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取名废】Mr.Saotian Huang

>又名《作死的黄烦烦》

>一句话简介:oocoocooc,语死早语死早语死早,这是一个少女心周警官X毛茸茸黄老师的故事。其实我最开始只想练练炖肉……

>又忘了说这个……补上。这篇弄个无料或者小料有人要吗……弄的话顺序会调一下。我不想印了拿来糊墙qwq



ⅲ.Short message

——嗨,周泽楷,我是黄少天,你还记得我吗?就是那个雷霆美容健身俱乐部的瑜伽老师。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记得多啃点大骨头补补钙,还要多晒晒太阳啊!还有就是你好久没来上课了,办张卡也挺贵的,别浪费呀!嗯……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你明天来上课吗?

一板一眼的规整汉字塞满了短信框,黄少天愁眉苦脸地斟酌着用词在原文上删删改改,最后发送出去的竟只剩下“你明天来上课吗”七个字加上一个婀娜的问号。

在发这条短信之前黄少天犹豫了很久,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他和周泽楷交集不深仅有一面之缘,这样发条短信过去似乎太过唐突,何况黄少天的心里还图谋不轨地揣着不可告人的小九九。

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三个星期……眼瞅着周泽楷已经一个多月没来过会所,黄少天有些担心周泽楷会不会没打算再来上课,到底没忍住向前台的会员登记处要来号码。

这个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要凭空遇见也不是件容易事。茫茫人海,难得遇到个挺合心意的,黄少天可不想连对方是不是同道中人都没搞清就轻言放弃。

周泽楷看到短信内容的同时脑海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拽着尾巴脸红的黄少天,于是在保存号码的时候在姓名那一栏很是认真的敲上黄老师。光标紧贴着“师”字闪烁,下一刻却移动到“黄”字前面,周泽楷的手指跳跃着在最前方加上一个形容词,随后盯着那七个字没由来的笑了。

盯着看了一分多钟,却在点下保存后又觉得不满意,重新点开编辑把“毛茸茸的黄老师”删去尾巴的四个字,只剩下了毛茸茸。做完这些才发现因为连日劳碌而压制的心情不知何时竟明朗起来。

黄少天收到短信时的反应和周泽楷可谓大相庭径。他拿着手机颠来倒去的看那一个“嗯”看了将近半个小时,也没能揣测出周泽楷的意思。

这份纠结甚至延长到了午夜。黄少天在自己柔软宽大的床上从东滚到西,又从西滚到东折腾了半宿,闹得连他养的猫都不乐意地蹿上床给了他一爪子。

第二天黄少天在洗漱时对着镜子里顶着天然熊猫妆的自己竖了个中指,然后为了节省时间套上教学时穿的动物连体衣喂完猫就匆匆忙忙地走了。他起的有些迟了,这个点该上课了。

黄少天用了五分钟小跑到会所,一拉开教室门,就见背对他坐着的学员们齐刷刷地扭过头用真诚的眼睛望着他,其中包括久违的周泽楷。

连忙一溜烟地跑到前方又是鞠躬又是道歉,愧疚得不行。反倒是学员们看黄少天气喘吁吁的样子大度地让他别内疚,先歇一会儿再上课。

黄少天今天穿的是身熊猫的连体衣,帽子上的两只耳朵随着他的大幅度动作兜在了脑袋上,两只圆圆的耳朵支楞着,屁股上的尾巴也一颤一颤的,周泽楷看着那团圆嘟嘟肉乎乎的尾巴特别想,特别想捏一把。

上课的时候其他的人跟着黄少天的动作,周泽楷则独自在墙角拗胳膊拗腿,因为位置的原因全程都能看见黄少天的屁股……上肉乎乎的尾巴颤呀颤,惹得他更想捏捏了。

优秀正直的周警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拥有一颗热爱萌物的少女心,尤其对毛茸茸肉嘟嘟暖呼呼的东西毫无抵抗力。

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致使正直的周警官下课后做了一件非常不正直的事,他毫无意识地尾随毛茸茸的,尾巴一颤一颤的黄老师走过了两条街。

心里盘算着回家换身衣服后出来该买什么菜,和周警官见第几次面时试探好的黄老师完成没察觉到身后跟着的就是让他发条短信都能纠结了个把月的周警官。

直至到达单元楼下等电梯时,黄老师才突然发现电梯门印出的那个模糊身影怎么那么像周警官呢?随后他一回头就给吓着了,周警官微垂着头目光炯炯,黄老师顺着他的视线低头往下瞧,看到的是自己裆部……同位对换,也就是说周警官盯着自己的屁股瞧了一路(◎o◎)?

他需要报警吗?黄老师忧伤地想。

周警官仿佛看出了黄老师的想法,羞红着俊美的脸,声音里含着微微的颤抖解释道:“我能捏捏你的尾巴吗?”

黄老师继续忧伤地想他现在该震惊于周警官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句话,还是该打电话报警说警察叔叔,这里有怪蜀黍。

然而下一刻黄老师更忧伤了,因为他意识到眼前的怪蜀黍周貌似就是警察叔叔。



黄少天露出八颗牙的标准笑容时给人感觉特别阳光开朗,只有当他静下来的时候才会发现黄少天其实长得有点艳。

他眼角和唇角都有些微微的往上挑,下唇比起上唇有些肉肉的,咬着唇不说话或是上挑着眼睛看人的时候能生生把人的魂勾了去。这一点周泽楷深有体会。大学期间还曾被学生会文娱部的“伯乐”苏沐橙拖去反角参演舞台剧,黄少天本来是宁死不从,直到被辅导员日日的促膝长谈烦透了才勉强应下。结果那一次的舞台剧大受好评,甚至有人在校园论坛发帖寻找那天参演舞台剧的那位不知名美女。不过这事被黄少天彻底地归入打死不能说系列的黑历史。

再加上黄少天这人爱玩又放得开,在和周警官在一起前的感情空窗期不是没去过gay吧,也不止一次在同路人的损友怂恿下穿着性感地露出锁骨和大腿去勾男人。只是勾来勾去都没瞧见称心如意的,到最后倒多了不少同道的朋友。

虽说黄少天人骚包了点,好在洁身自好没出过什么事。

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有一回就险些惹了大麻烦,幸而周警官及时赶到才避免了祸事。自那之后黄少天和周泽楷约法三章,其中一条内容就是再也不去任何营业性娱乐场所,括弧,周泽楷陪同除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黄少天身边较亲密的朋友都知道他们的关系。毕竟每每相聚,周泽楷都像个门神似的杵在一边。

这次实在是因为久未见面,黄少天不好扫兴就跟着来了,心里还侥幸说周泽楷接到了临时带队任务不会被发现。谁能想到会变成这样?

烟雨酒吧的二楼被分割成几个大小均等的房间,昏暗的走道幽长深邃,壁灯投射的暗紫色灯光将墙上的装饰画照得分外诡异。

周泽楷走路是没声的,接近黑暗的空间里只能听见黄少天拖沓的脚步声和楼下的隐隐人声。黄少天用自由的那只手握住了周泽楷拽着他的那只手,触到一片凉意,于是又握紧几分。

现在天气转凉了,周泽楷的手脚在晚上总是冒着冷气。说来奇怪,周泽楷明明是冬天出生的,却一点都不耐冻,更奇怪的是你问他冷吗,他还会告诉你不冷。可是透骨的凉是骗不了人的。

黄少天握住周泽楷的手连声喊他的名字,“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他有点夜盲症,黑布隆冬地看不清前方的人有些不安心。

周泽楷心里生气,却还是黄少天喊一声他应一句。他俩在一起的时间差几个日头就满打满两年了,周泽楷却没一点腻歪的感觉,相反的越发想要跟对方过一辈子。虽然黄少天会把他那只叫大王的猫抱到床上,会偷懒不做家务,会瞒着他跑出去玩,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假装闹脾气,可是他喜欢他的那份心情和他喜欢他的一样清晰而浓重。

五步外的房间门突然咿呀一声往里拉开,黄少天立刻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个箭步蹿到了周泽楷身后紧贴着他的背,周泽楷的那点气瞬间烟消云散。

大开的房间探出了两张一模一样漂亮的脸,一个说:“诶,是黄少和他家那位。”另一个接,“黄少你们怎么上来了?”原来是烟雨的两位双胞胎驻唱,舒可欣和舒可怡,她们因为楚云秀的关系和黄少天挺熟的。

两个娇俏的姑娘一唱一和地继续往下说,“笨,上来肯定是要那啥!”“嘿,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不如我们出去逛街吧?”“好主意!对了黄少,你们需要套套吗?”“润滑剂呢,要吗?”

黄少天面红如火,“要什么要?要什么要!你们俩个小姑娘说这话都不会不好意思吗?”

周警官淡定如昔,“要。”

——嗝。

黄老师一如既往地被周警官的一字真言噎住了。

评论(2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