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周黄】剑仙如果丢了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我来贴超链了!!!


章一.寻剑    01-46

章二.退敌    47-90

番外 魔君和他的心腹


三章没写完,待续。




《剑仙如果丢了剑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三.入世



91.

十年霜寒磨一剑。

剑仙的剑又何止是十年能够铸成。

十六重天上,闲来无事时黄少天常与人说起,那冰雨本不过是万剑峰中的一块顽石,自修行起他便时时带在身旁,一寸都不敢离,若是离了被他师父魏琛知道准得挨骂。然即使如此,也历经了百年修行才将那块顽石化作了手中这柄最得心应手的利剑。

剑仙难修,一便难在此处。每位剑仙的剑都由自己炼成,时期不定。纵是如今贵为剑圣的夜雨君当初也用了百年光景才修得仙剑,更何况旁人?

剑仙的剑,唯有剑主懂。

正因如此,纵是创世创神开天辟地的太上老君也对剑仙的仙剑束手无策。如今冰雨不慎为瘴气损毁,黄少天只得亲自下凡,再入万剑峰。

而另一头周泽楷虽可谓为此次战役立下汗马功劳,可他到底非天宫之人,也该速速离去了。

92.

万剑峰与轮回山仅隔两个山头,黄少天自认这番与周泽楷结了个善缘,既有了交情,黄少天自然提议结伴而行,让周泽楷在十六重天等他片刻,他回夜雨殿交代些事情便来。

周泽楷自然也是不多说,应允下来。

黄少天语快人更快,周泽楷刚应下“好”,尾音未消,便已消失在渺渺仙雾里。

黄少天走的急,心里还在想日后等哪天帝老儿打盹时可下凡去轮回山找周泽楷喝上那么一壶美酒。若能的话最好是在夏天,据那些侍从说穿云殿前的那潭湖水一到炎夏便是荷花艳艳,煞是好看。这样的心思满满当当,自是注意不到他方提步离开,他那师父便不知从何钻了出来。

93.

魏琛这回可算没有踩着那五彩祥云,只是嘴里叼着个没打火的烟杆子,周泽楷一见他出来就向他作揖,看得魏琛直摇头喊:“殿下这是让我折寿啊。”蛇王殿下地位尊贵,哪怕他魏琛贵为上仙,也受不起这一拜。

魏琛喊了几嗓子见周泽楷不搭腔也就不喊了,蹲坐在地上把烟杆子打上火猛抽了几下,他仰着头,左看一眼周泽楷,叹气,右看一眼周泽楷,还是叹气。

周泽楷估摸着魏琛叹得差不多了,开口问:“上仙,何事?”

魏琛又叹了几声,拍了拍屁股站起身,也朝着周泽楷作了一揖,“殿下,我那徒弟生性顽劣,此前在战场上或是轮回山有得罪殿下的,老夫替他道歉。”

“没有。”

“再者老夫还有一事相求,少天飞升至今已有数万载,除却此前到访轮回山从未下界,如今不得不入凡尘还望殿下多多提点,若能的话与他结伴方好。”语毕,魏琛又作一揖,弓着腰迟迟不起。

“自然。”周泽楷回了一揖,也是迟迟未起,“多谢上仙。”

魏琛话里有话,他听得真切。

94.

夜雨君回来时见到的便是此番奇怪的场景,师父与蛇王殿下两两相拜,活像高山流水的知音被迫相离,藏万里愁绪。

这么想着,黄少天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95.

十六重天往下至一重天,再出南天门,眨眼间便是凡尘。

“黄少天。”

踏出南天门的前一刻,有人唤道。

黄少天回头望去,甚是诧异,喊住他的人竟是王杰希!他忍不住调侃道:“大眼儿,你的如意算盘倒打得准,我这头累死累活地和魔族斗智斗勇,坚守一线奋勇杀敌,你借着闭关的由头到哪儿去清闲了?怎就这么巧,这头才结束不久你就出关了呢?”

王杰希天生神相,他的左眼比右眼大些,自幼便能从左眼见世间万物,鬼魅魍魉妖魔神佛在他眼下无所遁形,再高明的匿身决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一捅就破的窗户纸。他修的又是正统道教,符文经书无一不通,称得上文能安笔定天下,武能马上定乾坤。或许正因王杰希什么也看得清,在凡尘时便能操控鬼魅为己所用,素有人间鬼王之称。幸而他飞升得早,又没干啥伤天害理的缺德事,要不赶上这几百年兴起的肃清风,可指不定得咋样呢。

这样的人听着大抵就是轻狂跋扈的样儿,偏偏王杰希这人最是个气定神闲的主,听着黄少天调侃也不恼,只挥了挥手示意他到跟前来,待黄少天到了眼前便把东西往他手里塞。


“这是北天门的钥匙。”王杰希这话是对着黄少天说的,眼睛瞧的却是南天门前的周泽楷。

黄少天不解其意,挑眉道:“大眼,你这是准备让位?”

天庭的四天门,南天门通如今界,西天门通过往界,东天门通未来界,北天门通随常界。ⅰ

北天门与东西南三门不同,可通今望古,亦可窥探未来,故尤其重要,由天界四位战神中唯一身兼文职的王杰希保管。这忽然没头没脑的交给黄少天,黄少天实在是不知所以然。

王杰希也不解释,只说:“暂借你一用。”说完就走,不再理会身后黄少天的叫嚷。

96.

天宫打闹一场,人间已至金秋。

轮回山与万剑峰共在的山脉地处东南,黄少天自有记忆起便跟着魏琛,只听魏琛提过他是南方人,他此番下凡一为寻适合修补冰雨的剑石,二为寻心中迷雾的点滴线索,便提议到南边走一趟。周泽楷也不问原由,笑着应了句:“好。”

两人落地的点是南边的一座小城外,黄少天心事重重,落地时不曾在意,不慎一头栽进了稻田里,顷刻间就消失在了金灿灿的稻谷形成的浪波中。

安稳无恙地落在田埂上的周泽楷一时傻了眼,弯着身子想钻进稻田里寻人,就听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稻杆间冒出个灰头土脸的脑袋,黄少天似乎摔得狠了,闷声闷气地喊:“周泽楷,快拉我一把。”

周泽楷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没用手拉,唰地下身便化作了原身,粗壮的白色蛇尾在艳阳下磷光闪闪。

还不等他拉,就听见远处有几个人气急败坏地叫骂:“哪个歹人在那!偷谷子吗!”

黄少天闻声突然来了劲,钻出半个身子把周泽楷往稻谷里拉,等那些人靠得近些的时候黄少天又觉得不安心,连忙捏了个匿身诀隐住两人的身影。

风吟,虫鸣,人声,一刹间匿影藏形,大千世界独留周泽楷的呼吸声在耳畔异常清晰。

黄少天突然克制不住地想要说话,他默声又捏了一个传音诀,明明想说的话是直接传进周泽楷的脑海,可他还是嘴上一张一合,很认真的做出交谈的样子。

“周泽楷,我想起来一些事。”

“师父说过,他是从锅里把我捞上来的。”

“师父说那年闹饥荒,头几天还能挨着饿少吃两口,后来就是吃草根啃树皮,再后来实在熬不住了,便只能易子而食。他还说他看过一对夫妻,大抵是想到了他们换出去的孩子,一边哭得肝肠寸断一边吃得一干二净。”

“师父捡到我的时候早已辟谷不食,他一个窝在深山老林里的半仙一穷二白,哪有钱养个孩子?他便只好带着我偷鸡摸狗,没少干缺德事!最后还能渡劫飞升实在是万幸……有一回儿就是趁着日头毒没人的时候去薅谷子,突然就来了人,师父就抱着我一头钻进了稻田里捏了个匿身诀,这就是我学会的第一个法术了,那一年我六岁。”

“我知道。”

周泽楷的声音在黄少天的脑海中响起,可眼前的人也在唇齿张合做着回应。黄少天敛下眼皮窃笑,却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他后知后觉地想自己真傻呀,今时今日他早就可以不用传音诀传音入耳,又想周泽楷真傻,堂堂蛇王殿下竟也做这么傻了吧唧的动作。

他笑得欢快,没有注意到周泽楷唇齿张合之间还有句话是他没听见的。

“我都知道。”





ⅰ:四天门的设定来自风大的《桃花债》,狂推风大的《又一春》,我的心头大爱!!!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