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断章(序)

防雷预警

>涉及:叶→←黄,周→黄←乐。其他右黄不定期上线,注意是叶→←黄,不是叶↹黄!

>这其实就是一个杰克苏!!!确定要看吗?

>又黑化又贵乱,雷到没朋友!确定要看吗?

>雷雷雷雷雷×N,确定要看吗?

>这个烦烦不阳光开朗,确定要看吗?

>这个乐乐不欢脱,确定要看吗?

>这个小周不是百事小能手,确定要看吗?

>这个老叶不大苏甚至有点渣,确定要看吗?

>看了不接受打脸,确定要看吗?

>逗比文风,小学生笔力,ooc属于不可抗因素,确定要看吗?

>节操,三观,下限什么的我都抛弃了,确定要看吗?

>别怪我没提醒,最后说一次确定要看吗?

>如果以上答案都是是(❌),那么就往下吧。





断章.序

张佳乐走出浴室的时候黄少天正巧刚挂了电话便好奇问了一句,“谁啊?”

黄少天倒也坦然,把手机往床头柜上一丢回道:“叶修。”

他原本靠在床头,边说边爬到床尾揪住张佳乐白色的衬衫领子一拽,张佳乐顺势俯下身,他便如饿狼扑食一般勾着张佳乐的脖子啃他的嘴唇。

这个吻来得气势汹汹,实际缠绵悱恻。双方都没闭眼,张佳乐就瞅着对方亮得不可思议的眼睛里的自己逐渐被水雾模糊。他忽然就想起了下午拍戏空档逛贴吧看的那个盘点贴,标题他都记得呢——《回眸一笑百媚生,顾盼生辉眉眼间,百位明星是明眸皓齿还是眼大无神?》。

瞧瞧,瞧瞧!这题目取得多文艺。里头说戴妍琦娇俏可人,双眸之中自有流光溢彩灵动万千;苏沐橙是一剪秋水含情目,万种风情藏其中;张佳乐记得最清楚的是黄少天的那段:“瞳似墨,盛漫天星辰;又如静夜江水,波光粼粼,这就是黄少的双眸。形容美人之目常说胜过言词,当初我和我妈一起看《夜雨声烦》,我妈就指着黄少说这孩子的眼睛是会说话的w,我也这么觉得,你怎么看?”

下面跟着贴了几张图,前几张都是黄少天的代表作《夜雨声烦》里的截图,剑客打扮的青年前一张扬唇而笑神采风扬,后一张神色冷峻杀气凛凛,还有一张低眉埋首黯然落泪,眼中悲寂如滔天巨浪,翻滚不息。黄少天就是凭借这部电影摆脱偶像派空有脸的舆论,当年更是凭此夺得“最受观众喜爱男演员”和“最佳男演员”双料奖,自此片酬一路水涨船高。两年前在影帝叶修的息影作《帝归》中饰演斗神君莫笑的好友流木,再次引爆一席“人人男神黄少天”的狂潮。而最后一张动图正是《帝归》中黄少天扮演的角色流木。

流木拎着剑站在荒野中望着君莫笑渐渐消失在及腰高的野草丛里,他的眼眸里兜着奇怪的情绪,有对重新启航的好友的祝福,也有对君莫笑某些行为的不解,更多的却像是因分离而生的不舍。

君子之交淡如水。

可他们不是君子,而是侠客。不过一群至情至性肆意而为的江湖人罢了。

最后流木莞尔一笑,转过身向与君莫笑背道离驰的方向离开了。他一路挥着剑,哼着初识那日君莫笑唱的山歌。

碎草纷飞,迷了眼。

回过神的时候黄少天正盘腿坐着专心致志地解他的衬衣扣子,嘴里不忘絮絮叨叨的抱怨:“张佳乐,你在想啥呢?洗完澡还穿的人模人样的出来,你又不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玩什么矜持啊?别告诉我你是害羞了。”说完挑起眉眼唇角看他,眼里满满的挑衅,带着不自觉的勾引。

张佳乐看他这样说没感觉是唬人的,能够大红大紫的黄少天漂亮的自然不止是一双明眸。

他生的好,最好看的地方除了眼睛还有唇。

黄少天的唇角和他的眼角似的都有些微微上挑,安静的是时候生生透出股艳。张佳乐喜欢咬他的唇,下唇肉肉的有些厚,软软的,恍惚间总觉得还带着股甜味。

可现在他心里有膈应。说实在话他真忘了是什么时候和黄少天搞上的。从一开始的一夜情到后来习以为常的定期约炮,长久的时间里并没有发生质的改变,这份关系里从来就没有感情的掺杂。不过是看着顺眼,做着舒服,也就这样磕磕绊绊地一路走了下来。

“叶修”这个名字就像一颗抛入水面的石子或是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振翅的蝴蝶,平静的水面因石子荡起久久不绝的涟漪,富饶的城镇因蝴蝶掀起一场令人措手不及的龙卷风。石子也好蝴蝶也罢,明明是那样微不足道的事物却足以带来无法忽略的变化,更何况叶修于黄少天来说绝不仅仅是一颗石子一只蝴蝶的份量。

叶修和黄少天那点事圈里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人说不好知不知道。只是这事从叶修宣布息影就彻底销声匿迹后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谁曾想他忽然又出现了,出现在黄少天的世界里,出现在了他和黄少天的间隙中。

想到这些张佳乐的动作急躁起来,伸出手按住黄少天的肩膀猛地一推,年轻漂亮的身体陷入柔软的床榻之中,嘟嚷着骂了两声。

张佳乐听着却笑了,黄少天洗过澡后只套了件大T恤,此刻两条修长笔直的腿垂在床沿边更显得撩人。他埋下头亲吻喋喋不休的话唠裸露在外的肌肤,灵巧的手挑逗着T恤下摆的欲望,话唠很快便咬着唇只发出闷声破碎的呻吟。

平日里话如三月春雨连绵不绝的家伙在床第之间却不喜发声,着实有趣。

进入的时候他听到黄少天闷哼了一声,似乎是弄疼他了。他一手继续在红樱上摘取,一手抚开黄少天挡住眼睛的细碎刘海,那双藏着碎金的眼睛里满是水雾,眼里他的身影像在汪洋之中起伏荡漾,飘渺不定。

在一次又一次顶入抽出间张佳乐突然意识到改变其实早就发生了,量变在不知不觉中引起了质变——这份关系不再只是单纯的各取所需。

*《断章》题目来源于四白的摸鱼片段,对这两个字很有感觉,就脑补了一出贵乱……

*不一定成文,不一定有连贯性。因为断章原意就是片段而已啊23333【摊手】

*最近很喜欢乐天……但是不喜欢那种,怎么说呢……不喜欢双花段子里的那种乐乐……太……额……太娘炮【蹲下抱头】

*嗯,就这样吧(´-ω-`),可以谈人生,但是不接受打脸(什么毛病)

评论(23)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