄少天,男omega,20岁,于景轩别墅区B区4幢险些被一口凤梨酥噎死。

        周翎早有预料递给他一杯刚沏出的龙井,汤色碧绿,茶香馥郁,抿上一口满嘴甘甜。黄少天却无心品尝一口闷下,刚听完周翎道出前因后果,此刻他脑子乱的很,脑细胞尖叫着扎堆拧成麻花。心尖上2333头草泥马撅着圆润的屁股排成队奔腾而过,还一面哞哞直叫唤。真想把王杰希的扫把借来将这群扰人的小妖精一股脑扫出去。王杰希,又名王大眼,男alpha,21岁,学生会卫生部部长,为人处事甚为严谨,每每检查宿舍卫生必带扫帚一条。因其总能将乱成猪窝的宿舍在短时间内收拾得光鲜亮丽,故,人送外号魔术师。

        黄少天心急,也顾不上照顾周翎的情绪,急吼吼地从兜里掏出手机呼叫自家太后。他才二十岁,一点都不想这么早就和一个alpha绑定在一起共享荣辱。更何况是一个素未谋面的alpha?

        身为omega注定无法抵抗信息素的影响,可是那又怎样?如果他因信息素的影响失去理智屈服在某个alpha的脚下,他的心里奏起的必然是命运交响曲而非征服。他并非痛恨omega这个身份,尽管在初觉醒成为omega的时候黄少天也曾百般纠结万般不甘,然而那些负面情绪早已随着时光的流逝烟消云散不见踪影,很是安心的接受了自己是omega这个设定。

        Omega吧就omega吧,有什么的,又不是天塌下来了。再者说了,就是天真塌下来了,还有个高的顶着不是? 黄少天天性乐观看得开,也不像一般omega那样满心想着嫁个好alpha,这种随缘的事只能顺其自然,要是能遇上个好A就好好过,要是遇不上就自己好好过。和谐的BO家庭不在少数,独身的omega前例亦比比皆是,发情期吃小白片(抑制剂)熬不过去的话去医院里打上一针抑制针就是了。

        科技在发展,人类在进步,抑制针简直就是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和小白片相比副作用小,疗效好,安全系数高,已成为未婚omega每月必备的贴心小伙伴,被广大群众亲切地称作“小姨妈”。发情期来临前扑哧扑哧跑医院打上一针,等日子到了窝床上睡个昏天黑地啥事没有,虽然无法缓解发情期中食欲减弱、四肢无力等状况。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没有爱情的婚姻岂不是乱葬岗?黄少天心里拧巴的是他大好的年华还没泡过妹子,还没为社会做出一分一毫的贡献就要和一个陌生人手牵手踏入乱葬岗?别闹了!他认认真真读了十几年的书可不是为了在大学期间就挺着个大肚子啊!他才二十岁!他才二十岁!他才二十岁!还有许许多多想做还未做的事情,再说了这年头不是都讲自由恋爱吗?他家太后向来开明,现在整出这种乌龙事是脑子穿越了吗!!!

        ——喂。 

        ——妈,您无论如何得给我个交代。

        有太多想要吐槽的话在喉咙里走了一遭又被他咽了下去。他心里不好受,有种莫名其妙被卖了的感觉,甚至不由在心里自我调侃难道他这个儿子是叶晓当年充话费送的?

        细微的电波声在沉默中噗嗤炸开,一声吞咽声后叶晓才开口安慰道:“你别想些有的没的,我现在就过去找你。是我考虑的不周全,这事还得咱们母子当面聊聊。”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单调无味的嘟嘟声砸在鼓膜上,黄少天一抬头迎上了周翎的视线,对方冲他笑了笑问道:“少天累了吧?上楼歇一会呗,等你妈来了我让她上去找你。”黄少天抓紧手里的手机下意识地想摇头,不用了三个字脱口而出之际猛然想到等叶晓到了也定是要找个密闭的空间和他单独谈谈人生便转口应下了。

        当他推开周翎口中那间二楼走廊最尽头的房间时,险些分分钟就给跪了。扑面而来的气息因为长时间的搁浅并不浓烈,却也足以让毫无防备的黄少天双腿发软,这是源于omega骨子里对alpha的臣服。   

        一瞬的冲击过后黄少天拍了拍手站直身子。平心而论这个房间的布置简单却不失精致,虽说大体以灰色调为主让人感觉有些压抑,却更显得简洁利落。让黄少天感到反感的是空气中弥漫着的清新的柠檬香气,这是惹人讨厌的唯一一点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这是个Alpha的房间。

        单身Alpha的房间。





03.

        生命的脆弱,令人唏嘘。

        从各种意义上来讲叶晓都是个不正经的母亲,在黄少天的记忆里叶晓没少带着他和妹妹黄灵珊上山爬树下河摸鱼,就连黄少天高三的时候叶晓都没少撺掇他多出去走走。虽说叶晓的教育方式剑走偏锋看似极为不妥,可但凡有心人都看得出她对家庭的付出,没人会指责她没把孩子教好,相反的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夸赞她把两个孩子教育得很好。黄少天和黄灵珊对母亲都极服气,就算是小黄少天六岁正处于叛逆期的黄灵珊也不曾顶撞过母亲。

        黄少天见到叶晓的时候小心脏立刻颤了两颤,当总是嘻嘻哈哈的叶晓沉下脸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就代表着是真的有事了。

        叶晓给黄少天带了一袋鲜奶泡芙,看着西点屋的纸袋黄少天的脑子里几乎是立刻浮现出了一个身影,而这个身影的主人竟和叶晓下一句话里的人对上了。

        “你还记得陈阿姨吗?”

        黄少天点头,那必须记得。陈阿姨是叶晓的发小,两人儿时是对门邻居,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叶晓与其的感情比和周翎还要沉厚。那是一个蓄着及腰长发,喜欢穿长裙,笑起来有两个深深的酒窝,非常温柔的omega女性,在幼年的黄少天眼里她就是从天际踏着五彩云霞翩然而至的仙女。她每每来到家里都会带些亲手烤制的小西点,每当这时家里总是弥漫着牛奶与黄油的味道,他现在爱吃甜食不乏有从小受她投喂的原因。

        “大概半个月前,你陈阿姨过世了。”叶晓的语气很平和,可是发红的眼睛里蓄满的泪水将她的伪装揭露得一览无遗,她三番两次地勾起嘴角却都已失败告终。

        过世了?怎么可能……黄少天愣住,他上次回家的时候陈阿姨还到家里来过,说他长得俏,以后嫁给他家的小子做她儿子好不好。他还能想起她微笑的样子和身上好闻的麦香,怎么就会过世了呢?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可能就突然没了呢!?

        “你陈阿姨……你陈阿姨是被打死的!我接到电话赶到医院里的时候已经不行了……”叶晓午夜梦回时想起那个在她人生旅途中占据重要位置的人已经早早离去,她都忍不住以泪洗面,而相册里那些记载着两人共同度过的时光的老照片更是像利针扎在心尖,而如今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宛若一股将利针推进心肌的外力,“等陈家小子赶回来的时候,那么大的孩子哭得稀里哗啦的,直说是他不对,是他不好,嘴里念念叨叨着喊妈,一个劲说他该早些回家,说他要是早些回来他妈就不会有事了。”

        “我从来……从来都不知道她一直过得那么不好,一直都……我算是什么朋友!每晚每晚在一个暴力狂身边,她要如何才能安眠?我甚至没有勇气去想象她是吞下多少苦楚才能在我面前强颜欢笑……”

        黄少天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只得抽了两张纸巾给母亲擦泪。

        “我知道…知道你们年轻人想要自由恋爱,想要自己选择自己的将来。可是我不希望看到你将来重复你陈阿姨的路……我不想看着好友因为那个原因离开又要看儿子重蹈覆辙。小周是个好孩子,就是不爱说话,再者说我对周翎他们是知根知底的,若是将来小周也那样,他们定是不会袒护小周的。少天,感情是可以培养的,轰轰烈烈固然精彩,平平淡淡却才是真……”她昨晚又梦到了她,年轻矫好的脸庞赫然是读书时的模样,她安安静静地低着头看书,坐在一边的自己则静不住地把玩她的长发,嘴里还嘀咕着昨天刚教的古文。

       宛若岁月静好如初。

       或许是空调温度开的太低的缘故,黄少天被叶晓握住的手凉得很,她看着儿子木木地垂着眼帘不知在想什么,良久才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妈。”

        当天夜里黄少天理所当然的失眠了。

        一个成年的陌生alpha留下的信息素气味扰得黄少天无法入睡,它混入黄少天的呼吸里,鼻尖嗅到的香气挥之不去,甚至强势且无孔不入地渗入黄少天的皮肤毛孔。

       起初黄少天并没有什么不适,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体温升高,呼吸急促,四肢发软,后背很快就攀上了一层薄薄的汗珠。黄少天的双腿绞紧了薄被,他能感受到血管里有什么骚动着企图破皮而出。

       就像是……

       就像是发情期一样……

       黄少天猛地扑下床,绞在双腿间的被子使他重重地摔在地上,可他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立刻爬了起来扑向放在角落的行李,从行李箱里摸出个小喷瓶,紧跟着铺头盖脸地喷了自己一身。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后来的几个小时里黄少天都没能入睡,情欲蒸腾不散,他咬紧牙躲在被窝里嗅着陌生的气息释放,那股缭绕的果香总让他恍惚以为身边还有另一个人存在。

       另一个或许会与他白头偕老的陌生人。


04.

       周泽楷的车票是临时买的。

       从学校到家乡的绿皮火车即将停运,他应下小伙伴的邀请准备来一趟一天一夜的火车之旅。

       青春本就无畏疯狂。

       只是小伙伴们谁也没想周泽楷会因一通电话而匆匆退出了这个大伙儿早早商量好的计划。

       周泽楷接到母亲的电话时是下午三点,炙热的阳光铺满着每一片土地。在她正抬起头望向窗外繁茂的常绿树以缓解眼睛的疲劳时,母亲告诉他,“你的伴侣在家等待你,他的名字是黄少天。”随着尾音散落在空气中,那束最斑斓的阳光正巧落入了他的瞳孔。


        那一瞬间世界只剩下空无,白茫茫地望不到尽头。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拽着回家的车票,由于五一假期的原因辗转几个车站也只买到了明早启程的汽车票,可周泽楷还是抿着唇笑了起来。冰凉的可乐贴在脸上都不能消去脸颊不断升腾的热度,手里的易拉罐被捏得嘎啦作响,他喃喃那个名字时胸腔里仍不断翻腾的恨不得蔓延而出的感情是不是就是喜欢?

          答案当然是——是。


          当风尘仆仆赶到家的周泽楷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便愣住了。

       他知道黄少天在家里住下,却没想过会直接在他房间里……长相干净的omega处于酣睡之中,屋子里没开空调没开窗有些闷热,黄少天的脸红扑扑的却还是抱着被子不撒手。周泽楷整理好行李后蹲在床边盯着他瞧,他觉得这个屋子里的每一寸都染上了omega甜腻的气息,像丝滑醇厚的奶油让人欲罢不能。周泽楷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一点点攀上床沿,缓缓挪动着伸出食指勾住黄少天的手指,他的声音很轻,像是附在情人耳边深情款款道出的情话:“抓到你了。”

       他真的太久太久没有这么近的看看他了。


       浅薄的光亮落在眼皮上,意识点点恢复清明,黄少天还没睁开眼睛便一个鲤鱼打挺坐直了身子。这个午觉太过冗长,脑袋晕晕沉沉的只怕还赖在床上又会睡了过去。

         黄少天伸长手臂去够床头的闹钟,不料一不小心把其扫落在地上发出砰得一声响,与此同时浴室哗哗的水声赫然停止,黄少天这才意识到哪里不对。他的脑子还犯迷糊,傻了吧唧地抱着被子歪着脑袋盯着浴室的门猛瞧,事后想到这事的黄少天真恨不得坐时光机回去一巴掌把自己给抽清醒了,忒傻!

         十分钟后周泽楷穿戴整齐地从浴室走出来发现黄少天呆呆地看着他,便靠在浴室门上和他两两对望。

         “周泽楷?”

         “嗯。”

         呦,没想到他的Alpha帅到让人合不拢腿啊。

         呸!什么玩意!

         联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黄少天的脸腾地红了。


评论(26)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