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我不知道我的生命有多少载,只是无论是世人口中的长寿还是短命,活到今天的我与它的生命相比都实在太过亢长。我要如何背负这条生命?我要如何背负这份愧疚?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做的只是怯弱地用泪水表达自己的悲伤以稍稍洗刷那份无法释怀的愧疚。

它的身体还是温热的,它的毛还是顺滑的,它躺在那里乖巧的像是睡着了。明明在不久前它还在与我戏耍,明明它刚刚学会如何上楼,明明它的第一袋狗粮还没有吃完,明明它只有两个月大,可是呢?可是它就此离开了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我以为自己能够照顾好你,原来只是自己太自以为是。

篮子,篮子,篮子,虽然你到家里只有仅仅一个月,可是你是我的家人,是我的朋友。在刚刚的一瞬间我甚至荒唐地想,如果我多了朋友就要失去你,那么我宁可不要。

对不起,我亲爱的,我竟无法给你安然的生活。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