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叶黄】君笑夜雨声扰人

先前那个叶黄的大纲【并没有那么高端的东西】,估摸着我也不一定会继续写><,扔出来。预警就是雷雷雷雷雷。

 

喻队和黄少是青梅竹马,喻队八岁那年家里为他请了师傅学玄奇之术,师傅是魏琛。魏琛见黄少是练武奇才就为了寻了一个剑术高超的师傅,黄少岁十四岁出师化名刘木参军。虽立下汗马功劳却迟迟未被直属的部队提升,后被全军领帅化名君莫笑的叶修发现上报朝廷提升烦烦官职。君莫笑即叶修,无论上阵杀敌或军营之中皆带一金色面具视人。故黄少天并未见过叶修真面目,然后这里是一段他们的军营故事,总而言之就是叶不修在军营里就喜欢上黄少了。

 

后来战胜班师回朝,烦烦辞官回家,被世人封作剑圣。同年夏天,叶秋应同窗喻队相邀见到烦烦。到这里就是开篇的这段“耀四十二年夏,嘉世城亦荣国首富叶家之次子叶秋应同窗喻文州相邀赴蓝雨城赏玩.....”叶修本来已打算娶烦烦,因为烦烦原本是化名所以费了些功夫,虽然在烦烦辞官后真名已为世人所知,但是叶修调查得知烦烦与喻队是两情相悦就放手了。接着就是烦烦觉醒成为omega,喻队却与别的人定亲。

 

烦烦心灰意冷看其他任何上门提亲的人都觉得一般无二,后叶秋上门提亲,实为受叶修所托,烦烦见叶秋与喻队性情上又些许相似又因叶家聘礼之中有蓝雨城名匠所铸名剑“冰雨”,冰雨本已流失而现在出现,烦烦也就答应了叶秋的提亲。叶秋本来有想过向烦烦提亲的,但是因为与喻队是同窗好友,碍于这层情面所以没去,后来被叶修所托,觉得他叶家无论如何也是高门大户委屈不了烦烦,为了烦烦着想便答应了。于是烦烦就嫁给叶修了。可是新婚之夜第一次见到叶修,烦烦就认出叶修不是叶秋,于是就有了骗婚一说。既然已经拜堂成亲就没了办法,但是烦烦没有办法立刻接受和一面之缘的人有夫妻之实,然后两人就在新房里打了一架。。。

 

烦烦在此之后更是在睡觉前把冰雨塞在枕头底下。然后就是一段逗比夫妻史。简单说就是叶修要上烦烦,烦烦不让他上。在烦烦嫁到叶家之后,叶家曾请京都的神医大眼儿给烦烦预测过发情期,大眼儿的预测是二十天内。可在第二十二烦烦都没异常,大眼儿再次为烦烦把脉发现是烦烦服用了大量抑制剂假装未到发情期。后来听了烦烦的原因,大眼儿给了烦烦真的能够推迟发情期的药。

 

反正叶修就是慢慢地把烦烦感化,让他不至于看到他就如临大敌。在烦烦对叶修稍微有好感之后就是叶修坦白他是君莫笑的那段。我们烦烦是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心里其实早在喻队与别人定亲的时候就没有喻队了,于是乎后来喜欢上了叶不修!到此,第一次逗比的炖肉开始,烦烦那时没在发情期,叶不修器大活烂...全程烦烦都在骂娘,事后更是拿着冰雨要砍叶不修。

 

再跳过一段逗比夫夫的日常,烦烦发情期到了,于是乎用各种书籍学习过后的叶不修终于把烦烦伺候舒服了。然后两炮中崽,烦烦怀崽崽了。皇帝驾崩,新帝登基,叶家世代为官,现在更是叶老爷连同两个儿子都为高官,叶修更是兵权在握, 甚感叶家威胁。叶修被部下刘皓设计污蔑为有意谋反,叶秋叶老爷贬官位,叶修发配蛮荒之地兴欣城。

 

烦烦怀孕第五个月是秋天,在院子里的躺椅睡觉时被路过的叶秋看到。叶秋给烦烦加了床毯子,烦烦睡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以为是叶修回来了,咧着嘴笑喊他的名字:“叶修,叶修。”叶秋干脆将烦烦抱进屋子里,发现烦烦瘦了很多,心里很不是滋味。隔日叶秋赴兴欣城,用了三日时间日夜奔赴见叶修,叶修问他烦烦怎么样,叶秋反问你为什么不回去看看他,不就知道他怎么样了。叶修垂下眉眼看不清情绪,只说:“少天大气。只是我若是去了,只怕再舍不下心回来。”叶秋蹙眉叹息:“不好。一点都不好。如若知道会是如今这样,当初我绝不会答应你。”他说的也不过是气话,气他的兄长竟在此时犹豫不决,气他的兄长害得黄少天那般憔悴。

 

“如若知道,我也不会托你了。”叶修摇头轻笑,如若料到会如此,他又怎会让他入这般境地。他何尝不想他好呢?

 

冬季来临,纷纷白雪落枝头。新帝有意诛杀叶修,叶家重重包围监视,叶老爷受令领兵攻打兴欣,隔日出发。烦烦听闻拎着冰雨就要杀出去,杀杀杀杀杀,可到底是怀孕期间体力不济被包围。叶老爷让烦烦放下冰雨回知秋阁好好呆着,烦烦大笑冷言道:“您想保护的是叶家,可我想保护的是叶修。”苏家兄妹再次翻墙而过,帮助烦烦杀出重围奔赴兴欣城。

 

三人到了兴欣发现兴欣竟无任何备战准备,问下才知叶修碍于道德伦理未曾想过反抗。

 

“我无法对我曾经誓死保护的人民痛下杀手。”

 

郡主府中,两人对视。黄少天看着叶修,他黑了,瘦了,神色疲倦,眼睛里有着茫茫的雾昭显难得的茫然。黄少天笑着,笑得浑身直颤,笑得叶修担心地跨步上前,他退后一步拉开距离。本就如同点漆一般的眸光芒更胜,双手相击笑意盈盈,这是将军啊。当年威风凛凛战无不胜的将军,曾与他把酒言欢谈天说地的将军,把国家奉为荣耀保护着荣耀的将军。他曾在他的号令下冲锋陷阵,也曾在他的部署故作战败。金戈铁马,黄沙滚滚,他们的相识是因刀剑无眼的战场。

 

可是这位将军,这位十五岁就为国为民冲锋陷阵的将军竟被小人陷害,竟被君主设计杀害?哈哈哈,是不是太可笑了。这样的荣耀还有必要坚持吗?

 

“叶修,我知国是你的荣耀,可你是我的荣耀。” 

 

兵临城下,父子对持。

 

“叶修,何苦呢?”

 

叶修尚未言语已被黄少天夺去话头:“爹,我们真的错了吗?”

 

叶老爷答不上话,闭眼叹息,手中军旗挥动:“杀!”

 

刀光剑影,血气浓浓。

 

转眼即是春天,黄少天临产,苏沐秋驻守军营。意识越发模糊,鲜血流出,只觉晕眩。黄少天闭上眼一把抓住苏沐橙搁在床边的手,他感觉到苏沐橙的手很热,或是自己的手很冷,“苏妹子,以后就拜托你了。” 

 

“黄少你在开什么玩笑,我可是Alpha啊。”苏沐橙笑着反握住黄少天的手,明明是在初春,黄少天的手却像是严寒中冻成冰的水,没有半丝暖意。泪簌簌落下,她知道黄少天拜托的是什么,她知道黄少天放不下的是什么,正因为知道所以更为难过。

 

“黄少,你别说笑了,一切都会好的。站在床头的陈果背过身去握住了嘴,却捂不住泄出的呜咽。她摇着头不愿承认床上惨白着脸的人是平日里嘻嘻哈哈的黄少天,怎么可能是呢?一定只是相想的人,一定只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会这样啊?为什么!

 

“呵呵,我才不会有事呢。你别呆在这里了,外面才是需要你的。”阵阵疼痛从腹部传来,黄少天不自觉握紧拳头故作镇定。苏沐橙看着他将指甲死死手心里,只觉翘起的嘴角涩得像莲子重的似铅块。

 

有人闯入抽走床头挂着的冰雨。

 

“哥?”

 

众人不解地望向闯入的苏沐秋,连黄少天也费力地睁开了眼满面疑惑。苏沐秋抿着唇,一张比omega还要俊俏精致的脸上是少有的肃穆。出鞘的蓝雨在空中舞动,幽幽的蓝光飞散开来,,他说:“这一次我帮的人是你。”

 

“多谢。”

 

“别忘了我们要一起回嘉世的。”

 

话落人退。黄少天笑着,却再无力支撑合上了眼。

 

我们会一起回嘉世的,叶修也一定会代我回到蓝雨…………

 

“黄少!”

 

......

 

“哥!”火光之中,那人仍旧笑得张扬,手中细剑舞动划出幽蓝,剑气如虹似夺命阎王。

 

……

 

战胜,剑断,苏沐秋亡。

 

 他们推翻了新的帝王,塑造了新的王朝,斗神一名再次扬名四海。烦烦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大眼所救,顺利生下两个男婴。 春去秋来几人还,回到嘉世城时又是一年秋季,知秋阁的白果树叶片金黄,飘飘扬扬洒落了一地。黄少天恍惚地想起去年秋天苏沐秋翻墙而过,手里拿着一柄火铳笑意张扬。 不过一年光景,竟是物是人非。 

 

 

 这是个片段↓

说是迟那是快,台上挥着水袖身姿婀娜的戏子不知从哪摸出一柄火铳朝天就是一枪。原本拍手叫好的听众懵了,继而有娇柔的omega惊慌失措地尖叫着,人群轰乱着夺门而出。

戏子看台下人乱作一团,也不作理会。伸手在宽大的袖口一掏,抽出个炸药来,火苗扑腾着,戏子将那个点燃的炸药准确无误的往东边角抛去,黄少天坐的就是那边的位置。黄少天见状几个后跳躲开爆炸的范围,身形急速左右晃动弄出六个虚影,真身神不知鬼不觉地猫腰躲到张铺了桌布的八仙桌底下调整状态。

炸药爆开的巨浪没什么实际杀伤力,就是烟雾蒙蒙着实呛人,还没来得及逃脱的几个无辜群众被笼在其中猛咳不止。

浓浓的烟雾散去,戏子这才发现黄少天不在其中,眯起眼睛四下寻觅黄少天的身影,嘴里很是嚣张地挑衅:“黄少天,黄少天!有本事你出来啊,出来啊!黄少天,别是嫁了人就蔫了,太没用了你。”说着抬起袖子擦去脸上的戏妆,露出线条柔和的脸。一眼瞧去就知道是个omega的脸。

黄少天听着这声音觉得熟悉,探出半个脑袋一瞧就怒了。

站在唱台上的人见黄少天从桌子底下爬出来,立刻仰起脖子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得瑟样,得意洋洋地说:“哈,你黄少也有今天。”

见他一脸嘲讽黄少天瞬间整个人就不好了,持着冰雨就想插他脑门,一翻白眼张口就套用对方的口头禅,“张佳乐你大爷!”

张佳乐一听也怒了:“你大爷!你自己说你做了什么丧天害理的事!”

“不就欠你二两银子吗?”黄少天扶额。  

 

这还是个片段↓

 

七月七很快就到了。

红的灯笼,橙的烛光,氤氲朦胧的灯火连成一片,辟出一条亮堂堂的路来,指引着情窦初开的情人前往一个方向。比肩继踵的人群中不乏穿红戴绿面携春意的小姑娘,一柄团扇半掩着脸,轻声软语地与身旁的情郎咕哝着情话。

也有成对的男性Alpha和omega混在其中,Alpha小心翼翼地护着omega随着人波前行,双双都笑着,眉眼间尽是昭显的浓情蜜意琴瑟调和。

看着看着便不由愣了,咬了一口的黎含在舌尖,汁水流过唇瓣打湿了下颌。

黄少天不由得想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还在蓝雨城,和喻文州相携而游。那时他还尚未觉醒,可喻文州已像那些Alpha一般尽心尽力地护着他。

他平日里处事总是大大咧咧的,那次也不例外,竟连荷包都忘了带,却是看着什么都想吃想要。倒不是说那些那些吃食玩物多可口精致,只是处在那样的氛围里,不免就喜欢了。

糖葫芦,拨浪鼓,绿果,风筝,糖糕……一桩桩一件件但凡他有些欢喜瞥上一眼,不待他说句什么喻文州已挤进人群里去。纵使现在想来,那些个吃食也还是甜得很。他们在娇俏的巧娘那买了七彩的穗子,在大肚的佛祖面前诚心祈愿,在河堤的柳树下羞红着面颊亲吻,在年迈的姻缘树挂上红符。他早就死心塌地地认准了喻文州这个人,只是对方却不稀罕他这份痴心情长。

现下而来的悲倒不是因为还妄想着什么,不过是对物是人非的感慨和自己的哀叹,太痴太傻,偏生得喜欢上一个七窍玲珑心的人。

“你想去吗?”

忽地一声响打破了黄少天越发深刻的冥想,偏头往身旁望去,叶修不知何时也上了房顶。烟斗生出袅袅云烟,那张脸朦在云里雾里之后看不清神情。

 黄少天摇了摇头,不远处明灭的灯火昭印在他的侧脸上,多了些许朦胧的意味。“又不是什么小姑娘,还是不跟着凑热闹过乞巧节了。而且人那么多,现在都什么时辰了,等到了庙会那边没准都没什么好玩的了。”  

 

叶修狠吸了一口烟嘴,手腕一翻,将烟斗别在腰上满脸笑意,“我倒是挺想去的。”  “诶。你想……叶修!”  声音徒然升高变了个调,叶修一手揽住黄少天的腰,足尖一点腾空而起,脚下挥动两下已到了别的人家的屋檐,黄少天还未动作,叶修已带着他又飞了一截出去,期间竟如同无半点停顿,行云流水如履平地。他们就这样从黑压压的人头上飞过,不消片刻到了石桥边上叶修才稍作停顿。石桥边上的护栏间隔有雕花的桥墩,只是落脚点不大,若是叶修一人自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只是多了一个人加之拥挤的人群干扰就不知可否了。  

 

“少天,你可过得去?”  叶修弯起眼睛看着他一停顿就挣扎开的黄少天,他一挑眉头,努了努嘴似乎对这种说法很不高兴,却难得的没反驳一番飞身而起,动作轻盈地落在了最近的一块桥墩上回头瞅他,眉眼飞扬,好不神气。下一刻又叽叽喳喳起来。  

 

“叶修,你可别小瞧我。我十四岁参军,刀光剑影,金戈铁马什么没见识过?向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区区轻功罢了,本剑圣怎可能不会。你若是敢小瞧我,立刻就让你好看!”有不少在走桥的人注意到护栏上立着一个俊俏的儿郎,更有甚者从他身上嗅到了omega气息。  

 

知道黄少天是冰雨不离身的,指不定等会从哪只袖子里抽出冰雨把路人吓到,叶修也不和他争辩只是笑说:“我知道你很厉害,只是没我厉害。”  

 

“你!”黄少天哼了声背过身去,轻巧地在石柱上跳跃着前行,身前身后皆有熙熙攘攘的人声,虽没听见叶修的声音却知道他就在他后头的石柱上跟着。黄少天是受不得静的,不由又絮絮叨叨起来,“叶修,你家世代为官,你爹和叶秋也是入朝当官,你这个长子怎么只是窝在家里。”  

 

“我也有当官的啊。”用的是走花溜冰的语气。  

 

“切。”黄少天不信,换了话头,“我知道我的功夫没你好,但是你的剑术不也没我高嘛!所以你就别老在我面前穷得瑟了成么,要是我天天在你面前说我剑术独步天下你不烦啊?”  

 

“烦。你不是这么做的么。”黄少天一愣,继而反应过来,凑巧走完了桥,一落地就转过身要破口大骂却被紧跟落地的叶修一手扣住了脑袋。  

 

两唇相接,对方灵巧的舌头闯进他因为要说话而张开的嘴,带着熏人的烟味。黄少天伸手就要推开叶修却被按了个结实,更是被咬了一口唇瓣似是不满他的逃离,对方娴熟地舔舐过他的上颚,而后勾住舌头缠绵。黄少天呜咽着挣动,脸像是红蜡落下的烛泪,又红又烫,一方面是羞的,一方面是被烟味呛的。  

 

虽不是光天化日却是众目睽睽之下,叶修竟这般不要脸面,黄少天又气又恼,等到被叶修松开立刻后跳两步,却也只得先喘上许久才有了气力斥道:“叶修!你羞不羞!哼,你这个叶不修!”  

 

叶修抽出腰间的烟斗悠哉地吸上一口,仍是平时那副懒洋洋的模样,含笑的眼睛微眯着一个劲瞅黄少天, 他脸上的绯红未退,像是新婚之夜抹了大红的面脂,“你我是夫妻,今日又是乞巧,亲热一番可有不妥?” 

 

 黄少天见他一副食髓知味如偷腥的猫儿一般还舔舐过唇角就要炸毛,不等他发作叶修正了脸色又说:“少天可还想知道我为何偏偏要娶你。”  

 

龙凤烛燃,红床暖帐,当日黄少天曾质问,凭你叶家钱势何苦费尽心思骗婚!  

 

黄少天怔怔点头,他自然想知道。顷刻之间叶修已拉着他一阵疾跑至不远处那个卖面具的小摊前,叶修从琳琅满目的面具中取了一个黄铜的罩在脸上,只余下颌露出,问:“少天你可认得?” 

 

 黄少天看着这副样子寻思着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又听叶修沉下嗓子道:“刘木将军。” 

 

 一瞬恍然大悟。 

 

叶修看着眼前的人满面愕然瞪圆了双黑亮的眼睛,失声唤道:“将军。”

 

 

这仍旧是个片段↓ 

黄少天早上头一起来就瞧见外头白茫茫的一片,枝头上挂了层厚厚的雪,时不时寒风卷过抖落些许。

蓝雨是不下雪的。黄少天瞅着稀奇,收拾齐整了就要往外跑,丫鬟们拦不住只得连声唤花苗姐姐。

花苗带人去厨房取了早食正巧回来,一听屋里头的声响忙是先几步跑了进去。黄少天穿了件靛青袄子,外头套了紫色夹棉的马褂,蹬着双羊毛毡靴,这样的打扮在蓝雨已然够了。可现下在嘉世,又逢初雪天,只得挨冻的份。

“我前两日见天越发凉了,只恐今年的雪来得早,便取了两席修少爷的白狐裘拾整妥当了。你们一个瞧着我做的,也不知取一席出来给黄少披上!”花苗说着一扬声斥道,柳眉倒竖满面怒容,“怎么?一个个不把黄少当成主子不成?若是受了冻怪谁去!”

丫鬟们听着埋头跪了一地,有个机灵要去衣柜里取那狐裘,花苗见了冷哼一声推开她自个打开柜子,一面向黄少天解释:“今年的雪来得早些,上次要裁缝做的裘衣还没送来,黄少你先穿修少爷的担待两日可好?免得受了凉可就不好了。”

黄少天不知花苗何以生这么大脾气,看着跪了一地的丫鬟于心不忍,伸直了手臂方面花苗为他穿上狐裘,只说:“这不打紧的。地上凉,你要斥她们也不必让她们跪着。我倒觉得她们都贴心的,未必就担待了我。”

“黄少你心软,修少爷又不爱管这事,这知秋阁的丫鬟个个都偷懒不知事,若再无教训教训,也不知哪日就敢和你呛声了。”花苗心知黄少天的性子,和哪个丫鬟奴仆都耍得来,可也就是因为这个,那些人才敢有恃无恐把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真把自己当个少爷小姐。

“花苗,大清早你嚷嚷什么?”

屏风后头传来叶修的声音,他正睡得香甜,被花苗一嗓子给震醒了,这才发现黄少天已起了床。

“没了事。我可是扰着修少爷了?”

这方穿戴忒当,黄少天就往外跑去。叶修见状三两下收拾好就跟了出去,黄少天在院子里玩得开怀,冰雨挥出撩起一片雪花,纷纷扬扬地飘着,落在他的发梢上,手心里。见他出来笑盈盈地说:“叶修叶修,快来和我玩雪。” 

 

好了 ,存货全部交出来了。没啦。 

 

这次真的没啦o(* ̄▽ ̄*)ブ

 

评论(27)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