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all黄】生而为人

>挖出来写,换了背景,非原作向,非正统ABO。

>预警: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雷,下了一场雷阵雨。

>本文无喻黄。

卢瀚文眨了眨眼睛,待得双眼稍微适应黑暗,便一个鲤鱼打挺猛得从床上蹿了起来。

手里拽着遥控器一边调低空调温度一边焦躁地在房间里来回转圈,试图让浑身发烫的身子冷却下来。他的动作甚至有些粗暴,难免磕磕碰碰,却没感觉到疼痛,只觉得越加焦躁。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腻气味,让卢瀚文联想到了细腻醇厚的奶油,细滑却厚重的口感与淡淡的奶香和甘甜,惹的人不由得想多嗅几分。月光透过没拉严实的窗帘打在屋子里的一角,冷冷的,与沸腾的空气截然不同。

皮肤下仿佛有什么东西鼓燥起来,兴奋地跳跃着企图破皮而出。越发滚烫的身体令卢瀚文产生了一种扒光了贴在地上的冲动,他迷迷糊糊地想明天别忘了让人来修理空调,但是霸占大脑更多的念头却是想接近散发出这一气味的源头。

他的呼吸急喘,调低的温度并未发挥它的作用。难以忍耐的诡异感受使他的步伐越发杂乱,双手狠狠地摩擦手臂试图褪去皮肤下的鼓燥,血液在血管里像是跳跳糖在口中四处乱蹦哒一样,闹得他浑身不舒坦。

当察觉靠近门的地方那种甜腻气味更为浓郁时他迫不及待的窝在那个角落,贪婪急切地深呼吸着,那股子甜腻仿佛就此侵占了他的四肢百骸,不由沉溺其中。紧跟着他发现外面的走廊这种气味似乎更盛时,近乎出于本能地伸出颤抖的手毫不犹豫地拧动门把。

尽管他已经意识到这种气味越浓烈他便越难受。

一步步追寻本能往气味最浓烈的地方走去,脑子里的那些个理智、常识连同智商君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任其自生自灭。

黑漆漆的走廊并不影响卢瀚文的行动,他宛若一只矫捷的猫儿不受暗夜的阻碍,黑暗未能蒙骗他的双眼。他脚步轻盈地一步步前行,最终驻足于离楼梯口最近的房门前。

卢瀚文颤巍巍的伸出手搭在门把上,空洞的大脑里有一个尖锐的声音疯狂地叫肆着打开它!打开它!皮下奔腾的血液兴奋的跳起桑巴舞,提前庆贺着即将到来的胜利。

“瀚文,瀚文!”

喻文州打开房门便看见卢瀚文直愣愣地站在黄少天的房门前,方才脑中冒出的猜想又一次从脑海滚过,连忙大步上前扣住卢瀚文的手腕。

这孩子蹙起眉头一副抗拒他靠近的模样,总是亮晶晶充满活力的眸子空洞地望着他,仿佛透过他的血肉之躯直望向他身后陷入黑暗而显得深长的走廊。

他心里嘎嗒一下,暗道不妙。另一只空闲的手交换着轻拍卢瀚文的左右脸颊一边喊着他的名字,试图唤回他的意识。

幸而卢瀚文的眸子渐渐清明,喻文州双手握住他的肩头晃了晃,和原来一样低声唤着:“瀚文,瀚文,瀚文……”

“队长……”卢瀚文猛得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囧着一张脸四下打量才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大半夜跑到了黄少屋子前。只是那股诱人的味道似乎就是从眼前这扇门后传来。

喻文州收回手,还不等他问,卢瀚文的话便如炮珠一般吐了出来:“队长,你有闻到味道吗?一股香味,很香很香的味道!好像是从黄少的屋子里传出来的,你知道他藏了什么好吃的么?”

“瀚文,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尽管已经猜测到卢瀚文大半夜莫名其妙举动的原因,可当得到当事人证实的时候喻文州还是突然觉得头疼。

“诶——”小孩瞪大眼看着自家队长,不舒服什么的必须有啊!他都难受的从睡梦中醒过来了,可是队长也未免太神机妙算了吧,“队长你太神了!

我睡到一半就难受醒了,感觉皮肤底下有什么东西在跳跃企图破皮而出似的,热得根本hold不住啊!我房间的空调不知道是不是坏了,一点用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黄少天混久了,卢瀚文说话也越来越有打嘴炮的感觉,噼里啪啦一箩筐话直接往人身上砸去。

喻文州哭笑不得,果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作为一名Alpha,尽管只是一名未成年的Alpha,卢瀚文还是敏锐如探测仪一般察觉到了Omega发情所散发出的信息素。

追究根源不知道究竟是因为卢瀚文觉醒的过早又或者是屋子里那位所散发的信息素过于浓烈的缘故。

同样作为Alpha的喻文州自然了解这种信息素对于能感受到的人来说是何种丧心病狂的存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在半夜惊醒,从而有机会阻止卢瀚文的行动。

他之所以能保持清醒的大脑不过是因为他刚刚嗅到那股子甜腻气味时便拎出衣柜里的药箱自行注射了抑制剂,否则……接下来的场面恐怕就只能用黄暴形容了。

令他哭笑不得的是,当发情的信息素将两个Alpha影响得不得入眠时,某位进入发情期的omega似乎还在酣睡之中没有察觉?

这究竟是对本能拥有异常强大的抵制力,还是根本忘记了他自己是一位omega?

喻文州拉着卢瀚文到他房间给他注射抑制剂,当小家伙眨巴着纯真无暇的眼睛问他自己是怎么了的时候,喻文州很难得的哽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这个觉醒过早的少年——你受omega信息素的影响发情了,想压少天。

此时他的房门被敲起,“叩叩”两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评论(34)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