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看文识人#听说我的那个特别好认……猜得到咩?猜中点文www(亲友除外),任意右黄文万字内(除喻黄、叶黄),一个月交齐。顺带挂一挂那个特别大的脑洞23333

云雨千秋:

① 懒惰(CP:郑黄)


微弱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透了进来。
阳光虽然微弱但还是使郑轩有些不自在,他瞥了一眼稍微估量了一下,心想这光线应该照不到他身上,闭上眼应该也就没问题了。
这么想过之后他闭上了双眼却没有移动依旧维持最先开始的状态。
白天对于吸血鬼来说应该是睡眠时间可他怎么也睡不着。
也许之前睡的太久了,他这么想。
他睡了多久,现在什么时候郑轩有些懒得思考,他觉得自己懒惰这个真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他记得黄少天不止一次说起过这个问题,而现在已经严重到他不想去思考任何事了。
黄少天呢?
想到这里他突然坐了起来,他看了下日历,日历的日期还停留在很久之前。他粗略算了一下觉得应该差不多了。
不管发生什么黑夜终将过去,黎明总会来临。
郑轩一直记得黄少天跟他说过的这句话,其实他很想告诉黄少天说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件好事,他也想跟黄少天说对于他来说这句话应该反过来说,不管发生什么黎明总会过去,黑夜终将来临,但是一想到之后会换来对方更多的话他也就没有说出口,现在想来早知道就让对方多说点,让他多听听对方声音。
脑子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晃眼就到了夜晚。
郑轩拍了拍灰尘,拉了拉有些褶皱的衬衫就出了门。


 


② 贪婪(CP:刘黄)


[那些厚积的感情重重叠加,压得我喘不过气。]


刘小别已经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自觉地频频关注那个叨唠的前辈。


他原以为这仅仅出于不甘或是……憧憬。


憧憬着那个站在剑客职业最顶端的妖刀,那个享有剑圣的美誉的黄少天。


直到他从一场充斥着蠢蠢欲动情欲的梦中惊醒,才恍然察觉属于少年的悸动不知从何时开始系在那个总是喋喋不休的话唠身上,并抽丝剥茧地萌发成一发不可收拾的感情。


梦中的黄少天是热情的。


他会用被情欲沾染的沙哑嗓音呢喃着自己的名字,一遍又一遍,请求被大刀阔斧的侵占。


梦外的黄少天是疏离的。


他们并不熟悉。纵使见面,黄少天也只是作为前辈与他寒嘘几句无关紧要的话题,其中大多还是与比赛相关。


这本不算什么。


如果他没有见过黄少天与别人如何相处。


可是他见到了,因为自己的不自觉,他见到了他与别人的亲近,他见到了他对别人露出的笑容,他见到了他极其自然地靠在他的队长身上,耳语些什么。


于是他一次又一次地辗转难眠,一次又一次地望着如墨沉寂的天际泛起浅薄的晨曦,一次又一次地渴求黄少天的目光在他身上多加停留。


嫉妒?


嫉妒。


嫉妒!


[看着我,不要移开视线。]


或许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他才会刻意在全明星周末拔剑相指。


但是他没有看向他,他没有作出任何反应,他甚至是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


[我在做什么?我不知道。]


刘小别把黄少天困住了。


在他因为遗落物什独自重返休息室的时候。


“咔,咔。”


扭动门把的细微声响在寂寥的体育馆格外清晰,黄少天奋力扭动门把,企图将外锁的门打开。


“刘小别?是你吧!开门!”


黄少天生气了,他的声音里蕴含不满与愤怒。


[可是我很高兴,你注意到了我。]


“你想做什么?把我锁在这里干嘛,别说是王大眼吩咐的,你说了我也不信。开门!”


[别提别人,你只需要看着我。]


“刘小别!我警告你,开门!开门!你听到了吗,开门!”


黄少天气急败坏地狠狠踹了两脚门,他搞不懂刘小别在想什么,既不说话也不开门。


但是要他停留在这里的态度却是坚决的。


[别生气,我只是想和你呆一会儿。]


“黄少天,”刘小别深吸口气,“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喜欢你。


喜欢。


你。


这份心情你可不可体会?


这份感情你可不可接受?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这份喜欢在无数个日日夜夜发酵,成为无法割舍无法淡忘的部分,成为心底最隐


晦的部分,成为让我痛苦不堪却又不忍舍弃的部分。


我喜欢你,喜欢到嫉妒你身边所有的人。


我喜欢你,喜欢到希望你眼眸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存在。


我喜欢你,喜欢到小心翼翼地试图拉进我们之间存在的距离。


我喜欢你,喜欢到开始遥想几十年后老了的和你共同度过的岁月。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啊!


所以,请给我你的回应。


 


③  嫉妒(CP:郑黄/喻黄)


七月的天气总是潮热又粘稠,昨天刚下过场暴雨,宿舍楼所在的那条道路泥泞难行,石砖路坑坑洼洼,像极了陷阱游戏,谁知道一脚踩下去涌起的水是弄湿鞋底还是淹没鞋面。降下没几度的温度立马反弹回来,换过的衣服一个早上又糊在身上,黏黏答答恶心的要命。


暑假补课似乎是教育部明令禁止的事情,可是每家学校却又都心照不宣的继续进行。减负减负的口号喊了那么多年,可学生身上的书包却似乎越来越重了。


压力山大啊……郑轩叹口气。


每间教室都人口稠密的如同蒸笼一般。老旧的风扇吱吱呀呀的转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掉下来削掉谁的脑袋让教室变成一片血海。即使是这样,风扇下仍然被誉为黄金位置而倍受垂涎。


讲台上带着金丝眼镜的老头听说是从哪个名校请来的高薪讲师,操着一口难懂的方言。还没理解第一种解题方法转脸就擦掉了半个黑板的答案讲解,开始写第二种。


黄少天头也没抬的在桌洞里奋笔疾书的抄着今天的作业。喻文州坐在他旁边,把记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翻过一页,趁着老师板书的空隙里盯着他在灯光下发黄的发旋走神。


暖暖的,软软的,像是某种小生物新生出的绒羽。


兴许是感受到头顶的视线,黄少天抽空偏头小声问怎么了,喻文州如愿以偿的把手覆在对方发旋上揉了揉。


果然暖暖的,软软的。


“少天第17题的答案抄错了,是Z不是2。”


黄少天低着头红了耳尖。


对于前座双方亲昵的动作习以为常的郑轩还是手一抖,演草纸上戳出一个圆圆的小洞。


 


④ 七宗罪(CP:all黄)


Cantarella
——禁断之毒



【Episode Zero】


Well,do you want my gift?


【Episode One】


“呐呐,郑轩你听说了吗,G市又发生命案了呢。”
“嗯,似乎那个凶手还没被找到。”
“还以为来G市工作真不算是明智的选择呢,太不安全了,啊!到站了,我先走了哦!”
“明天见啦黄少。”


他刚跳下车,冲着慢慢加速准备离开的公交车挥挥手,“明天见”的话还没说出口,公交车就轰的一下,爆炸了。周围都是其他人的尖叫声。黄少天愣愣的看着燃烧着的公交——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个人逃出来。


这是,第几次了?
不知道。


【Episode Two】


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时,开灯的瞬间他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
“张新杰说你已经连续三天没有按时归寝了。”韩文清就坐在床上,即使他自己感觉只是“面无表情”,在张佳乐看来,还是十分可怖。
“青春期的男生嘛,难免都会有点思♂春情节嘛!”
“……下次注意点。给霸图抹黑的人,我不会放过他的。”


呐,抱歉啊,队长。
虽然来到霸图球队才一年,但是这是我第一次叫你队长。
也是最后一次了。


身边似乎还回响着其他人的叫喊。
“凭什么!你你你凭什么这样!这可是讲法律的社会,不就是打架么,又没出人命,凭什么要我们去Si——啊——”
“这个混蛋警♂察,真的想要把我们烧死啊!”


“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该染指于他。”
“我知道他爱的不是我,但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


隔着关上的房门,还有熊熊大火,他听不见房间里的诅咒谩骂。
呼号吧,惨叫吧。
罪恶的人。
一旦选择,就没有回头路可走。


下地狱去忏悔吧。


【Episode Three】


“我输了。按照赌约,我再也不会去找少天。”


“哥哥,饿。”拉了拉身边人的袖子,得到的只是一块小小的面包。
“哥哥出去一下,沐橙乖,回来之后给你带很多很多好吃的。”
但是她的注意力全在那块小小的面包上,甚至都没有听到房门上锁的声音。


见不到他,自己一个人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见不到他,自己的世界只剩一片灰暗……


不,我还有Cantarella。
喝下之后,自己便可以和你,永远的在那边的世界——


思考终止。


“还有吃的么?”苏沐橙没有回头,似乎还在对谁说着。
但是,空荡荡的地下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没东西吃,真可惜呢——”晃了晃脑袋,钢筋水泥的小房间显然吸引不了她的注意力。
她低着头也不知道想了多久,突然对着自己的手笑了——


【Episode Four】


“先生,这件衬衫穿在你的身上真的很合适呢!”
“谢谢。”
“这是今年的流行款呢!”
“OK,我要——诶诶诶周泽楷你干嘛!”


“不要。”
“干嘛啊,我好不容易看到一件比较喜欢的呐!周泽楷!我还要逛商场啦,不要回家!”
“下次,别让她们,碰你。”周泽楷“顺手”把黄少天扔进SUV后座后,没有立马回到驾驶座,而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喂喂喂我说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吃醋——啊!周泽楷你…你别在…啊…这里是地下,嗯,停车场……”


满意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周泽楷突然感觉阵阵疲倦袭来。隔着后视镜,他最后看了一眼熟睡在后坐上的黄少天。


是的,最后一眼。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
“你好,我是兴欣区的负责警♂察叶修,想来调查一下你和死者今天下午在地下停车场里发生的事情。”
“死、死者?”
“是的。停车场的保安通知我的时候,驾驶座上的先生已经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你比较幸运,抢救及时……”


后面的话,黄少天似乎都处于浑浑噩噩之中,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一氧化碳中毒?
才不是这样的原因呢。
烧掉这本笔录,这个小子,就永远都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Episode Five】


“经理,喻经理,你在家吗?”
“少天?”
“经理,你还记得瀚文吗?卢瀚文,就是上周新来的小助理,我联系不上——”


不用说下去了。
也没有必要说下去了。


喻文州家的大门打开的时候,黄少天看到了一堆,没错是一堆,属于卢瀚文的,肉体碎片。


“为什么呢,我做了这么多,你就是不能爱上我。”脸上喷射状的血迹还没擦干,喻文州就这么保持着浅浅的笑容,看得黄少天手冰脚凉。
“是你做的么?郑轩,徐景熙,许博远,还有……”
“是。”喻文州毫不犹豫的打断了黄少天的问话,“能阻碍我们在一起的人都不在了,现在,你是不是就不会把注意力分散到其他地方去了?”


你看过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你触碰过的东西,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我愿屠戮天下,只为让你的心永远在我身上。


【Episode Six】


“叶、叶警官?”在消音器的作用下,黄少天只听到了轻轻的噗的一声。
0.44口径的沙漠之鹰,只一枪,就穿透的坚硬的颅骨。


“再等一下,少天,再等一下……还差一个,还差一个就成功了。”
“什、么?”
“集齐七件大罪之器,便可以得到向恶魔许愿的机会啊!再等我几天,还差一个,等我找到了第七个——”


他的眼里突然一片血红。


“少天——”使劲眨了眨眼努力看清眼前的爱人。


“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这句话,叶修永远都说不出来了。


“……”黄少天扔下手里的水果刀。
“想要集齐七宗罪?抱歉,我还没有做好赴死的准备呢。”


无人听见。
夜空中,似乎飘荡着谁的轻吟。


【Episode Seven】


I’m the gift.


Gift,in German,means——
The poison.


My name
is Cantarella.


FIN.


 


⑤ 色欲(CP:周黄)


魔总是善用花言巧语来哄骗人类上床然后将他们精气当做食物吸入肚中。


周泽楷是魔但花言巧语这件事对他来说着实有些困难,好在他的脸对人还是有致命的吸引力,总会有人自己送上门来给他当食物,不过这些都被他拒之千里。很多魔问他什么样的食物才符合他的胃口?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你肚子不饿嘛?


对此他依旧摇摇头表示不饿。


但是现在他感到很饿。从见到黄少天之后这种饥饿感就没有停止过。


周泽楷一向认为自己的自制能力很强,但是现在却落入随时失控的局面。他只要看到黄少天在他眼前就有克制不了的冲动,双手握拳张开反反复复,内心不断提醒自己要克制,不能仅仅因为需要而去跟他发生关系。


“喂喂喂,周泽楷,你看着我发什么呆。你还真是一个闷葫芦,那些个女的就知道看脸所以才有这么多人来找你搭讪,但是一旦跟你接触下来肯定跑的远远的……”



黄少天好像刚喝了点酒显的有些兴奋,脸有些红但眼睛却很明亮好像有星星,张张合合的嘴让周泽楷很想要吻他。


有些糟糕。



周泽楷抓起放在面前的酒杯想要一口饮尽来缓解却被黄少天抓住了手腕。他有些疑惑的看向黄少天却看到对方明亮的双眼死死盯着他的脸看。



黄少天已很慢的速度在靠近他,他俩距离正在逐渐缩短。就在他以为他俩就快吻上的时候黄少天突然偏过了头靠上了他的肩膀。


“周泽楷。送我回去怎么样。”


 

评论(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