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关爱话唠组织—莫十三

一名不会写文的追天者。

【all黄联文/第六棒】前人葬剑,后人扒坟

all黄,内含刘皓→黄,请注意

详细预警戳我

不用子lo匿了。。今年赶不上生贺了【】凑个数。

写得相当的,羞耻。


6.


“周泽楷!”

周泽楷的耳边充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近乎歇斯力竭地喊着他的名字,他想睁开眼,可是即使睁开了眼,眼前仍是一片黑暗。他有些慌了,忙刚张开嘴想要应答,却察觉到有粘稠温热的液体从喉咙中涌出,与此同时嘴里充斥着鲜血的铁锈味。

而那个叫喊着他名字的声音也越来越低,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痛苦的抽泣。

“别哭。”

他想这样告诉他,却连本就微乎其微的维护呼吸的气力都已经耗尽。

再睁眼时,他便成了此间的一缕孤魂,亦步亦趋地跟在那个人身后,而他不知为何从众人敬仰的少年剑圣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恶人妖刀。

周泽楷一次又一次地伸出手想要拉住他沾满鲜血的双手,告诉他够了,真的够了。

你该是意气风发的少年侠士,除恶扬善,仗剑天涯。识天下义气侠士,与结缘者谈笑风生,饮酒作乐,兴致来时共坐廊下赏花论剑岂不妙哉?

何苦来讨得天下苍生厌恶?

何苦来在残月下孤墓前独饮一杯苦酒?

何苦来心心念念记挂着一个已经不在的人……

然而一次又一次的伸手,都只是穿身而过,眼睁睁地看着他做下不该做的不能做的错事。周泽楷寡言,人人都知他是不善言辞之人,哪怕是在他面前也少言语,可如今若有一个机会,他定要一言一句的告诉他别再继续了,你不该如此,你不该与恶相伴。

但当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围剿空荡荡的蓝溪阁时,他一时又悟了,他怎能不恨,怎能不恶呢?

往日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蓝溪阁只剩下后山上夹杂在竹林中的一排无字墓碑,一片翠色中颓废的灰败是在他闭眼睁眼间未能知晓的杀戮。

难怪自他睁眼再未见他回过他口中千好万好的蓝溪阁。

这个人啊,重情重义重于己,哪怕是他自己死于非命化作恶鬼,也定不会如此。可偏偏遭人陷害的是他,独留于世的也是他。

那些人来了,他听见了远处的兵器清脆冷冽的铮鸣。

周泽楷想拉着他走,然而伸出手一如既往的穿身而过,于是他只能看着他慢条斯理地将自己的佩剑“冰雨”埋在了这片竹林里,代他与他的师父师兄弟们长眠于蓝溪阁。

他在嘟囔:“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

他在念叨:“冰雨啊,你可要替我跟魏老大文州他们问好呀。我这一生杀戮太多,只怕是要下十八层地狱,无缘和他们这些因我而死的冤鬼见面。魏老大曾经说饮血的剑能通人性,你跟着我这么久也该通人性了,切记切记,替我黄少天向他们道一句此生少天欠他们的,只怕是还不起了。

他在嘀咕:“周泽楷,我怕也是见不到你了。你这辈子遇到我真是倒霉,如果没有我,你现如今仍在轮回山庄做你的富家少爷,大抵已娶了一位门当户对的貌美小姐,和和美美平平安安地做你的富贵显荣。如果没有我……”

刀剑的铮鸣愈来愈近,他定也是听到,这才停下了嘀咕,目光一一扫过墓碑上熟悉的名字,那些曾经至亲至近的人。

黄少噗地笑出了声,又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可惜了,周泽楷不在这。”继而便赤手空拳转身离开了竹林。

那些镶嵌着翎羽的箭支破空而过一支接着一支射进黄少天单薄身躯的画面,直至周泽楷醒来仍旧历历在目无法忘怀

他庆幸不过大梦一场,同时又不免怀疑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真的一场梦吗?

那些镶在骨子里的悲痛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庙中的烛光扑烁,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周泽楷借着昏暗的烛光望向在另一边稻草堆里沉睡的黄少天,他似乎梦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脸颊红扑扑的,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

这是他与黄少天相识的第七天,他知道他是一名剑客,知道他出自蓝雨一门,知道他将前往比武大赛,这一些与梦里如出一辙。那么将来呢?

将来他是否会如梦中那样成为名震天下的少年剑客,继而遭遇巨大变动成为人人喊打的魔头妖刀。而自己将来是否会如梦中那样为救他而死,继而变成一缕孤魂看着他在这另他痛不欲生的人世间继续前行,最终万箭穿心而死。

“周泽楷!”

黄少天歇斯底里的叫喊突然间又出现在周泽楷耳畔,他猛地怔了一下,跟着忍不住浑身颤抖。那不是梦,不是梦!

在将来,或远或近的将来,他将与黄少天相爱,而那些悲剧也将接踵而来。

而他只要远离黄少天,或许就能如黄少天所设想的那样继续在轮回山庄做他的富贵闲人,再过两年娶一如花美眷,从此便是和和美美平平安安。很简单不是吗?只要天亮以后,和黄少天道别,从此天涯不见。

可是他做不到,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他不能让黄少天这样下去,他不能让那些事情发生。

他们只认识了短短的七天,不过人生中只称得上眨眼一瞬的七天,却已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在此之前周泽楷并不能确信什么,可那一场大梦却让他清楚地意识到他已经做好了和对方携手一生的准备,他要让黄少天活下去。

他想隐居于世,他便带他回轮回山庄共享荣华富贵,他若想仗剑江湖,他便陪他踏遍大好河山,看遍人情冷暖。

怎样都好,只要活下去。

夜还很长,周泽楷却再无心入睡,他的心脏跳动地像一面河祭时被人们擂动的鼓,有欢喜有悲恸,他要带黄少天脱离那个未来,哪怕是逆天改命。

烛光跳跃,灯火明灭。

他不禁又睡了过去,这次梦中出现了许多人,他一眼便望见了黄少天蹙眉抱剑站在人群之中,而自己就在他身旁与他望着同一个位置。

被人群围剿的是一个叫刘皓的青年,他面无表情地与黄少天对望着。

此时周泽楷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说:“这样最好。“

人群议论纷纷,十分吵闹,可这个似乎来自刘皓的声音却异常清晰,他没有开口,周泽楷却分明听到他说:“黄少天还是跟光一起是最好的。“

镶嵌着翎羽的箭支破空而过,万箭穿心。

何其眼熟的场景!

周泽楷忙转过目光死死盯着人群中伫立的黄少天,唯一破开阴霾天的那束光正好落在他身上,照得他怀里的冰雨剑流光熠熠。

黄少天还很平安。

这个肉眼确定的认知让周泽楷松了口气,而刘皓最后的两句话又让他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他庆幸万分的同时又有些难以释怀的愧疚。

企图逆天改命,不止是他。


评论

热度(36)