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取名废】Mr.Saotian Huang

>穿连体衣梗教瑜伽梗依旧来自《你能给自己做口活吗?》,侵删。

>又名《作死的黄烦烦》,这里的小周有点腹黑。跪着求小天使赐我一个题目!

>一句话简介:oocoocooc,语死早语死早语死早,这是一个腹黑周警官X作死黄老师的故事。



ⅱ.First meeting

周警官是gay。

巧的是黄老师也是。

更巧的是他俩是一对。

周警官姓周,名泽楷。掐着手指算算,周泽楷和黄少天在一起就快满两年了。两人认识的场合有点小囧,是在黄少天的瑜伽课上。

周泽楷是一名非常优秀的人民警察,各方面的评定都是杠杠的,除了柔韧性。是的,除了柔韧性。就是下个腰劈个叉愣是次次都能搞到韧带拉伤的那种硬骨头。

据周泽楷手下的江波涛、杜明、吕泊远等人猜测,兴许是因为队长太过刚正不阿,怀着一腔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热血,时刻不忘男儿家的钢毅,所以无法曲折笔直的脊柱。当然了,这种冠冕堂皇的说法在后来被黄少天深深鄙夷。

促使周泽楷下定决心去练瑜伽的转折点是他的轮训成绩又一次被柔韧考核拖了后腿之后堂姐的喋喋不休,说实话他真的不止一次认真地思考过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为什么一定要具备柔韧性,又不是要到广场去教大妈们跳舞。

堂姐拍着一马平川的胸膛表示:“泽楷你放心,我已经帮你办好会员卡了,你到时候跟着我去就好了!我跟你说,新来的那个老师特别萌!特别萌!”

事实证明,这个新来的瑜伽老师真的特别萌。

当周泽楷坐在一群大妈大姐三姑六姨中被肆意调戏的时候,黄少天的出现简直就是自带光环的天使,bulingbuling地亮瞎人眼。哪怕天使君穿了身毛茸茸的鳄鱼连体衣,那条长长的尾巴还拖在地上摩擦着地毯也无法影响他在周泽楷心目中的光辉形象。

黄少天见到一群雌性中冒出个汉纸也是吓了一跳,从人群里把堂姐拽到一边,心有余悸,“怎么回事这?”

“我上次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你忘啦?”堂姐也是那种静不下来的,干脆蹲下身子把玩黄少天的尾巴。

黄少天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确实有这件事,可是也没说来人长那么帅啊!再低头瞅瞅自己一身毛茸茸的,尾巴还被别人抓在手里,瞬间一簇火从后颈烧到耳廓,热辣辣的。

他天生是弯的,初恋兼前任是比他大两届的大学学长,当年学长毕业的时候执意要北上,还死了吧唧地要黄少天等他。黄少天怎么可能等他?就算等他又能怎么样?他志在远方,黄少天却只想守在父母身边。所以在纠结了两天后,黄少天果断地和学长江湖不见。

分手至今三四年了,可能是因为空虚寂寞冷久了,猛地见到个小鲜肉,他还真有那么点……怦然心动?这么想着黄少天朝周泽楷的位置看了眼,正巧撞进对方望过来的眼里。

——啾。

就那么一刹那,一束烟火在心里绽开,拖着长长的硝烟尾巴久久不曾消散。黄少天慌乱地埋下头,耳廓的潮红悄悄爬上脸颊,火烧火燎。

那边因为堂姐离开而局促的周泽楷瞧见毛茸茸的黄老师和自己对视后徒然烧红的脸立刻就明白了——黄少天和他是一路人。而且他发现,自带光环的黄老师有那么些小可爱。

“咦?黄老师,你没事吧?脸好红。”

周泽楷在堂姐担心的询问中靠近他们,黄少天看着影子的压近紧张地后退一步,不由握住尾巴根揉捏以缓解紧张的情绪。这是他的小习惯。

然而周泽楷只是站在堂姐身后,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被搁置许久的学员开始喊黄少天回去,黄少天马上打起精神应好小跑过去,没注意到周泽楷投射在他身上别有深意的目光。

接下来的课堂内容是周泽楷一生都不想再经历的痛,在周围学员纷纷跟着黄少天动作时,周泽楷连腿都拗不起来。黄少天见状跑到他身边帮他压腿,一点点地往下压,一边压一边问周泽楷的感觉。周泽楷一直在摇头表示可以继续,突然间脸色变得煞白。

“周泽楷……你没事吧?”

伤筋动骨一百天,加之那段时间上头下达新指示工作繁忙,直至堂姐出国深造前提了一句,周泽楷才意识到他的瑜伽课搁置很长一段时间了。

等工作真正空闲些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一个月,在周泽楷想着明天去上瑜伽课的那天晚上收到了一条来自未知号码的短信。

——你明天来上课吗?



黄少天曾经和周泽楷约法三章不再瞎闹腾,偏偏唯一的一次放肆都被逮个正着。现下脊背冒出的冷汗刷刷地往下落,被钳住的肩膀又酸又疼,也只敢笑脸迎人。

烟雨酒吧此刻灯火通明,平时不会开启的白炽灯大大咧咧地照耀着,人们这才发现酒吧的右边角落竟还有人沉醉在温香暖玉中。门口杵着的一群警察都挺无语的,立刻分了几个人黑着脸上前打断。

有人伸着懒腰从“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的二楼迎着众目睽睽往下走,嘴里还念叨着:“周警官,你看我多配合你工作啊,有什么事记得多多照应。”说完居高临下地环视一圈,乐了,“黄少天你好久没来了,这是怎么了?”

黄少天听到这声音真恨不得挖一个坑跳下去,不然把头埋起来也好啊!

来人是烟雨酒吧的老板之一,楚云秀。楚云秀和黄少天是同届不同系的同学,因为都有参加学生会的关系颇有几分交情,黄少天因此对女人传播八卦的能力深有体会:被女人知道了就等同于全世界都知道了。

周泽楷毕竟是和黄少天睡了两年的男人,一瞧黄少天的脸色就能猜到几分。本来吧,按照周泽楷的性格实在是不可能让黄少天难堪的,可是转念想想不给黄少天点教训,他这辈子都无法安生。当即钳住黄少天的手腕和副手江波涛示意后转而问楚云秀,“有空房间?”

楚云秀半晌才反应过来点头,“这点小事,楼上随便挑一间去!”字字铿锵,还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黄少天还来不及苦笑,就被周泽楷拽着上楼去,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围观群众。宋晓、徐景熙那帮知晓他们关系的损友早就幸灾乐祸地笑做一团,李远还挤眉弄眼地冲扭过头向他们求助的黄少天做口型——祝xing福。

至于是幸福,还是性福,就不得而知了。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