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每天都被天天崽萌醒。

下次更文前最后一次唠叨。

下定决心要写完一篇周黄啦,我圆我心里的一个周黄梦,所以在写完之前都不会再更lo啦!【也许是有生之年了x】

不大清楚该怎么形容这个cp带给我的感受,说过无数次的那句话是——周黄永远是初恋。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对cp从一开始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是相见两欢不知情的懵懂,也是天雷勾地火的直率,是爱在心头口难言的青涩,也是两心相依的了然,是开始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也是后来的涓涓细流万古长存。

周黄是什么?

是轮回登上高台那夜的欢喜与苦楚。

欢喜不单周周,苦楚不单天天。

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愤恨不甘,是因对方登上顶峰的暗自欢喜,又是因欢喜对队友的愧疚。

是登上荣耀巅峰的兴奋欢喜,是因对方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惋惜,又是因惋惜对队友的愧疚。

纯粹又复杂。

那个漫长的夏天,那个短暂的夜晚,本该欢快的人多了一分苦涩,本该抑郁的人多了一分欣喜。

你说,这是什么?

我说,这是爱情。

苦涩又美妙。

我喜欢过一个人,喜欢了八年。

或者说我喜欢着一个人,喜欢了八年。

八年的相思无果,让我想起她便觉得扎心的疼,真的感觉像是有根针,有无数根针,扎得我心口疼。


前段日子与友小聚,絮絮叨叨地说些闲话,谈起那个她,笑说当初自己傻。

夜深独自回家的路上,脑子里却翻来覆去的都是一句话——她是我梦境里心尖上开出的一朵花。

历经数年不曾凋零的那朵花。

喜欢。

是懵懂无知的情窦初开。

是时过经年的念念不忘。

喜欢。

是多年前青涩年岁的满心欢喜。

是多年后相思无果的满怀苦涩。

她是我梦境里心尖上开出的那朵花。

开在梦境,遥不可及,只能看只能想,摸不到触不着。

开在心尖,难以拔除,不能碰不能摸,只能等着痛着。

纵使这样的苦涩却是不愿忘,纵使真心的喜欢一个人那样辛苦却是不愿忘,心里有个人,痛得泪流满面却又莫名的充实与心安。

我总写不出甜的美的可爱的故事,我付出了爱,没能得到情。可我也写不出写愁的苦的悲伤的故事,我不期待我的情有好的结果,却也做不到让他们的爱留下惋惜与遗憾。

我希望的周黄是平淡日常的相濡与沫,也是万险千劫后的相知相守。

说来可笑,我爱上了一对cp,因为爱上他们,回忆起了刻意忘记的爱的滋味。分明你不像周周那样内敛寡言,我也没有天天那般沉稳冷静,没有分毫的即视与代入,却在一日睁眼忽然想起你,跟着后来次次想起都辗转难眠,感慨万千。

想填的坑挺多的,想写《荣耀大学二三事》里的青春如歌与情如蜜糖,想写《细痒》里的救赎与背叛,想写《婚后恋》里的柳暗花明,想写《我的向导不说话》的守护与依靠,想写《剑仙如果丢了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里的情深不殆,想写的太多反而无从下笔,那一个又一个世界的他们鲜活地存在于我的脑海中。

周黄永不毕业。

愿爱与你们永生相随。

夜深了,晚安。下次见。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